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杀人者


□ 曹军庆

你还记得那个杀手刘明辉吗?
记得。四年前这个案子曾轰动一时,谁不知道恐怖大魔头刘明辉啊?他的手上共有三条人命。当时,报纸、电视和广播滚动播出他的通缉令。大街小巷贴满印有他的头像的印刷品。一时间,整座城市沸沸扬扬,有关刘明辉的传言多如牛毛。根据已经披露出的事实,他是一个凶残无比的人。其杀人手法和现场,比该城历史上被处决的大杀人犯王一新更为血腥。事发当晚,警方就进行了全城大搜捕。因为这个人的逃脱,城里人人自危,谈他而色变。抓捕他的确费了不少周折,警方的悬赏金额不断加码。大约是在90几天之后吧,刘明辉才被抓住。被捕时,他坐在阳光咖啡馆里,正在悠闲地喝着咖啡。据说,那是某一天的傍晚,他新剪了头发,脸色苍白,还扎了领带。一位侍应生后来回忆说,他表情呆滞。掐指算来,刘明辉被执行枪决已过了三年多。枪毙他的那天,全城可以说是万人空巷。
你果然记得。随着时间的推移,估计记得这事的人会越来越少。因为城里不断有一些新的事情在发生,这谁也阻拦不了。现在我看上去显得憔悴,你不用告诉我我也知道。我甚至不需要镜子,只要用手摸一摸,我就能发现脸上有哪些皱纹。它们密布在我的皮肤上,像一些浅显的伤痕。即使是在我的身体里,它们也已开始显现,我随时都能触碰到它们。可是四年前我不是这样子。那时候,我的身体紧绷绷的。不同的场合下,我叫着不同的名字,小红、小文,或小玉。在我们这个行当里,我还有些名气,有很多回头客。唉,真没想到,我会老得这么快。
应该说我和顾客间的关系处理得很好,我总是尽量为他们的难处着想。所以,我的口碑一贯不错。话扯远了,还是说刘明辉吧。
刘明辉杀人的当天晚上,躲到了我这里。他的手上和衣服上沾满了血。我把他藏在阁楼上。我长期租住着一间民房。屋顶,在靠里一侧,也就是床的上方,用水泥搁板做了一个类似于阁楼的小杂物间。好像有两米来宽吧,这里的居民常常会在自己家里弄出这么一个地方。他们只是在外面拉上一道布帘子,不让人看到里边的破烂。这种杂物间不做楼梯,要上去必须搭上梯子。它实际上有点像是后来的衣橱,和屋顶的距离还不足一米。我的杂物间里堆满了房东不要的东西,都是些过了时的衣服、棉被、废旧书籍、纸箱、空酒瓶和一些不要了的塑料水壶。
刘明辉的突然出现,让我不知所措。他说他刚杀了三个人,警方正在追捕他。他还说他身上带着一把刀、一支手枪和500块钱。然后他就站在那儿对着我傻笑,脸上的肉一块一块地痉挛、扯动。这时,相反是我先冷静下来。我帮他洗净身上和衣服上的血迹,拿两只凳子叠在一起,把他推上了阁楼。在我给他擦洗时,他一动也不动,手脚软绵绵的,没一点力气,就像是个病人。他上阁楼也费了很大的劲,差点掉下来,我推了几次才推上去。紧接着我也爬了进去,我帮他尽可能清理出一个较为舒适的窝。我把那些书籍、纸箱、空酒瓶和塑料水壶都挪到外面来。故意杂乱无章地码放着,直达屋顶,借以挡住视线。这样,就算不拉上布帘子,也看不出破绽。而在里边,我铺上了破棉被和旧衣服,让他躺下。他的身体在发抖,一会儿冷一会儿热。我告诫他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出声。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