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龙套演员莫德


□ 凌耀忠

龙套演员莫德的家,在上海南市区,距离著名的小刀会起义的地点很近,离家不到半里地,便是小刀会首领刘丽川的半身塑像,拿着剑,披着袍。紧挨刘丽川,是一家个体户开办的卡拉OK,整天放小刀会会歌,同时兼售一种像小刀的锐利武器。派出所平时很注意这一带的治安。
莫德的居所,属上海最次等级,上海人呼之为石库门房子。煤气公用,没有厕所,一幢房子,挤进十多户人家,每家一般十多平方米,且墙与墙之间隔音极差,说起私房话,很容易泄密,让邻居听了去。
莫德一家住底层。底层除了阴暗潮湿之外,也有好处,就是有一个天井(北方人叫院子)。天井不怎么大,六七个平方米。这儿住的是城市贫民阶层,缺乏绅士淑女的涵养,所以从不见人们养花啊什么的,其实天井这个露天的东西,是适宜于养花的。
莫德呢,在天井盖了一个杂木搭建的棚舍,养母鸡。
莫德目前存栏的母鸡,有十六只,个个晓得下蛋,并且摒弃了情欲,文文静静的。莫德常常点一支烟蹲在天井,欣赏母鸡们三三两两的女权运动。
不要小觑莫德。尽管一辈子做龙套演员,收入也菲薄,但会调整家境。冰箱、彩电、洗衣机都置齐了,还有一架缺了一条腿的英国“菲尔汀”钢琴,才6000元,托朋友从音乐学院琴房里低价买来的,据说,眼前市场上的实价,是人民币40000元。看看,划算到家了。
钢琴是五年前女儿15岁时买来的,在那么多邻居的眼光里,它是公认的阳春白雪,同时,也是公认的一件大摆设。莫德原来的打算,是让女儿莫小丽学琴,作为一种前途投资,但女儿兴趣不大,莫德心情有点黯然,但一想,钢琴放着可以保值,越放越古董,说不定哪天英国佬漂洋过海来怀旧,一家伙便要购回英吉利,向他支付的货币,轻则美金,重则英镑,发财的潜力肯定是有的。老实说,买下这架钢琴的6000块钱,已经掏空了自己多年的积蓄。

京剧龙套演员莫德已经59岁了。
在快要退休的这段日子里,莫德开始为自己谋求退路。莫德给两位团长送了礼,从而谋到眼下的这个职位,在剧团传达室当门卫。其实,莫德离真正退休还有一年光景,眼下他当门卫,是尽义务,不拿团里报酬的。也就是说,莫德仍旧在演员队的编制里拿一份跑龙套的工资,有戏就排戏,没有戏就去传达室做门卫,所以他做门卫,目前属于见习的性质,是一个准门卫。
在秋风沙啦沙啦剜剥树叶的季节里,莫德已经在传达室里早早地生了火,火炉是英国式的,因为剧团的这幢大别墅,解放前是英租界管辖,不列颠的绅士小姐们怀乡情绪很强,连烤火的用具也从英吉利运来。
不过,1949年五星红旗过来了,米字旗到底抵挡不住,只好撇下很多东西逃走了,火炉是其中的一项。莫德刚进传达室的头一天,就喜欢上了这种英国火炉,四只脚是锃亮的黄铜,炉膛像一段白藕般的女人脖子,长长的,稍稍带一点曲线,炉门有几个小小的窥视孔,可以像炼钢工人随时观察炉内的火候。
一根通风管把浓烟排到室外,那烟柱儿,仿佛山区的一列小火车头在喘气。莫德觉得火炉远比空调器好,还特别卫生,搁上一只暖锅,还能涮一点半点羊肉片狗肉块什么的。人老先老腿,这话不错,如今把老鞋往炉边一翘,腿也不老了,人也暖和了,来上点白酒,整个人儿便能提升到一种微醺的境界,通过雾气蒙蒙的传达室窗玻璃,冷眼向外看世界,那种感觉,倘不是身临其境,你不可能感觉到它的妙处。
莫德开始回忆不久前,是怎么费尽心机,谋到门卫这个差使的。
那一阵,剧团里差不多年纪的艺人们,如今都在动脑筋,60岁往后的日子怎么过,退休的那点工资,眼泪水一般,不够吃用。莫德混到眼下59岁,刚评上个小小的职称,他这个龙套角色,每月1600多元工资,八折工资回家养老,顶多也不过千把元出头。
莫德愁了。愁就愁在老婆太老,钱也挣不动了,而女儿还小,又无处去挣钱。女儿是掌上明珠,现今出落得水仙一般俏丽,正需打扮与灌溉,然而没钱,什么东西也灌溉不成。鉴于形势日益严峻,莫德要出一个主意,让家里日子稍稍好过一点,才打起传达室的主意来。莫德想,退休后呆在传达室当门卫,自己的身体,十年没有问题,到了那时,凭女儿的聪慧与美丽,起码能摆渡到某个大款的怀里,去当富家人的太太。到了那个地步,滚他娘的传达室,老子拍拍屁股,衣锦还乡了。
不要怀疑莫德的文化水平,凡唱京剧的老艺人,都有一点口才,整天在舞台上与半文半白的台词打交道,其肚里的词儿,远远胜过文科的大学生
莫德盘算妥当,就咬牙买了一个金华牌火腿,计人民币425元,雀巢咖啡两瓶,外加三公斤第一流的广东香蕉,带上女儿莫小丽,去叩剧团牛团长家的门。莫小丽崭新的喇叭裙下一双20岁的秀腿,光可鉴人。
“要叫伯伯。”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