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爱笑的二姑


□ 迟亦达

我是迟子建的侄子,我叫迟亦达,今年十二岁。我有两个姑姑,迟子建是我的二姑。二姑知道我在报纸上发表过一篇《我的爸爸迟钝》的文章,所以她就打电话来,让我也给她写一篇印象记。她对我说:“你给我写印象记,保证比给你爸爸写的那篇得到的稿费要多!”我想得到一个轨道车,要是真能用稿费买上一个,那可太好了!
听奶奶说,我出生时,二姑在哈尔滨。她给奶奶打电话,说,要是生了男孩就立刻打电话告诉她,要是生了女孩就不用急着告诉她了,嗨,想不到二姑还是一个重男轻女的人。二姑还迷信,奶奶说,我出生时,天下着很大的雪,可我生下来后,雪就不下了。二姑跟家里人说,那不是雪,是银子!我的小名是奶奶给起的,叫乐乐;学名是二姑给起的。她说“迟”的意思是“晚和慢”,他就让我叫“迟亦达”,说是晚了慢了能到达就行。我非常喜欢这个名字,别人叫我迟亦达时,我就常常想起二姑。
我二姑中等个,爱梳披肩发,喜欢穿裙子,一笑唇边有两个小酒窝。她长了一副笑面孔,人人看了都喜欢。我常常听她笑。但她有时也很严肃,有一回爸爸妈妈带我去哈尔滨看眼睛(我的眉心宽,眼睛看上去好像是对眼,其实是假对眼),哈尔滨的儿童医院离二姑家不算远,可我从小长得胖,腿儿懒,出门就要打车。二姑说:“多近的路,不打车,走着走。”我心想,我是来看眼睛的,二姑一点都不心疼我,还让我走着走,真小气!现在想起来二姑并不是小气,她是让我从小就养成勤劳的好习惯。
1998年我上学了,我在离妈妈单位很近的第二小学上学。妈妈下班晚,我放学早,妈妈单位附近有很多做生意的小贩,我没事就和她们聊天。我问她们:“你们知道迟子建吗?”我想二姑是我们这里走出去的名人,她们应该知道。她们说:“迟子建啊,知道啊,她不是作家吗?”我很得意,我对她们说:“迟子建是我二姑!”她们就用惊异的眼神看我,都不相信。我对她们说:“这是真的!我长得可像二姑呢!”其实,我可不如二姑长得漂亮。我从小就以二姑为荣耀,因为这,大姑总生气。大姑说:“迟亦达,你怎么那么势利眼哪,看你大姑不是名人,你出门就老是提你二姑。你从小就在大姑家吃住,真没良心!”大姑这样说我的时候,我就不吱声了。我的老师发现我的作文和日记写得好,他们就说:迟亦达随他二姑,文采好。
二姑1998年在塔河安了家,我的二姑夫叫黄世君,人特好,我很喜欢他,他也喜欢我。因为二姑夫在塔河工作,二姑在这里的时间就多了起来。二姑家的房子在四楼,从她家楼上,能看到山和呼玛河。二姑喜欢山和河。二姑很勤快,把家里收拾得很干净。我二姑夫上班后,她就在家里写小说。晚上她和二姑夫爱去大姑家玩。可是去年春天,当草慢慢放芽、树也慢慢放绿的时候,我失去了我的二姑夫。全家人都哭了,我也哭了。大姑家的狗好像也知道我二姑夫出事了,狗一连好几天都不吃食,眼里还有泪。我们全家都希望我二姑能坚强些,她做到了。
2003年春节,二姑为了全家人,从哈尔滨赶回家过年。我知道二姑不喜欢回来,因为这里有她的心事,她会悲伤,可她回来了。她还像过去一样爱笑,每天下午,她都带着我和哥哥去雪地玩。我们在雪地上打雪仗,二姑还给我拍了很多照片。她喜欢雪地上的空气,总是说:“这空气多新鲜啊!”不过,她有时也骂人,有一回她在下坡时差点被冰雪滑倒,她就骂我和哥哥:“你们这俩小混蛋,也不知道来扶我!”二姑的生日在元宵节,她说她的生日合适,永远忘不了,爸爸给她订了蛋糕,大姑给她买了鲜花,晚上家人还放了好多焰火给她看,我们真羡慕二姑的生日。二姑那天喝多酒了,我听她第二天对奶奶说,她回到自己家后,连灯都没关,只脱下一只袜子就睡了。......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Tags:笑笑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