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准备离婚


□ 女 真

  老潘和李迎春正式搬到一起住之前,李迎春对他说过:以后老潘爱上别人,她会尊重他的选择。也就是说,老潘虽然跟李迎春组成了家庭,但随时可以离婚走人。
  这里面有点特殊的背景。李迎春农村出身,大学毕业以后分到机关工作,机关没有独身宿舍,给她在办公室临时支了一张床。办公室还算大,李迎春的床被办公橱柜挡在门后的一个角落,外面不知情的人,会以为那里是放办公用品的地方。一个女孩子住办公室,要多不方便有多不方便。算李迎春自己,七个人有钥匙,虽然下班以后办公室里只剩下李迎春一人,通常不会有人再来,但一个没结婚的女孩子刚到人生地不熟的单位,心里难免时刻吊吊着,总要做好随时有人进来的准备,下班以后也不敢穿家常的衣服,每天早晨更要早早起来——她在办公室住,打扫卫生的任务理所当然地落在她身上。扫地、擦灰、打水,是大学毕业生李迎春的早晨三部曲。
  但是李迎春没有怨言。农村出身的女孩子,凭自己的努力上了大学,每个月拿十八块钱的助学金,基本中没用家里搭钱,毕业了还给分配工作,她要有怨言,那是没良心。更何况,安排她住办公室的第一天,主任就跟她说了:“临时的,克服点儿。咱机关就这样好,都能分到房子。”
  主任没说诳话。李迎春在办公室住了不到一年,机关又下来一批房子,有人搬新房,倒出来的旧房子就可以给无房户或者面积不达标的职工。李迎春是干部身份,又属于无房户,加分上有优势,分房的时候排在中间靠前位置,处里老同志帮她算过,她有希望分到一套独单。没结婚就能分到房子,李迎春高兴,有一个自己的窝,她才算真正的城里人,以后老家来人就有地方投奔了。所以后来听说分房方案可能有变时,她就像十冬腊月被人当头浇了一盆凉水。据说,几个排在她后面分房不理想的老职工,联合起来去找分房委员会,以李迎春没有结婚为理由,想把她的分房资格往后挤。往后挤也能分到房,但不是独立单元了,可能会是两家合住的插间。再往悲观一点分析,也可能这次就真的分不到房了。处里有人同情李迎春,把这个消息透露给她,李迎春的失望就变成了气愤。有热心人给她出主意:去找领导。分房委员会的主任是管后勤的柴副局长,要找就找他。李迎春那时刚毕业,初生牛犊,让她找谁都敢,电话也没打一个,她就敲了柴局的门。到机关工作一年,李迎春还从来没进过柴局的办公室,第一次进来竟然是为了分房子的事。进了柴局的办公室,李迎春心里才感觉有点不安。好在柴局还算慈祥,听了她的倾诉,深表同情:“女孩子,住办公室是不方便,我也希望这次能给你解决。只不过房子有限,有些老同志走五七回来的,子女进入婚期,他们的困难也是实情。以前我们没给未婚的同志分过房子,你是头一个,所以才给了一些人理由。怎么办呢,咱们一起想想办法。有对象吗?你现在要是有了结婚证,我就好说话了。”
  柴局是“文革”前的老大学生,也是农村出身,对刚毕业分来的大学生李迎春有印象。这姑娘朴实、勤快,工作也认真,处里反映挺好。让一个没结婚的女孩子住办公室,万一出点什么事儿,在局里影响不好,对他这个管后勤的领导也不利,所以他才说了点拨李迎春的话。李迎春实诚,刚开始没反应过来,以为柴局是用话搪塞她。结婚是那么简单的事儿吗?倒是有热心人给她介绍对象,几个对象都是见了她的面就再没下文,李迎春心里明白怎么回事儿,也不再追问。李迎春知道自己长得没优势。她的身材粗壮,在农村老家可能不算什么,这种身材在老家还吃香呢,上山打柴、下田种地,没有强壮的体格行吗?可到城里就不行了,城里的女孩子一个赛一个苗条,杨柳细腰,婀娜多姿,而把李迎春显得五大三粗。身材不苗条,皮肤也粗糙,黑里透红的乡下底子,读了四年大学一点儿没见白,女孩子们互相交流往脸上抹什么合适的时候,李迎春总是一言不发,她知道自己参与这种话题是自取其辱。读大学时她的同学里有下过乡的老知青,还有结过婚的孩子妈妈,像她这种未婚的女孩子应该是香饽饽,但因为她的长相,竟然没有一个男孩子追求她。长得丑,李迎春认了,她对自己这辈子的婚姻也没抱什么幻想。所以,柴局提示她只要有结婚证就可能给她房子时,她的心里翻江倒海了一样。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么短的时间内让她拿出结婚证,不是跟尼姑要孩子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月报·原创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