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摸着“疯狂的石头”过河


□ 刘一兵

  刘一兵
  男,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系主任,博士生导师。主讲课程有《电影剧作理论与技巧》、《电影剧本写作》、《电视剧写作》等等;创作影视剧本数十部,获得过华表奖之优秀剧本奖、电视剧飞天奖、夏衍文学奖之评委会奖、数字电影百合奖之最佳影片和最佳编剧奖等。
  在2006年的影坛,一部投资不过三百万、用高清摄像机拍摄的低成本电影跻身于投资上亿的大片之中,不仅获得了观众的青睐和同行的妒羡,还在与大片的票房争夺中获得了是自己投资十倍的回报。这部影片便是《疯狂的石头》。人们惊呼:这部影片打破了国产影片近年来的一条公认的定律:低成本电影无法通过电影院线赢利。当然,依然有人断言:《疯狂的石头》只是特例,不会成为规律和潮流。不管业界如何争论,我们可以看到的事实是,在惊羡之余,电影制作者们和投资人们开始暗中琢磨这部片子在中国电影市场取得成功的内在(剧作构成)和外在(宣传、发行、放映和观众心理)的原因。甚至立刻就有人找到一些编剧,明确地说:“请你为我们写一部像《疯狂的石头》那样的剧本。”这样的情况甚至使有些观众担心今后的创作会向当初卖呼啦圈一样,突然影院里就出现了大量的“疯狂的”、“半疯狂的”、“彻底疯狂的”、“石头”、“砖头”甚至“土块”!
  为什么那样多的低成本电影不能盈利,而惟独这部作品会一花独秀?有人说,恐怕是现代的电影观众心态所致,因为他们对正儿巴经的、主题过分沉重严肃的影片已经产生了腻烦的心理,期待用更轻松搞笑的影片来排遣自己在竞争日益激烈的今天,那种高度紧张的心理压力。也有人说,这部影片情节紧凑节奏紧张,更符合今天观众的心理节奏。然而人们忽略的是,最根本的原因在于,这部影片是迄今为止国产影片在商业类型电影中,遵从类型电影创作模式最像的一部作品。
  公正点评价,《疯狂的石头》如果与同类好莱坞影片相比,实在不算上乘之作。无论从情节铺排、结构技巧和场面构思诸多方面来看,充其量它只能算一部刚刚及格的商业片。
  首先来看它的情节:它显然遵从着所谓的“夺宝”模式。在这种模式中,敌对双方往往 为了争夺一个核心道具而发生剑拔弩张、你死我活的尖锐冲突。而那个被夺之宝在不同类型的商业电影中变幻无穷。例如,在功夫片中有可能是“剑谱”、“拳谱”;在战争片中有可能是“密码”甚至某座城池;在警匪片中往往是价值连城的钻石或者装有秘密的软件……总之,商业电影就像打篮球那样把球放在对立的两组人中间,看他们争夺并让观众期待着争夺的结局。这个道具在好莱坞电影圈子里有个大家都比较熟悉的术语:“麦格芬”(MacGuffin)。悬疑大师希区柯克告诉我们这个概念的来历和它在剧作中的作用。他说,其实这个“麦格芬”本身并不重要,说到底,它不过是一个让人物行动并产生冲突的道具。如果这个东西能够达到这个目的,对于那个剧本来说它便是一个选择得当的“麦格芬”了(《希区柯克与特吕弗对话录》,弗朗索瓦· 特吕弗著,世纪出版集团、上海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第106页)。他本人在自己的作品中就常常会利用这个“麦格芬”。例如,在《三十九级台阶》中的“麦格芬”是一个制造飞机的公式;而在《美人计》中,他把“麦格芬”定为铀。“麦格芬”实际上没什么玄机,重要的是人们争夺的过程要精彩。《疯狂的石头》在“麦格芬”的使用上应该说还是比较机智和充分的,图真获假,弄假成真,来来回回地开掘情节,作者下了大力气。不过,有些时候依然有生硬的感觉。
  从结构上看,这类影片的结构模式必然是严格的冲突律式的。影片往往在3分种之内便出现头一次冲突,而这时观众甚至还没搞清冲突的双方是谁。因为冲突早些开始会使观众自觉地期待着了解冲突的双方究竟是谁以及使他们产生冲突的原因。而大部分这类影片应该在10 分钟之内便将冲突的双方和冲突的缘由明确化,编剧技巧称此为“破题”。在“破题”的后面紧随着的便是一个又一个一波高过一波波澜状的冲突回合。在用图形表示的时候十分像桥的拱形桥洞,于是便有人称一个争斗的回合为一个“桥段”。《疯狂的石头》在结构模式方面依然是严格地按照商业类型电影“冲突律”的全部要领进行,绝对没有创新的意义。我们没有必要从结构模式创新的角度来要求商业片的创作,没有太多的创新对《疯狂的石头》来说,反而是赢得观众上座率的优点。如果说结构上有什么不足,那便是在使用传统的冲突律结构方法上还不够从容完美。例如,一部好的冲突律影片是需要有张弛节奏的。在每个冲突回合之间,情节会有一个相对松弛的段落,这是为了使后面那个冲突的波澜更加显得突兀。同时,这个情节平缓的段落往往用来抒情,写人物之间的感情戏。由于有了这些感情戏,一个商业化的作品会显得不那样急功近利。如此看来,《疯狂的石头》就显得情节缺少张弛,节奏缺少变化,感情段落不够,致使作品显得过分匆忙和游戏化了。
  在人物塑造方面,这部作品也采用了商业类型电影所必须遵从的,将人物处理为类型化人物的策略。大家知道,艺术电影往往要求作者要塑造出性格成分复杂的立体圆整的人物形象。那些人物往往性格层次复杂,观众不进行认真思考和分析便无法把握人物的心理。然而商业类型电影却恰恰不能这样处理人物,因为这样的原则会与普通观众的审美要求相悖。工作紧张劳累了一天的观众不愿意在影院里成为心理学家或人类学家。他们希望能够很快地把握住人物的基本性格特征。类型人物不能理解作模式化人物。所谓模式化人物是指,某类人物一再在不同电影作品中不断被复制的情况。例如,凡写部队题材就出现傻大黑粗的农村兵、调皮捣蛋的城市兵、作风鲁直但心地善良的连长和好妈妈一样耐心的指导员。而类型人物实际上指的是,人物的某一两个性格特征被编剧鲜明地强调和突出出来。例如曹操的奸雄、诸葛亮的料事如神、猛张飞的鲁直。就类型化人物而言,依然是作者一次次的创造。如果要求商业类型电影也要塑造出性格立体圆整的人物来,必然会占表现情节之故事性的笔墨,也必然影响观众审美的直觉快感,使影片在获得专家赞赏的同时失去广大的观众。《疯狂的石头》中所有的人物性格都不复杂,相反,作者努力地突出了他们身上的喜剧性特征,使人物性格十分鲜活可爱。例如那个从香港雇佣来的职业小偷,作者十分滑稽地突出了他性格中的信守职业道德的特点,令观众忍俊不禁。应该批评的不是这部影片在人物性格塑造上的类型化,相反,应该是它在类型化人物塑造上的不到位。影片的男主角也许应该更有某种突出的性格特征,现在看,多少有些朦胧。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