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走进唐朝


□ 阿 土


致——王维

池水清浅,已经能倒映出你的影子了,明月松间,这个万籁俱寂的时候,最宜作画。
把墨调好,铺开宣纸,目不斜视,凝聚起所有的精神。风起了,风又停了,叶飘动,叶又静止,竹子不再出声了,惟有那些喧哗的洗衣女们,因为嬉戏,打闹,忘了回家的钟声。
墨渍在宣纸上浸洇着。那是个什么地方呢?叫人如此地向往!通往山里的路早在十几年前就开始改变了,崎岖蜿蜓或坎坷不平早就变成了通天的大道。曲径通幽的境界是现代的都市人无法感受的。车子可以行驶的地方,你还能留下多少属于自己的记忆?王孙是那时的王孙,莲花也是那时的莲花,惟有心情无法定格。
你是诗人,记得我背过你的诗,比如那首叫《山居秋螟》的,如今依然能诵。你们那时候写诗很少,一年也就那么十几首或几十首,但现代人却不同了,他们只要在电脑上动动手指头,一天就可以完成你们一年的创作,只是我无法记住那些诗。
你是画家,你的画我没看过几幅,但这并不影响我对你的认识。在那时,诗人与画家本来就是亲亲的兄弟,没有什么不可以容纳的。现在这一切却不同了,画家可以锦衣玉食,诗人已无法养活自己。
我不知道你为何取名摩诘,当初,我最先看到这个名字时,内心一片空白。我相信,你是在等机会,等待有人在那片空白处为你添上几笔色彩。
摩诘,现在是盛夏不是秋天,我突然想起你在晚秋失手打落的那场新雨。尽管阳光炙热,我却心清气爽。我相信,诗好与不好,一个人说了不算,一个人的心情,只能自己享受。

致——李贺

朋友打来电话。你突然发现,诗歌只是一个又一个台阶。你看到了更多的东西。
我独对电脑,两眼发呆,屏幕上显示着的是一首叫《马诗》的诗。光标停在马诗的第一句:此马非凡马。那是一匹什么样的马呢?烟尘滚滚,一路踢腾着的马,谁能得以驭之。
我始终不能明白,我的心灵为何总是为着幻想而不能腾飞!桌子的一角摆着一个破旧的布袋,上面堆着零零星星的纸条。我会是那寻章摘句的老雕虫吗?阳光在我的四周,噪杂的人群在我的四周,我看不到一瘸一拐的瘦驴,看不到辽海在什么地方。自己的骨头比马还要瘦了,不用敲,每走一步你都可以听到咔嚓咔嚓的声响。
我该记下一个人活着的一生,还是在你的死后整理一些别人不知的事情?
长吉,那意思是不是长长的吉祥呢!我相信父母取这个名字的时候,一定是想把你的生命长久地留在身边,但是谁也没有想到,他们只是拴住了你二十七年的生命。而这恰恰是一个人的命运。
我相信没有人愿意做一个永远睡眠的人。你不要认为自己是个贵族的出身就可以一辈子守着,像那些世袭的事物并不能给你留下些什么,或给别人带来些什么。你只有自己走完自己的人生,才是最重要的。
夏天的阳光正烈,我们随处可闻的是燃烧的气息,还可以闻到更多的气息吗?一匹马飞奔而过,留下的只是尘土,而我们最简单的要求只是一个回忆。
天际的风呼呼地吹掠而来,流水急急地流向远方。我手捧唐诗悄然回首,那一页接着写道“房星本是星。”

致——李商隐

落花是没有道理的,飞来的飞去的蝴蝶只是短暂的生命。小园很乱,很乱的还有人的方寸。楼大都是很高的,锁住的也大多是些脚如金莲的小家碧玉或大家闺秀。客人只是一些无聊的游客,行行忽行行,怨声载道,说什么曲陌连在一起,走起来多么费劲!斜阳毕竟是少数人看的,看不看斜阳并不要紧,要看的是你们的心境。
能不能回家,没有一个人在意。眼是可以望穿的,我们常常看到的却是人们所用的忘川,也许这个词更能表达他们的心情。芳心是别人许给的,一寸寸断了的肯定不是现代的男人和现代的女人,即使春天没有了,他们一样可以找到属于自己的季节。如今的年轻人谁还能为什么东西沾住衣襟呢?
想见不是一件难事,打一张火车票或订一张飞机票,转眼间就可以抵达最初或其中的一个人身边。风非风,花非花,没有什么愁能让他们把心丢在天涯。早上对着镜子不是贴黄花也不是抿口红,只要把那一个电话打出去,一切都可以服务到家。
李商隐呀李商隐,你还有什么好叹息的呢?“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你把这么好的《无题》,这么好的诗句,丢给了现代人,简直就是一种糟踏。
青鸟在哪儿呢?你听,叽叽喳喳的声音又传来了,那不是你的为了探看的青鸟,那是网络上的对话!

致——杜牧
分享:
 
摘自:海燕 2005年第0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