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放羊的隐士


□ 马步升

  我原以为放羊是一件简单的事情,简单得比做世间任何事都简单。我甚至认为,一个连羊都不会放的人,恐怕就得让羊去放他了。这话当然有些极端。我那时候说话就这么极端。不仅说话,做事也是很极端的。
  比如,我家的母鸡正在下蛋,大人让我看住,讨厌的麻雀鹞子就在头顶悬着。它是麻雀鹞子,整个村庄的大树小树草丛间,都活跃着叽叽喳喳的麻雀,它不去抓它该抓也擅长抓的,却把一双鹞子眼,盯在下蛋鸡那里。鹞子的听觉很好,它们能准确判断出公鸡母鸡的叫声,能准确判断出哪只母鸡是因为下蛋叫,还是闲得没事叫着玩,还是让公鸡欺负的叫。只要听谁家的母鸡是因为下了蛋,在高声大气地向主人表功,它就会从高空一个俯冲,飞进鸡窝,稳稳当当地抱走热乎乎,有时还沾有血丝和鸡屎的鸡蛋。鹞子偷走鸡蛋,当然不是为了孵小鸡,而是为了吃鸡蛋。是不是麻雀缺少某种只有鸡蛋里面才有的营养成分?麻雀鹞子在吃麻雀时,是不是也吃麻雀蛋?麻雀鹞子既然那么爱吃鸡蛋,它也是下蛋的,它在吃不到鸡蛋时,会不会吃了自己的蛋?这都是要闹明白的问题。在这个世界上要闹明白的事情太多了。在这个世界上,我不明白的事情太多了。
  这种事情不好去问鹞子,只有看住自家正在下蛋的鸡是正经。守护鸡屁股很重要,各家的咸盐、针头线脑等等,差不多都是从鸡屁股出来的。但,让大人去干这种重要的事情,显然是不划算的。好在那时候各家都不缺少娃娃,我就是一个适合守着鸡屁股收鸡蛋的娃娃。别的伙伴也承担这种任务,可每天我家母鸡下蛋的那会儿,别人家的母鸡都还没有下蛋的意思,伙伴们无事可干,便在村里人声鼎沸地玩。我的心早被勾走了,可我的双脚必须一动不动站在离鸡窝两三米远的地方。母鸡好像不大着急,卧在那里,把我的心急上火完全不当回事儿。我又不能离它太近,害怕吓跑了它,也不能给它帮忙。在这件事上,我似乎也帮不上什么忙。我只能在心里暗暗给它使劲,我一遍遍悄声呼喊:加油,加油!我看见它加油了,身子一耸一耸的,冠子那里都红了,可是,还不见鸡蛋出来。它掉转身子,把屁股朝外,大概是要调整一个比较舒服的下蛋姿势,我看见鸡蛋的尖梢了,蛋却卡在那里,迟迟出不来。那一刻,我作了我这一生都算比较重要的决定,我悄悄蹿上去,一手按住鸡身子,一手稳准狠地掏出了鸡蛋。
  类似的极端事情,其实我并没有做多少。但,极端的话却是常说的。我为我说的极端的话很快付出了代价。我说,拐老黄都能放羊,我不但放得了羊,连拐老黄都能放的。村里管事的人就把放羊的差事交给我了。那时候,我正闲得无事可干。准确地说,可干的事很多,无数的事在等着我干,我干不了,也不愿干,我能干的事情,就是每天看见我家哪只母鸡摆出下蛋的样子,我就立即守在鸡窝边,一只眼睛盯着鸡屁股,一只眼睛扫视空中窜高窜低的麻雀鹞子。当确定每一只母鸡在这一天都下过蛋了,我的事情便做完了。好在我家的母鸡并不多,只有两只。好在每只母鸡无论怎样勤快,无论怎样善解人意,每天最多只能下一次蛋。这我是老早就知道的。我希望的是,两只母鸡能够在同一时间下蛋,这样我就可以节省出一只母鸡下一次蛋的时间。可是,它们好像故意跟我作对,一只母鸡下蛋时,另一只母鸡丝毫没有要下蛋的表示。我只有等待,我不能到离家较远的地方去玩。