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雾游九宫山


□ 刘 安

没到九宫山,九宫山是一团雾。
平日里听人云里雾里侃起九宫山,知道九宫山集“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湖北省森林和野生动物自然保护区”三顶桂冠于一身,自然景观卓尔不群,气候凉爽宜人,是盛夏避暑消闲的绝好去处。而九宫山的人文景观则充满宗教色彩和历史意味。“九宫”一词乃道家术语,“道家以北斗七星左辅右弼,计有九宫星君”。九宫山是自北魏以来延续至今的道教名山,现存的道教宫观“瑞庆宫”香火正旺。“九宫”有史可考,史书载晋安王兄弟九个曾到此山,人各择地建起宫殿九座,遂有“晋安王兄弟九人建九宫”之说。在“九宫”美好传说的背后,更藏匿着一段醒世警时的历史。当初大顺帝李自成败军南下,过九江转瑞昌经武宁入通山,直至全军覆没,李自成单骑突围,被当地团总程九伯杀害于九宫山的牛迹岭。
无论到此谈道说史还是观光赏景,人们大都选择七月流火的季节。近几年九宫山的夏季人气更旺,云中湖畔人如云游,堪称“天上的街市”摩肩接踵,时有两三千人白天上山找不到歇处晚上怏怏下山。如此引人入胜的九宫山之夏,笔者只有“高山仰止,景行行止,且不能至,心向往之”之感慨。只有向往,没有热恋,正如时下如火如荼的各类文化节,也不乏有邀请函飞到笔者案头,每遇此类邀请,我总是摇摇头,默念一声“不去矣”以示对邀请者的谢意。不是却意,实在不想赶时髦、赶热闹。再说,在那样隆重盛况的场合,肯定会有很多专家和领导到场,我不是专家也不是什么领导,既提供不了一篇像样的论文,也自惭是“狗肉上不了宴席”,还有点担心像夏季在九宫山找不到“歇处”呢。
九宫山之夏是人山人海的节日之夏,也没轮到我赶那个时髦和热闹,仅仅处在道听途说的“雾游”之中。不过九宫山近在咫尺,连远处的景都没看多少,就将近处的留着吧。留着九宫山,留着那团雾,留着那团雾的神秘,雾的缥缈,雾的悠远……
到了九宫山,九宫山还是一团雾。
今年国庆长假,在值了两天班之后,有朋友租了车约我到九宫山一游。从武汉出发是阴雨天气,想必九宫山的天也晴不到哪里去,虽是欣然应约,心里还是默祷着但愿九宫山没有雾。我们一行3日下午上山,打算在九宫山住它两宿,欲将九宫山雾的面纱揭开。
4日,我们几个早起在九宫山“天上的街市”散步。这确是一条像模像样的市街,幢幢别墅山庄依山傍水而建,旅行车辆亦可直达,道路两旁的商店、饭馆、发廊、歌厅、网吧相间布局,无线通讯差转站建在山上,能保持山里与山外的联系,压根儿没有“不在服务区”的烦恼。这样软环境硬环境成龙配套,叫人颇能消受“衣食住用行”的实惠。转一圈儿下来,我们每个人的头发全被打湿,脸上润乎乎的,为细雨所淋还是为雾气所喷,大家成了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我说这是露水,还说在九宫山多洗一次露水头、露水脸,人的寿命就会多延长一天。
用罢早点,应是太阳高过三竿之时,我们来到夏季当是人如云游的云中湖畔。尽管是国庆人们集中休息的假期,但秋凉的云中湖畔人烟稀少,莫非到此秋游的都有一个共同出发点:与其盛夏酷日蜂拥上山,倒不如仲秋爽月悠然观景。九宫山之秋别添几分羞意,几分柔情,一半湖面山体,一半云遮雾盖,云中湖一如“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新嫁娘拖着长长的婚纱,湖边山峰宛若英俊潇洒的新郎官,一手持着鲜花,一手将新娘的盖头轻轻撩起,羞得太阳老丈人迟迟不好意思出山。趁着光线还好,我们取出相机拍照,不料第一部相机因配不到相应电池不能工作,第二部才拍几张就卡了壳,惹得咸宁朋友笑话“不愧是省城阔佬用的相机”。看我们不够尽兴,咸宁朋友便从照相馆又租来一部,上好胶卷正准备拍照时,那些荡在湖上游在山头的团团云雾像发糕似的,一块块地膨大、聚拢,铺天盖地地整合,湖对岸三三两两的游人看不见了,只能看见围在一起说笑的我们,而湖和山的真面目却全然不识,于是我反讥咸宁朋友道:“多谢你们租用相机,将新郎新娘都给闹入洞房了!”雾越来越大,朋友们似乎有些扫兴,我说不错,这叫“雾游九宫山”。因惦记着九宫山下闯王陵和杀害闯王的程九伯家的程氏宗祠,我便提议不继续住了,午饭后即刻下山。......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