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露天电影


□ 王凤国

  他们是在太阳还没落山的时候进村的。他们拉着一辆地排车。中年人在前拉车,有个年龄大点儿的,
  在后面跟着。路是黄土路,天刚下了点雨儿,地黏黏糊糊的,车轮上粘了许多泥巴,他们走得摇摇晃晃,年龄大点儿的说,五魁,我们要快点啊!晚了就赶不上饭食了。推车的中年人笑了,说,郝哥,你放心,保证赶上饭食。村支书还给我们准备了好酒呢!
  他们是公社文化站里的电影放映员。中年人叫他五魁。年龄大点儿的大伙都叫他郝哥。
  他们要先进大队部里。支书看到他们,满脸喜悦,像是迎接多年未见的老友,支书说,老郝,你们来
  了,我们村今晚又过年了。郝哥笑着说,是我们过年了,我们到你们这儿来讨杯酒喝来了。支书说,放心,绝对管好两位酒饭。支书马上让人准备酒菜,来款待两位老友。五魁就微笑着看郝哥,一副胜利的样子。
  郝哥说,支书,先通知大伙儿收工吃饭吧!
  支书就笑了,说,好的,马上。对了,今晚放个什么片儿?
  五魁说,包袱,先留个包袱。
  支书一听就笑了,说,好,就留个包袱。留个包袱。
  支书就拉开嗓子在大喇叭里叫喊了,说,大伙注意了,晚上打麦场有电影,大伙儿今天早收工,快点
  吃饭,到打麦场看电影。支书说得很隆重,憋足了嗓门,像搞什么宣言似的。
  正在田地里忙碌的社员们,听到村里大喇叭一喊呼,愉悦的心情一下子升华到了极点。大伙儿想散伙
  的念头倏然而起,现场的最高指挥官队长手里的那点可怜的权利也瞬间瓦解了。那时候的乡村,连电视也没儿,惟一能让社员们娱乐的就是露天电影了。队长哪有本事控制大伙的情绪,也就随着大伙的意儿,顺水推舟地大喝一声说,收工收工。大伙儿就呼啦散了。队长说得有气无力,底气不足。他是在自己面子上留一点余光,不收工他也没法儿。其实他心底还是高兴的,他也想看电影,他也屁颠屁颠地往家赶。
  他们已喝得差不多了。郝哥站起来说,谢谢支书的款待了,我们吃好了,天也不早了,我们要去准备
  了。支书说,好,我让电工四喜配合你们。郝哥说,有劳支书。
  郝哥和五魁来到打麦场,已有几个孩子先在那里占窝了。今晚儿也是孩子们的节日,不用在家写作业,
  老师明儿问起,就说看电影去了。老师也不会怪罪。
  五魁来挂帷幕。挂帷幕是有讲究的,像做一场佛事。五魁先用清水洗净了手,然后打开一个大铁箱,
  把帷幕取出来。然后对孩子说,千万不要靠近,更不能用手摸,这个是帷幕。摸了王母娘娘就要发怒,会把帷幕收回去。还要惩罚你们,让你们变成小狗小猫。孩子对五魁说的话是深信不疑的。帷幕肯定是王母娘娘给的,要不平白无故的一张白布,为什么可以放出图像?那是天上的神物。五魁说,这块帷幕是王母娘娘做衣服用的。是机缘吧!落在了人间。王母娘娘的东西一般人能碰吗?回答是肯定的,不能碰。有个孩子说,五魁叔,那我们不能碰,你咋就可以碰?五魁说,叔不是一般人,是王母娘娘派我来专门给你们放电影的。这样一说,孩子就不敢拿五魁当凡人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