我待这两只母鸡都不算薄啊。每天早上我给它们喂玉米、高粱,还有糜子。它们黄昏回窝时,往往还能吃到我捉的各种虫子。我还为保护它们不受公鸡的侵犯而付出过努力。公鸡掐住母鸡的冠子,爬上母鸡的脊背,只要让我发现,我就会把公鸡赶开。我是母鸡的解放者。据说,我也曾被谁解放过,好像只解放过一次,我就被无数次警告,要记住解放者的恩情,可我解放过母鸡多少次,母鸡怎么不记我的好呢?后来,我知道了,不仅这两只母鸡是这样,给你脚下使绊子,给你晾晒在院子里的内裤上抹辣椒面的,差不多都是你待之不薄的人。
  两只鸡蛋都收回家后,这一天,我就彻底自由了。据说,自由对有些人来说,比生命还重要,对我来说,有亦可,无亦可。我最多是利用自由之身,爬上门前那棵高大的楸树,看喜鹊窝里的喜鹊究竟在干什么。我往往无功而返。当我还没有爬到喜鹊窝跟前时,喜鹊早飞到另一棵树上了,啾呀啾呀的。我知道它们在骂我。爱骂骂去,被喜鹊骂,比被人骂,耳朵舒坦多了。后来,喜鹊发现,它们误会了我,冤枉了我。我并没有破坏它们辛苦搭建的窝。村里有一个流行的说法,谁要是捣了喜鹊窝,养的娃娃头上生黄疮。村里的很多话,村里的人都深信不疑,可我都不信。这句话村里人都信,我也信。我距离养娃娃的日子,不知道会有多远,但,肯定不是明天。因为我还是娃娃。我不是怕养出一个头顶生黄疮的娃娃,才不破坏喜鹊窝的。不是的。我喜欢喜鹊的叫声,还有它们华美的羽毛。村里有些娃娃一落地,头顶就戴着一层厚厚的垢痂,会走了,会跑了,会干坏事了,那层垢痂还没有褪尽。据说,他们的爹在小时候就掏过喜鹊窝。
  我只是看一眼喜鹊窝罢了,只看一眼。窝里其实也没有什么值得多看几眼的东西。这件事情很快做完了,我出溜下树,我要去山畔看放羊的老黄。老黄这个人有意思,腿拐得有意思,两条腿都是拐的,左腿朝外拐,右腿朝里拐,都是自家的两条腿,意见却不一致。按我们村子有些嘴头子活泛人的说法:尿不到一只壶里。他的耳朵也是聋的,两只都是聋的。我们村那些嘴头子活泛的人又说了:瞎子会算卦,聋子还编话。确实是的。老黄就是一个把话编到登峰造极水平的聋子。有一次,县城逢集,他扛了一卷芦席格拐格拐回来了。那年月,谁家能花两元钱买回一领能罩住一盘土炕的芦席,那绝对是一件风光无比的壮举,荡漾在脸上的笑容比今天把宝马开回家的人灿烂多了。那天,肩扛芦席的老黄很风光,笑容很灿烂,比那天西下的斜阳还要灿烂。我这人,小时候很调皮,做过许多坏事,但从没做过令人恶心的事情。我还有一个优秀品质,从儿时保持到现在了,现在比当年发扬光大无数倍了,可惜的是,很少有人对我这一优秀品质提出表扬。我谁也不怨,我知道,这个优秀品质在我们所在的这个人种里,差不多失传得很难一见了。什么优秀品质呢?说起来很简单,就是:君子成人之美。当然,当年我成老黄之美时,还算不得君子,只是一介到处惹事的乡下顽童而已。我迎上去,我脸上的笑容估计在他看来也是灿烂的。他一定知道当下自己的笑容很灿烂,两个共同拥有灿烂笑容的脸,在那一个午后斜阳时分隆重相遇了。我说:你赶集去了?老黄呵呵笑答:哦,我买席去了。我说:集大不大?他又呵呵一笑,一手拍着肩上的芦席说:哦,不大不小,是中号的,我家的炕就是中号的嘛。
分享:
 
更多关于“放羊的隐士”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