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临场表演


□ 冉正万

临场表演也可以成为一种谋生手段,而且还可能因为收入高而过上富裕生活,对我这种兢兢业业诚惶诚恐地在机关工作的小职员而言,这是无法想像的。换句话说,我下面把这个故事讲出来,也宁愿相信它是虚构,而不是我运气好,会碰上这么离奇的故事。
说它离奇,也许还是因为我在机关里循规蹈矩惯了的缘故。我克勤克俭地工作了12年,终于在33岁的时候得到了一次提升机会,从干事升到办公室主任。俗话说人到33就像破船下陡滩。意思是人到过了33,精力和体力甚至运气都要开始走下坡路了。还有一种说法是如果你到了33岁还没得到一官半职,那你这辈子最好甭当官,当官已经迟了,就像过了节令播下的苞谷种,你用面黄肌瘦的躯干和枝叶去追赶时间,可你还没开始结籽,你的生命之秋就已经来到了。
我当上主任后,经常把这两种说法说给别人听,让他们觉得我并不想当这个破主任,而是上头鼓捣要我当的,他们认为只有我是最佳人选。这种说法和我心里想的当然不一样,这不过是怕同事嫉妒而进行的一种虚伪的辩护。这一套不用学,在机关工作的人大多会无师自通。人之初,性本善,人当官,嘴巴贱。
就在我当上办公室主任没几天,认识了一个名叫奚阳生的家伙。那天他到办公室来找我,给了我一张名片:
临场表演艺术家奚阳生
我不知道他的头衔是什么意思,又不便问,便做作地笑了起来,这也是当上主任后新学的。心里没数的时候便假装笑。我问他有什么事?他反问我是不是正在组织一个什么研讨会。我告诉他的确有这样一个会,但主要是一些平级单位的科局级干部参加,没有邀请其他社会人士。他笑着说,我不是要想参加你们的会,我只是希望能为你们服点务。我并没把他当成什么艺术家,所以我的语气有点揶揄,我说,我们有服务员,再说,让一个艺术家为这些开会的人服务,他们也会感到承受不了的。他见惯不怪地说,看来你还不太明白。
他说,会议结束的时候你们是不是要搞个晚会什么的? 我的服务就限于这个晚会上,当大家酒足饭饱后,我可以通过我的表演,让所有的人兴高采烈,让他们觉得来开这个会有意思,你们开这种研讨会,其实并不是需要用几天的会议研讨出什么,不过是加强单位与单位之间的联系,领导与领导之间也可以通过这种方式联络联络感情,吃得好玩得好,大家心情舒畅目的就达到了。我的表演就是起这个作用,不但要使大家吃得好,还要玩得舒服。
我睁大眼睛看着他。
他说,与此同时,如果你的领导觉得你是个不错的会议组织者,这对你也是有好处的。
我问他都会表演些什么节目?他说这不用一一介绍,既然自称为临场表演艺术家,吹拉弹唱肯定都会,到时候表演根据具体情况而定,主要是看对象,这方面我很有经验,你放心好了,我一定能让到场的人感到满意。
到此为止我基本上明白他是干什么的了。我为难地说,这事得向有关领导汇报后才能确定,我是跑腿的,放牛娃儿作不了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