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写给失意的得意之作


□ 行 超

  讲当代文学,无论从哪个角度展开,都绕不开一个人,那就是王朔。他的成功及其被普遍认可,说到底是源于他的“俗”。王朔的俗很彻底,无论是语言还是内容,完全向北京底层的小市民看齐。他从不避讳北京人日常生活中的市侩气息和庸俗趣味,既不附庸风雅,也不冠冕堂皇,而是以冷眼旁观的姿态审视生活在皇城根下的芸芸众生。然而,如果王朔的作品只剩下“俗”,那他充其量不过是一个拥有众多“粉丝”的畅销书作家而已。王朔的特别之处,在于他可以从很俗的事情中看到很深刻的东西,让人们体会到一种独特而真切的人生感受。
  《和我们的女儿谈话》是王朔近期推出的一部长篇小说。作者曾声称这是他写的最用心、最好的作品。小说中,王朔化身为“北京老王”,在遥远的二○三四年为我们讲述了一个发生在未来的故事,为我们描绘着那个时候的北京、中国,那个时候的世界。在北京老王看似轻松的叙述中,我们看到了他自己无处安放的情短愁长与不安躁动的心灵世界。与此同时,老王通过对自己近百年生活经历的回忆与诉说,也使我们开始重新审视自身,重新审视被掩盖在生命躯壳下的真实图景。
  在我看来,作者的写作目的并非如其本人所言,是“暴露我的隐秘经历别后心情”或是“向咪咪方说出他父亲的生死谜底”,甚至也不是对北京老王近百年人生经历的简单呈现。事实上,这部小说明显根源于王朔对于普通人生存困境的进一步体验与思索。透过老王的叙述,作者向我们展示了一幅他眼中的现实和未来生活画面,其中当然有想象和虚构的成分,但更多的却是作者对人类命运的深刻同情与关注。同时,作家似乎还希望能够表达这样的想法,那就是,生活并非如我们想象的那样美好,我们对这个时代的迷信依恋,对未来世界的盲目幻想,到头来可能只是一种虚妄的存在。
  小说的前十三章还处于一种正常的叙述状态,“北京老王”以一个冷眼旁观者的视角告诉我们身边世界的种种现象,那些我们虽有所察觉却又被我们忽视掉了的点点滴滴,都尽收于眼底。在这里,王朔作为一个具有“顽主”气质的另类作家的独特语言风格得到了充分的体现。他那生气十足的戏谑调侃,他那睿智轻盈的玩世不恭,他那风趣潇洒的黑色幽默依旧俯拾皆是。当然,《和我们的女儿谈话》之所以能够取得成功,原因绝不仅止于此。同他以往的作品一样,这部小说能够获得读者的认可与好评,恰恰在于其中不断流露出的具有悲观意味的强烈批判主义精神。躲避崇高,消解主流,抨击虚伪做作的世道人情,始终是他一以贯之的创作追求。在王朔笔下的二○三四年,人类物质生活中遇到的一切问题都已通过高度成熟的科学技术得到了彻底解决,人类甚至已经不知道“科技”为何物。免疫力可以一针就得到改善,航天飞机可以当做电梯坐……科技发展对现代人来说,本来就不是无法解决的问题,只是时间、火候是否达到的问题。然而,与科技进步背道而驰的是,人们的精神生活却呈现出极端混乱不堪的景象。“愤青”被设立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加以重点保护,纸质书籍研究成为人类学研究领域的重要课题,享有盛誉的北京电影学院摇身一变成为亚洲游戏大学等等。人性的危机越来越彰显,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疏远到不可想象的地步,甚至连“利用”都谈不上了。那隐藏于人性深处一息尚存的善良本性,也在时间的流逝中被无情地遮蔽乃至湮灭了。这个时代的人,老的也好,年轻的也好,都如同北京老王这个耄耋老人一样,冷眼旁观、老气横秋。不管外部世界变成什么样子,他们只是生活在自己孤独而百无聊赖的逼仄心灵世界中。世界变得不再亲密,不再生机勃勃,不再有家长里短、悲欢离合的爱恨情仇。冷漠,只有冷漠,成为那个遥远未来的标志性写照。从这里我们就可以看得很明白,王朔虽然给他的这部小说罩上了一种貌似未来小说的面具,但他真正想表现的其实也不过是对于普遍人性的一种发掘与透视。过去也罢,未来也罢,普遍的人性又何尝能有根本性的变化发生呢?在这个意义上,王朔的作品甚至可以让我们联想到奥威尔的那部名著《一九八四》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