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浮生半日古松州


□ 李元洛

浮生半日古松州
李元洛

  李元洛湖南长沙人,一九三七年生于河南洛阳。一九六○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粉笔灰纷纷扬扬,落湿了若干中学与大学的讲台,蓝墨水潺潺汩汩,灌溉了无数稿纸的田亩。现为研究员,湖南省作家协会、湖南省文艺评论家协会名誉主席。已出版《诗美学》等诗学著作十种,散文集《唐诗之旅》《宋词之旅》等八种。
  
  初夏五月,夏正年轻,我随旅行团远游川西北的九寨沟。往日没有车马声喧的幽静的山林,今日已成车轮滚滚人声嚣嚣的闹市,那蓝宝石般迷人的大小湖池,原本是山神的秘藏,最宜在清晨月夜独观或邀二三知己共赏,但现在已成为万人争睹的公共展品,而限时的导游与限刻的旅游车,更无法让你去从容细品,悠然心会。然而,返程时因临时改变路线,得以不期而遇川西北的边陲重镇松潘,如果说九寨沟之游掠影浮光,是未免令人失望的正选,那么,古松潘的半日勾留,那就是机缘赐予我的使人喜出望外的花红了。
  离九寨沟不远的松潘,又称松州,在今日川西北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境内。远在潇湘,我最早是从杜甫与李商隐的诗中知道它的名字,那是一个被羌笛吹得其声远扬的名字,那是一个被蕃剑磨得铮亮的名字,那是一个被大唐的旌旗拂拭得分外警醒的名字,那是一个被刀与剑、血与火淬砺得分外悲壮的名字。杜甫当年流寓四川,宝应元年即公元七六二年,他在《野望》一诗中写道:“西山白雪三城戌,南浦清江万里桥。海内风尘诸弟隔,天涯涕泪一身遥。”诗中的“西山”,即冰雪不消的岷山主峰,在松潘之南,成都之西,而多次见于杜诗的“三城”呢,即松州、维州、堡州三城。维州在今日理县之西,堡州在理县新保关西北,它们均为蜀边要害,介于土蕃,时有边防之警,杜甫因之野望而抚时,忧身而伤国。次年,在松州被围之际,杜甫先是在《西山三首》之二中忧心忡忡:“辛苦三城戌,长防万里秋。烟尘侵火井,雨雪闭松州。”又在《警急》一诗中联想到松州的久困和青海的沦陷:“玉垒虽传檄,松州合解围。青海今谁得?西戎实饱飞。”直至晚唐,客宦四川的李商隐接过了杜甫遗交的接力棒,在大中五年,即公元八五一年写下了他的一首名作《杜工部蜀中离席》:“人生何处不离群?世路干戈惜暂分。雪岭未归天外使,松州犹驻殿前军。座中醉客延醒客,江上晴云杂雨云。美酒成都堪送老,当垆仍是卓文君。”可见这位以写“无题”爱情诗喧传众口的诗人,他的笔下不仅有雪月风花,美人醇酒,同时也有边地干戈,时代脉跳。
  以前,我曾多次在地图上摩挲松州的名字,测量它的方位,在有关史籍中勾沉它的往事,寻索它的履历。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蚕丛氏立国之初,此间为古蜀国的领地,公元前三一六年秦灭古蜀,于此置湔氐道,为县级建制之始。这里原系羌族、回族、党项、吐谷浑和土蕃的聚居之地,后均臣服于吐蕃。唐高祖李渊武德元年(六一八年)建松州城,因四周松高林茂而命名“松州”,那是松州古城池的草创时代。大和三年(八二九年),剑南节度使李德裕筹边,于此置柔远城,唐帝国与吐蕃的分界线于是更加历历分明而壁垒森严。明太祖洪武十二年(一三七九年),朱元璋准奏设“松州卫”,又将“潘州卫”并入,称“松潘卫”,故今日松州又名“松潘”。古松州不仅是川甘茶马古道的重要驿站,更是川甘青陕交界处的边陲重镇,史载“扼岷岭,控江源,左邻河陇,右达康藏”,历来是用兵之地,征战之场,尤其是民族争斗的多事之秋。海拔近六千米终年积雪的岷山镇于县境,秋日萧瑟,冬日奇寒,而且杜甫也有“风雪闭松州”之言在先,因此,在我的心目中,古松州不仅是兵戈杀伐的边城绝域,也是无花只有寒的雪地冰天。

  九寨沟的初夏风物之美,已经宛若江南了,一出九寨沟往南,车行川西北藏东高原之上,面积二百平方公里的黄龙风景区之中,方向盘左旋右转,我也左顾右盼,游目所见,完全不是想像中的荒寒景象。远处的雪峰,虽然仍矗立着它的亿万斯年的冷峻与孤傲,但远岭近坡却是一片浅绿,不时可见白色的羊群与灰色的牦牛游走其间,低头咀嚼着无边的青草与空旷,全然不顾现代的公路与汽车,已经汹汹入侵它们世袭的领土。公路两旁,岷江源河谷,不时可见藏族的串木结构的转阁楼房和红墙黄瓦的寺庙,转经筒流转着经书,也流转着当地的岁月,经幡高扬着经文,也高扬着高原的青空,一派平安吉祥的景象,令人根本无法想像多少年前,狂风暴雨般的马蹄曾擂动此间的大地,暴风狂雨般的箭矢曾射开大唐的边关。现在,只有散落在半山坡上与河谷地带的羌寨,不时来警醒你的眼睛,无论是方形平顶的或人字形的房顶,也无论是两层或三层乃至更高,城堡般的羌寨中的房屋均是以石砌墙,灰扑扑,暗沉沉,严阵以待的神情似乎还没有完全消失,附近的关口要隘之处,一个个数十米高的年深月久的碉楼仍在忠于职守,护窗之中,射口之内,似乎仍闪动森森的剑气,冷冷的甲光,有扣弦急发的弓弩之声隐隐传来。虽然这里是川西北而非大西北,但它们也仍然会让你想起王之涣那一声怨杨柳的羌笛,让你想起此处虽然不是玉门关,却是以“松州”命名的古边关。
分享:
 
摘自:海燕 2007年第10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