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用什么样的语言思维


□ 陈 冲

  从思维的意义上讲,精确的词语便于认真地想事儿,模糊的词语便于笼统地想事儿。从表达的意义上讲,前者便于严谨的表达,后者便于打马虎眼。
  
  语言是思维的工具。用什么样的工具,就会干出什么样的活儿。
  “问题讨论”是要讨论问题。现在要讨论的问题,是“韩寒们与传统文坛为何势不两立?”这儿有三个关键词:韩寒们、传统文坛、势不两立。我没把“为何”算上,理由后详。
  “韩寒们”?我知道有一个韩寒,但我不知道在所要讨论的范畴内,还有哪一个人和他相近似,足以和他并称“韩寒们”。
  “传统文坛”是个不严谨的词语,但其大意尚可意会。至少,比如我,也当过若干年的省作协副主席了,应该可以算是那个“坛”内之人了吧。
  可是韩寒没有骂过我。我没招惹过他,他也没招惹过我。如果说韩寒没招惹过陈冲,不等于他和“传统文坛”相安无事,那么逻辑地说,他招惹过别的副主席也不等于就是和“传统文坛”势不两立。同为河北省作协副主席,陈冲不能代表“传统文坛”,谈歌就能代表?
  不存在“势不两立”,当然就更不存在“为何”。
  实际上,我越来越看好韩寒了,并且几次在文章中“力挺”他。我不在这里举出那些文章,以免自做广告之嫌,且我有更好的办法:就在这儿再“力挺”他一次。
  “两会”期间,四川省常务副省长魏宏在接受中外记者采访时,明确认定北川县有关干部购买豪华越野车是“违规购买超标车”,并宣布了对相关责任人的处理。在这个“违规购买超标车”事件被揭露的过程中,互联网起了很重要的作用,其中就有韩寒的一篇博文,写得很尖锐也很有说服力。我,作为一个作家,是因此以韩寒为荣的。由于韩寒,作家没有在这一事件中“缺席”。当然,从逻辑上说,我这个结论有三个前提是有待证明的。第一,我是作家;第二,韩寒是作家。不过我不想在这里证明这个,虽然我知道韩寒自己有时候更愿意说他是一名赛车手。第三个前提可能更有意义:作家在这类事件中是“出席”好还是“缺席”好?我知道作家们对此有不同的主张。我还知道,持不同主张的人中,同样是各年龄段的作家都有。也可以说,跟年龄基本上没关系。“80后”当中,主张离这种事越远越好的人,一点不比“50后”少,倒是肯定比“40后”多。
  “80后”是个极不严谨的词语。用这样的语言去思维,思半天也是白思。我估计没人认为它是一个有明确的内涵和外延、因而是一个可以定义的概念。但是它又仍然被广泛地使用着,据说是因为“方便”。我相信这是真的,唯一的问题是对什么“方便”。从思维的意义上讲,精确的词语便于认真地想事儿,模糊的词语便于笼统地想事儿。从表达的意义上讲,前者便于严谨的表达,后者便于打马虎眼。
  比如,说“80后”是“与计划经济时代的旧体制旧观念彻底划清界限的一代人”。有这种事?就说那个“旧体制”吧。在我们所要讨论的这个范畴里,当“80后”纷纷“奔三”的时候,“体制”真的很新吗?
  当然,这也取决于你怎样理解“体制”这个词,特别是你是否理解体制是怎样起作用的。前年有个韩国的作家团来访,其中一位和我聊天时,表示很不理解中国只有一个作家协会,问:中国的作家观点都一致?我就骄傲地告诉他:中国人有足够的智慧,能让观点各异的作家呆在同一个作家协会里。
  所以,“体制内”是个没有多少实际意义的词语。专业作家或签约作家是“体制内”?作协会员是“体制内”?韩寒不在“体制内”?别说他还在中国住着,就是那些“海外华人作家”,只要想在国内发表、出版作品,就得有“体制内”的自律。韩寒的博文若想不被网管放进垃圾箱,就得有点“体制内”意识。真正有意义的矛盾,不是体制与反体制或体制内外的矛盾,而是某人与某人的矛盾;不是韩寒们与传统文坛的矛盾,而是韩寒与郭敬明的矛盾。这两个人之间,有过一次短暂而激烈的“交锋”。激烈,是因为真的“势不两立”,而短暂,并非因其不重要,只不过是因为双方手里都不真正握有多少公共资源。要想真正认识1980年以后出生的这一代人,首先就应研究这一代人里“为何”会有如此不同的两个人。郭敬明是最没有资格当作协会员的人,不仅被欣然接纳入会,下一届进入全委我都不会觉得很意外,而完全有资格当作协会员的韩寒,却坚决不肯入会。汶川地震后,韩寒立即去了灾区,就连在那儿收留了一条流浪狗也广为人知,而此时郭敬明在干什么却不为人知。最紧急的关头过去以后,韩寒的消息不多了,郭敬明的博客出来了,说又开始当“飞人”了——乘飞机四处为自己的作品作宣传。稍后,韩寒出头为莎朗·斯通辩诬,当即被愤青们劈头盖脸拍了一通板砖。虽然愤青们的年龄构成很难精确统计,但若说其中超过六七成年龄在30以下,我觉得不会太离谱,否则就不叫愤青而应叫愤老了。
  “80 后”里既有韩寒又有郭敬明,是特殊现象吗?否。正相反,是正常现象,正如同一年龄段里(且同为“上海男人”)既有沙叶新也有余秋雨。从更一般的意义上讲,近一百年来中国文化的“基本面”变化甚微,远不足以形成这一代人与另一代人截然对立的现象。矛盾与交锋虽然不断,其内容并没有多少变化,比如现在的尊孔派,并不比一百年前的尊孔派有什么进步(或许退步倒是有的)。因此,各种有代表性的观点,其代表性人物往往在各个年龄段里都能找到。这儿只有“延续”和“重复”,没有“断裂”。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