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战俘


□ 申 志
战俘
作者:申 志


  天快黑的时候,红三十军先遣团一营三连文书王民生,在临时团指挥所的院子里接受了一项任务,一项特殊任务。这项特殊任务确实十分特殊,特殊得参加红军已经一年多的中学生王民生,不敢相信,那句话是从他一向敬仰的肖团长口里说出来的。但是,满脸络腮胡子的肖团长,一只手伸进破旧的衣服里抓痒,一只手朝王民生指指戳戳,用他的四川官话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下达了任务。肖团长这个四川船工,吃粮当兵十几二十年了还是满嘴的四川话。好在大家都听惯了他的四川话,而队伍里面四川人又多,所以肖团长的命令从来都是下达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从来没有因为方言障碍而妨碍了命令的执行。
  再特殊的任务也是任务,王民生不能不接受命令。一切行动听指挥,红军是最讲纪律的队伍,作为红军的一员,王民生非常清楚这一点。
  王民生接过肖团长的驳壳枪,挂在肩上,枪就正好倚在腰间,伸手可及。王民生试着拔了一下枪。枪的保险已经打开,显然是肖团长打开的。
  肖团长骑上马后,想了想,又从子弹带里摸出五粒子弹,弯下身子,交给王民生。王民生伸出两只手捧着子弹。肖团长伸手将王民生头上的八角帽正了正,然后才把身子坐正。
  有困难,但是再困难任务也要完成,不然到了马克思那里我也会依整(依整,四川方言:收拾)你的。肖团长大声侉气地说,络腮胡子一翘一翘。请团长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王民生向肖团长打了个敬礼。手指要并拢,叉开像摸鱼样。肖团长说完,拨转马头。马不耐烦了,把头拧回去,打着响鼻,蹄子刨着地。我晓得这个很为难你,但事关我们红军的政策,所以你一定在这里等到马家军,将人亲自交给他们的长官。肖团长在马上扭过头来说。我明白。王民生使劲地点头。枪是给你自保的,你只要不主动开枪,他们是不会动你的。如果运气好,革命成功后,我们还会碰面的。肖团长终于交代完了,该走了。肖团长从来没像今天这样婆婆妈妈过。
  肖团长的马前蹄还没迈出去,“叭”的一枪打来,肖团长的八角帽应声而飞,头上立刻就见红了。团长!有人惊呼。快撤!一头乱发的肖团长抹了一下脸,一挥马刀,带着人就往西冲。
  几百名头戴五星八角帽,灰布军衣像布条一样挂在身上的红军,跟着头羊似的肖团长,羊群一般向西涌去。枪声大作,不断有奔跑的红军倒在地上,抽搐两下便不再动了。有的倒下后还勉强能动弹的,想爬起来,却被奔逃的战友撞倒,再次倒下去,被追上来的马家军骑兵补了一刀,就再也没能爬起来。
  马家军已经嗷嗷乱叫着冲进古浪县城了。简易工事旁负责掩护的红军士兵,还没来得及转身逃走,马家军的骑兵便已纵马越过工事,追了上来,雪亮的马刀一个弧形划下去,一声惨叫,红军士兵一下子向前栽倒在地,鲜血从脖腔“蓬”地一下冲了出来,喷红了工事旁的老土墙。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