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中国古典家具的“质”


□ 李敏秀


中国古典家具的“质”图片1
内容摘要 :本文论述了中国古典家具的“质”的内涵,探讨了影响家具质美的因素,并提出中国古典家具在质美的追求上独具特色是其民族形式的重要显现,是今天可以借鉴的优秀文化传统。
关键词:中国古典家具质质美

一、质的概念

要理解“质”这一概念,需将它与“文”并置探讨。“文”与“质”是中国特有的两个哲学与美学范畴,在西方词汇中很难找到对等的词。在中国艺术中,“质”与“文”是两个相互对立又互相依存的概念。“文”的内涵是一个由多层次构成的系统。主要可分为哲学层次、美学层次和文体层次。视觉艺术当中的“文”属美学层次,或称之以“形文”。形文主要指诉之于视觉的各种审美形式,构成形文的基本要素有色彩、线条、形体及其交错、组合的方式、规律。如果说“文”是表现事物之形的话,“质”就表现为事物之本。中国古代与“质”有关的词有“素”、“朴”等,它们用以表示事物的“真”。
在战国秦汉时期,“质”与“文”的概念曾被用于论说原始与文明的差别,文明与进化被描述为一个由“质”而“文”的过程。这种对文与质的理解与当时的奴隶制社会的礼教制度是一致的,因为只有人才能运用自己的想象进行艺术创造,这种创造经常能够改变事物的本来状态。在英文中有一个词可能与中国的“质”比较接近,这就是nature,我们一般理解为“本性”、“本质”,它还有“大自然”的意思,显然,大自然具有与人类所创造的人为环境相对的含意。
文与质往往成对出现,它们相互之间具有对立的含义。“文质彬彬”最初是孔子提出的对人性全面发展的要求,后来被作为一种美学追求广泛地运用到艺术上,指艺术形式(文)和艺术内容(质)的对立统一、艺术风格的两种基本形态——文华和质朴的对立统一。王羲之的书法就以“藏骨抱筋,含文包质”八个字作为审美标准。
文与质又随着时代的发展不断地增加或改变其内涵,然而针对视觉艺术的“质”与“文”也具有相对确定的外延。家具艺术作为物质文化同时又是视觉艺术的存在,既有物质材料本身的因素,如纹理、质感等,又有人们出于审美动机而留下的人为痕迹,如雕刻、涂饰等,我们估且将两者分别称为“质”与“文”。
为了不使讨论的范围扩大,这里只将“质”限于材料固有的质地、色彩和纹理,而将“文”限于人工装饰而形成的质地、色彩与图案。

二、中国古典家具的“质”

古代中国人曾对质与文的相互关系及其实际意义有所分析并且有所偏重,《礼记·礼器第十》 :“大圭不琢,美其质也。丹漆雕几之美,素车之乘,尊其朴也。”即大圭不雕琢花纹,以其质朴为美。平常乘用的车辆,都要涂上红色,刷上油漆并雕刻或镶嵌成各种图案,而祭祀所乘的车辆,却不加任何装饰,这是以质朴为尊,以无装饰为贵。凡是用于神灵的物品,都不能像人们日常所用的东西那样讲究装饰华丽,因为神灵和祖先都是重视质朴的。可以说,古代中国人是非常看重质素的,他们借祖先与神灵之名来强调这一点;而在现实生活中,他们又不排斥雕饰,因此在尊崇传统的中国文化发展进程中,最终能够达到质与文较为中和的境界。一般而言,道家重质而贬文,儒家则既重质亦重文,孔子有“绘事后素”之说,在美学层次上重素朴而不重浮艳,重本质而不重形式。但儒家在伦理层次上则更重视文的社会意义,将器物之“文”作为一种道德教化的介质,这在先秦时期的礼器中表现得尤为突出。后来,道家与儒家的艺术思想相互渗透交融,形成了以儒家为主流思想的艺术创作特点,艺术所表现的多是文与质的中和形态,虽然我们常说儒家重“文”,也仅仅是相对于道家而言的。
由于儒、道两家思想的互补,中国的视觉艺术向来注重质之美。对于质美的事物,中国人是取其美质,《礼记·礼器第十》:“……有以素为贵者。至敬无文。父党无容。大圭不琢。大羹不和……”。而对于质不美的事物,则加之以文从而使不美之质被美之文所饰,此为不得已而为之。艺术的至境当然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因此,《荀子·礼论》:“性者,本始材朴也;伪者,文理雕隆盛也。无性则伪之无所加,无伪则性不能自美。”本质好的,加以修整,便臻至佳境。而不施人为,本质之美就不得显露,可谓遗憾;反之,若本质不美,人力也就无所加,无须加了。
中国工艺思想重视工艺材料的自然品质,主张“理材”、“善度材”、“审曲面势”、“因材施艺”,要求“相物而赋形,范质而施采”。《考工记》提到:“天有时,地有利,材有美,工有巧,合此四者,然后可以为良”。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5年第0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