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行会对美术(设计)学院的影响


□ 田 春

  | 内容摘要 | 美术学院是在行会体制下发展起来的,从一开始就受到行会的影响,在人员构成、专业教育等方面都很大程度地保留着与行会的相同之处。在行会制度消亡之后,行会式的教育——作坊式、强调师徒之间的亲密关系、掌握制作技术等——又成为改造美术学院最为有力的手段,一直渗透到今天美术学院尤其是设计学院的教育之中。
  [关键词]行会/作坊/美术学院/手工艺/ 设计
  
  手工业时代的行会,是国家政府权力之外对社会生产有着决定性影响的社会组织。在政府的支持下,行会拥有控制生产规模(作坊的大小与帮工的多寡)、进行专业培训等多种权力。在美术学院成立之前,主要是行会在承担着美术(设计)专业教育的职责。虽然绘画、雕刻、建筑被划分到与其工作无甚关联的行会之中,如绘画被划分到药剂师行会等,并因此受到种种限制,但行会体制却保证了学徒在作坊里接受师傅的指导和训练直至成为师傅,像达·芬奇这样的大师就是从委罗基奥(Verrocchio)的作坊里走出来的。美术学院兴起于行会体制之下,不可避免地受到行会的影响。无论是学院成员的构成、成员的活动,还是推行专业教育的方式,都深深地打上了行会的印记。在18世纪末行会体制消亡之前,美术学院与行会争斗不休而又相互妥协。行会体制消亡之后,美术学院得以自由发展。但仅仅过了半个多世纪,随着工业革命和重商主义的迅速发展,美术学院受到了来自业界和社会的双重批评,行会式的教育——作坊式、强调师徒之间的亲密关系、掌握制作技术等——被重新推出,成为改造美术学院最为有力的手段,经过莫里斯(William Morris)与包豪斯(Bauhaus),一直渗透到今天美术学院尤其是设计学院的教育之中。
  
  一
  
  行会(guild)本是同行业者组织起来的自治团体,但作为行业组织,行会依恃官府的保护进行活动,具有政治和经济的双重功能。主要表现为:限制招收和使用帮工(学徒)的数目,限制作坊开设的地点和数目,划定手工业产品的规格、价格和原料的分配,规定统一的工资水平等。实际上,行会是以“第二政府”的身份对行业实施管理,权力很大。中世纪的画家、雕刻家、建筑师都必须依附于行会,如雕刻家必须成为制造主行会的会员,画家必须是医药主、作料主和杂货主行会的会员,受到行会的辖制。由于绘画、雕刻、建筑都要依赖于手工制作,因此在行会体制之下,行会以作坊式的训练严格控制行业成员的教育、培训和专业实践,从而保证学徒们在技法上日趋熟练。
  然而,美术显然并不单纯就是手工制作,而更多涉及自由的观念,从作坊中走出的艺术大师们不满足于行会的限制和自身作为工匠的低贱身份。他们强烈要求免受行会的管辖,使艺术与手工艺相分离。达·芬奇认为没有“disegno”,科学便不能存在,而绘画就是“disegno的艺术”。[1]以这种比较的方法将绘画从手工艺提升为科学。米开朗琪罗也认为“画画用脑,而非用手”[2],以此与工艺相区别。文艺复兴时期的这些大师显然受人文主义思想的影响,因而倡导以“设计的艺术”(arti del disegno)观念取代古代作为技艺的“机械艺术”观念。瓦萨里(Giorgio Vasari)秉承前辈大师们的努力,竭力强调“disegno”概念与“理念”、“创造”的联系,以“disegno”的名义将绘画、雕刻和建筑统一在一起,并在1563年成立了西方第一所美术学院——佛罗伦萨设计学院,建立起一个独立于行会之外的艺术家组织,以不同于行会技能训练的模式,同时加进理论知识内容来开展专业教育。
  美术学院的建立是人文主义思想渗透的结果。艺术家的社会地位大大提升,更重要的是,艺术家可以借此斩断与行会之间的联系。但在此时,艺术理论的知识体系处于草创之际,美术不可能一下子跃入人文学科领域,因此在很大程度上仍然受到行会的影响。瓦萨里的佛罗伦萨设计学院本身也还是一个行会组织——艺术行会,他甚至明确地宣称要“为晚辈们建立一个行会并教育他们”[3]。换言之,设计学院只不过是使艺术家们脱离了手工业行会的辖制,却没有摆脱行会制度的辖制。一方面,学院的成员构成采用行会的会员制,学院章程的内容主要涉及宗教礼仪、庆典、丧葬、慈善捐款及众多类似事宜,在这一点上与其它行会没有什么区别。另一方面,在教育上,学院每年选派三位师傅教导被挑选出来的少年,除了所安排的几何学讲座与解剖课以外,仍然采用作坊训练,而且事实上几何学、解剖只是辅助性的课程,甚至在7年后(1570年)即被停止。瓦萨里的初衷显然并未得到实现,他因此而退出了设计学院。此后,虽然不断有人极力倡导学院教育,但都无结果。在设计学院成立22年之后的1585年,颁布的新章程的要旨与同时代其它行会的章程完全一样。在16世纪末到17世纪初的学院会议记录中,除了选举公务员、诉讼决定以及指派的估价人为解决艺术家与主顾之间争端作出裁判等以外,并不涉及其它内容。直到17世纪60年代,设计学院徒有“学院”的名称,一直是一个新的行会组织,足见行会制度的影响十分深远。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