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菊开那夜


□ 李 榕


一切要从小四儿的母亲说起。
那是个大家都公认长得丑的人,而她很舍得打扮,每隔几个月就要不怕麻烦地到理发店托熟人、排长队烫个大鸡窝头。
她长着张雪白的大南瓜脸,纵横在脸上的是岁月留下的痕迹。
我们几个孩子最开始时在背后喊她“白骨精”,她皮肤特白,又恰好姓白。但喊了一阵后我们都觉得她糟践了这个名字。后来我们就喊她“白俄”,因为觉得她浑身的五花肉像电影上的苏联姆妈。而她总是昂首从街道上走过,从不多看他人一眼,高傲得很呢。她勤学苦练地打扮,画口红,描眉毛,涂眼影。那是大家还离不开粮票的年代,民风淳朴,化妆没现在流行,她每天这样捣瓷我们都觉得羞愧,小家小户的孩子哪个见过这世面!她出现的地方小孩准吓哭,所以我们那里的孩儿他妈吓唬孩子就说:“白俄来了!”试过,还真比大灰狼灵验。
那时候我不知道她就是小四儿的妈,白俄在街上吓人时小四儿被寄养在东北奶奶家,等她到了能排队打酱油的年纪就被接来供白俄使唤了。
小四儿来城那天是个星期天,我被我妈一早吆喝起来去排队买米买面条,队伍长,出了店门还拐了弯。我百无聊赖,独自一人玩起了“撇撇”,这些“撇撇”全是我自己用烟壳子折的三角,是我的重要财产。我跟自己比哪张最厉害能把其他的打翻个个儿,偶然间我听到了白俄独一无二的厚底大皮鞋从街面上拖泥带水地走过,然后,我头顶传来一个小女孩的声音:“我和你玩……”女孩就和我头挨头地蹲下了,我一抬脸正和她鼻子对鼻子。那是个年纪和我相仿的女孩,她的眼睛大得没道理,瞳仁颜色很浅。她期待地看着我:“一起玩啊?”
我困惑着,街头巷尾的孩子我小安哪个不认识?她是打哪里冒出来的?
“要死啊!”白俄转身大声呵斥她,一把拉起她就走,女孩一面扯着脖子回头看,一面说:“等下我来找你玩啊!”她的话让我顿时有所期待。七岁的她一头虚黄的毛发,身上的衣服是用男装改的。她家重男轻女,在奶奶家吃饭她从不上炕,就蹲灶间,一面烧火一面偷空把饭吃完;在白俄家她上面有个哥哥,哥哥何大壮在家里绝对霸权。小四儿不在的时候,何大壮拿他妈妈也就是白俄撒气;小四来的时候何大壮就毫不犹豫地拿自己的妹妹撒气。他总涎着脸想和我们一道儿玩,我们嫌他蠢,偶尔开恩让他来扮演游戏中大家都不要的角色。
何大壮生来与众不同,一年级读了三年,和我大姐、二姐以及我都同过班,有个绰号“三朝老臣”,他读书是天生的弱智,但某些禀赋却无人比肩。何大壮四岁上下被白俄带回东北老家过年,七岁那年他偷了家里的钱,凭着四岁的记忆独自坐火车到奶奶家去玩了一个礼拜。那时候电话不通信息不便,奶奶家还真以为像他说的一样是家里托他来看望老人家的呢,等他玩得酣畅淋漓回到家,家里空了门——全家出动找他去了。
九岁上下他就能从街坊四邻那里骗钱花,有一次他气喘吁吁跑到我二叔那里,我二叔开了个小修车铺子,是方圆出名的吝啬鬼。何大壮一头大汗满脸焦急地告诉我二叔,说他爸喝多了被一辆手扶拖拉机给撞了,要我二叔借他一百块钱给他爹交钱住院。我二叔来我家不勤,对何大壮的神通一点都不知晓,还真替他着急了一番。那时候一百块是天文数字,我二叔摸遍身上只有二十来块,赶紧又找人凑钱给了他,等知道真相后气得差点就过去了,说白活了这把年纪竟给一个小孩子骗了。事后白俄赶紧凑钱来还帐,她是不会回去打骂宝贝儿子的,至多昭告天下叮嘱四邻再不要借钱给他,但时常还是会有人找上门来讨债。白俄凭这点觉得自己的儿子比谁都聪明,虽然学习成绩奇差,但在他母亲白俄心中他就是“天才儿童”,属于大器晚成那种。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