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车敬民之死


□ 葛辉

  车敬民的死在当时的民里算不得什么,在十一年后的今天更不能引起人们的注意。如果他不是我的朋友,我对他的死也没有什么兴趣。我知道他的死讯时,我和他已十一年不见。十一年的时间不短,当我得知他早在我们分别后不久就死去的消息时,我突然发现他存在与否对于我来说已经无关紧要了。毋庸置疑,现在的我已远离故乡,在山东的生活井然有序,除了几年一次回民里老家看看亲人以外,故乡的朋友早已多年不联系,我想我们可能今生都不会再见面。那么他的生死对于我来说,甚至不如一只我身边的蚊子,也可以这样说,我离开民里老家的时候,他就和民里的许多东西一样已经在我的生命中死去了。

  即使我知道他已经死于十一年前的某次车祸,在我知道他已死去的时间里,当我想起他的样子,依然感觉他还是活着的,他的样子早已经印在我的回忆中。自从十一年前分别,我们就没有再见过面,我现在想起他来,还是十一年前的样子:光头、小眼、高鼻梁,宽肩膀、身材矮胖且孔武有力。有时我也会想起他现在的样子,像我一样,脸上多了些粗大的黑色毛孔,眼角多出些细碎的皱纹,嘴角多了些胡须,还应该多少比年轻时胖一些。

  当年他和我在一个建筑队用小推车推砖和水泥。

  说起干活,我和他都算得上是一把好手,所以互相之间很是仰慕,也正因为这样,我们的关系比一般的同事要近一些。

  我们一起喝酒的次数数也数不清,按他的酒量,极少有人会放倒他,我当时一斤的量,状态好的时候也只是和他平起平坐。一般的时候,都是我先喝好,然后他自己再补上一杯,一杯就是二两多,要是细算起来,他大概能喝一斤半白酒,状态好的时候有不到二斤的酒量。以此酒量,不是我吹牛,我们当时的朋友圈子里,可以说除了我可以陪陪他,其他的几个喝起酒来都不是他的对手,因为他酒量大,很多人都不敢和他招呼,所以我们两个喝酒的次数最多,而且他酒品非常好,从来不会酒后闹事,我就是喜欢他这一点。

  我听说他死于车祸的时候并不完全相信这是真的,我在医院呆过,十个出车祸的有九个和酒有关系,后来我总是习惯性的把车祸和酒联系在一起。而车敬民酒量超群,以他的酒量,能让他喝多的人十多年来,我一个都没见过,所以我总认为他死了这件事,十有八九是谣言。

  谣言在民里很有市场,我是说十一年前,那时候民里发生过一次地震,时间是半夜两点多钟,许多人后来提起这次地震的感觉,多数说好像是一辆大车撞到了房子的后墙。

  地震发生以后,更多的民里人相信大地震马上就要发生,于是一传十,十传百,谣言很快笼罩了民里的上空。

  谣言带来的副作用也十分明显,首先是米店里的米被抢购一空。我记得那时候就连对什么都不怎么在乎的柏叔也在家里的地窖里存了一缸米,还有一缸水。那时我家与柏叔家相邻,我眼看着柏叔用他的大金鹿自行车往家里驮米,一趟又一趟地一共驮了六趟。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