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康德二百年祭


□ 张汝伦

  伟大的德国哲学家康德逝世二百周年,应该是今年人类精神日历上最醒目的标记。其实,这个已经长眠二百年的哲人从来就没有死去。与他的后来者黑格尔、尼采或海德格尔不同,康德一直得到各种哲学背景的人尊敬。他的认识论始终是各国哲学系必有的课程;“人是目的”的命题更是脍炙人口;康德判断力学说也为识者津津乐道;而他先验构造的方法至今还为许多人模仿。然而,这是在所谓的学术界。在学术界之外,康德是否仍然活着?他是否仍然活在我们的时代,我们的世界,我们的生活中?他的问题,是否仍然是我们今天的问题?
  如果我们能用经验的证伪法来判断一个理论或思想的生死真假,伟大或平庸,那么康德哲学似乎很不妙。康德坚信理性的绝对性和普遍性,他的哲学因而被人称为“理性的神正论”。然而,对于经过历史主义和人类学洗礼并生活在后现代文化中的人们来说,理性总是植根于特殊的时间和地点中,它的产物总是反映了它的根源背景。理性的普遍性不是迷思(myth)就是迷梦。即使把深层的文化差异问题放在一边,后康德的人类思想与经验早已充分证明人往往、甚至主要不是被理性所支配,而是他们利益、偏见、信仰和欲望的奴隶。康德以后,尤其是二十世纪以来的人类经验和遭遇似乎证明,康德的思想最多只是一个良好的愿望,一个不断为残酷的历史轻易证伪的良好愿望。
  然而,康德并不天真。与他的启蒙同时代人不同,康德对于人的丑恶有足够清醒的认识。他同样看到,人与动物之不同的确在于他有理性,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始终服从理性。相反,在理性与欲望之间始终存在着紧张。理性及其完善只是对人类这个物种而言;个人基本上为自己的自然欲望所驱使,所以他往往不能满足和符合道德律令的要求,这使得人类历史至今是一个罪恶的故事。康德尽管因此无法抑止对人类的某种厌恶之情,但却没有因此动摇他对理性的信仰。他还有一个从古代流传下来的法宝——目的论,尽管这个法宝早已被他的启蒙同时代人作为“迷信”扔到了一边。他相信目的论将保证理性在历史中的最终胜利。
  康德的论证是,虽然实践理性在实践中可能是无力的,但我们可以在自然本身的运作中找到它的替代: “现在大自然就来支持这种受人敬爱的但在实践上又是软弱无力的、建立在理性基础之上的公意了,而且还恰好是通过这种自私的倾向。于是它就只不过是一个国家怎样组织良好的问题……可以使他们自私的力量彼此相对,以至于每一种都足以防止其他各种的毁灭性作用或抵消它们。对于理性来说,结果就好像是人的自私倾向不存在,而人即使不是一个道德良好的人,也被迫成为一个好公民。”(《永久和平论》)即使人的自私倾向也会导致理性的目标。例如,虽然民族国家为了各自的利益会发生冲突和战争,但武器的日益发达和战争代价的巨大会迫使各个国家放弃战争。此外,从商业利益考虑战争也是不明智的。总之,康德和英国古典政治经济学家一样,认为有一个“看不见的手”在起作用,使得人类众恶的博弈最终的结果却是至善。不同的是对于后者来说“看不见的手”是市场;而对于康德来说则是目的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