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用什么样的语言思维


□ 陈 冲

  从思维的意义上讲,精确的词语便于认真地想事儿,模糊的词语便于笼统地想事儿。从表达的意义上讲,前者便于严谨的表达,后者便于打马虎眼。
  
  语言是思维的工具。用什么样的工具,就会干出什么样的活儿。
  “问题讨论”是要讨论问题。现在要讨论的问题,是“韩寒们与传统文坛为何势不两立?”这儿有三个关键词:韩寒们、传统文坛、势不两立。我没把“为何”算上,理由后详。
  “韩寒们”?我知道有一个韩寒,但我不知道在所要讨论的范畴内,还有哪一个人和他相近似,足以和他并称“韩寒们”。
  “传统文坛”是个不严谨的词语,但其大意尚可意会。至少,比如我,也当过若干年的省作协副主席了,应该可以算是那个“坛”内之人了吧。
  可是韩寒没有骂过我。我没招惹过他,他也没招惹过我。如果说韩寒没招惹过陈冲,不等于他和“传统文坛”相安无事,那么逻辑地说,他招惹过别的副主席也不等于就是和“传统文坛”势不两立。同为河北省作协副主席,陈冲不能代表“传统文坛”,谈歌就能代表?
  不存在“势不两立”,当然就更不存在“为何”。
  实际上,我越来越看好韩寒了,并且几次在文章中“力挺”他。我不在这里举出那些文章,以免自做广告之嫌,且我有更好的办法:就在这儿再“力挺”他一次。
  “两会”期间,四川省常务副省长魏宏在接受中外记者采访时,明确认定北川县有关干部购买豪华越野车是“违规购买超标车”,并宣布了对相关责任人的处理。在这个“违规购买超标车”事件被揭露的过程中,互联网起了很重要的作用,其中就有韩寒的一篇博文,写得很尖锐也很有说服力。我,作为一个作家,是因此以韩寒为荣的。由于韩寒,作家没有在这一事件中“缺席”。当然,从逻辑上说,我这个结论有三个前提是有待证明的。第一,我是作家;第二,韩寒是作家。不过我不想在这里证明这个,虽然我知道韩寒自己有时候更愿意说他是一名赛车手。第三个前提可能更有意义:作家在这类事件中是“出席”好还是“缺席”好?我知道作家们对此有不同的主张。我还知道,持不同主张的人中,同样是各年龄段的作家都有。也可以说,跟年龄基本上没关系。“80后”当中,主张离这种事越远越好的人,一点不比“50后”少,倒是肯定比“40后”多。
  “80后”是个极不严谨的词语。用这样的语言去思维,思半天也是白思。我估计没人认为它是一个有明确的内涵和外延、因而是一个可以定义的概念。但是它又仍然被广泛地使用着,据说是因为“方便”。我相信这是真的,唯一的问题是对什么“方便”。从思维的意义上讲,精确的词语便于认真地想事儿,模糊的词语便于笼统地想事儿。从表达的意义上讲,前者便于严谨的表达,后者便于打马虎眼。
  比如,说“80后”是“与计划经济时代的旧体制旧观念彻底划清界限的一代人”。有这种事?就说那个“旧体制”吧。在我们所要讨论的这个范畴里,当“80后”纷纷“奔三”的时候,“体制”真的很新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