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心中的喀什噶尔哈丽黛·斯拉音维吾尔族)


□ 哈力甫·哈力克江(维吾尔族)译

  ◎哈丽黛·斯拉音(维吾尔族)

  ◎哈力甫·哈力克江(维吾尔族)译

  姑树卷

  一次地震,是我记忆里对喀什噶尔最早的印象。那大概是我三四岁的时候,我和刚学会走路的弟弟在我们家所在的枯树巷口玩。离这里不远住着我们的一个亲戚。他们家养了一只硕大,顶冠鲜红,羽毛如彩虹般漂亮的公鸡。前一次,我们和家人去这个亲戚家时看到过它。如果能用它的羽毛做个毽子,定会引人注目。我和弟弟看着大些的孩子在踢用漂亮的公鸡毛做的毽子,越看越觉得亲戚家的公鸡特别大,特别漂亮。我向弟弟许诺:我要用那个公鸡的羽毛,给他傲个毽子。弟弟对我深信不疑。我拉着弟弟的手,沿着路边去找那只公鸡。我们走了很久,这对我们来说是一次非常漫长的旅行。弟弟开始哭着要我抱起他,可我根本抱不动。就在那时,大地突然摇晃起来,我和弟弟倒在了地上。人们哭喊着四处乱跑。不远处一面墙坍塌了。我紧紧抓住弟弟的手,刚要站起来,大地又颤抖了。耳边传来大人们的叫喊声:离墙远点!走到马路中间去!我们连滚带爬的挪近了巷子中间。大地不动了´惊恐万分的人们都跑出屋子相互诉说着自己的经历。此时从家里跑出来的我们那个亲戚看见我和弟弟感到十分诧异,领着我们来到了他们家。一进到院子,我们就急着找那只大公鸡。上次我们来的时候,那只公鸡关在花圃旁的笼子里。现在笼子和公鸡都不见了。亲戚微笑着一边听着我们数不清的提问,一边带着我们顺着吱吱咯咯作响的楼梯爬到了房顶。一上房顶,我们眼前—片明亮。那只大公鸡原来在这里,它真的很高大,也很漂亮,浑身就像一团火,红绿蓝各色羽毛闪闪发亮。我们又高兴又害怕,围坐在鸡笼旁。亲戚见我们不肯下来,就拿着食物也来到了房顶。她把刚烤熟的馕分给我们说:“孩子们,—定坏了吧?”又给我们切了一个大西瓜,红透的沙瓤西瓜十分香甜,红色的瓜汁顺着我们的手滴了—地。

  亲戚们收拾餐布离开房顶后,我小心地把手伸进鸡笼。我刚要拽下一根公鸡羽毛,它立刻躲开,鸡笼也晃动了。我也害怕了。那公鸡个头比我弟弟的还高。可弟弟毕竟是男孩子。他一边在学公鸡打鸣,一边双手伸进鸡笼乱抓。突然,公鸡在他手背上狠狠叼了一口,弟弟吓得哭了起来。我一边给他擦眼泪,一边哄他别哭。就在这个时候,家里找我们的人到了。我们恋恋不舍地离开了亲戚家和那只大公鸡。

  原来刚地震的时候,家里人就发现我和弟弟不在了,吓得到处找。找遍了我们平时玩的地方,正焦急不安之际,有路人告诉他们说:有两个小孩朝那边去了。后来妈妈问我们地震时在哪里,如何去了亲戚家。我说:“我们是沿着路边走的。地震的时候路边的一堵墙倒下来差点砸到我们。我们跌倒了,但没受伤。”妈妈欣慰地说:“是要沿着路边走,但不能靠墙太近。”

  枯树巷就是我儿时的世界。我觉得它很宽也很长。巷口那座两扇门上吊着圆环的房子就是我们的家。离家不远处的街头是馕房,还有卖染成红色的熟鸡蛋和红枣以及土梨的小商贩。在远处便是热闹的河边集市了。大人.给我们零钱,我们就会跑到巷口花五分钱买个馕或一个鸡蛋吃。别的零食也很便宜。大人不允许我们走远。枯树巷就够我们玩儿的了。有谁想找人玩儿,就到巷子里大声喊:“白石头,黑石头,河里的青石头,谁想玩,赶紧出来喽!”于是家家户户的小孩便鱼贯而出。什么“白杨树,青杨树”“捡石子儿”“蒙眼猜”等游戏都有相应的儿歌为伴。斋月的时候,我们跟稍大些的孩子后面挨家挨户讨封斋礼。守夜日,大人们要整夜烧葫芦,讲故事守夜,我们也跟着他们不愿回家。逢年过节的时候大人们会带我们去节日广场玩游戏。我们玩得非常开心,希望下一个节日能早点到来。

  我们家屋外有一个狭长的过堂,不大的院子。院子由客厅、小过堂和起居室组成。房屋对面是夏天用的小厨房。小厨房旁边有一道台阶通向房顶。房顶的鸽笼里常常传来鸽子咕咕的呜叫声。客厅的壁炉边放着黄灿灿的工艺木箱子。壁龛摆放着各种瓷器。庭院里有几盆盛开的夹竹桃。堆满杂物的小库房在我眼里就像一座城堡,非常神秘。父母每天忙着工作。家里有一个名叫托胡提汗的保姆照看我们。她肤色白净,蓝眼睛,褐色的头发用树胶梳理得十分整洁。她很健谈,善良但很严厉。特别爱说顺口溜。也常给我们教绕口令之类的游戏。我们虽然不懂词义,但总是学说得十分开心。我比较喜欢摆弄洋娃娃,给洋娃娃做衣服。可我经常找不到针。于是我就用泥巴做成圆饼,背诵托胡提汗教我的口诀:“魔鬼,魔鬼快把针给我,你的圆饼在这里。”有时果然可以找回丢失的针。在我的眼里,客厅,壁炉的烟囱,箱子背后,壁龛,墙角,庭院,库房,到处都是小小的魔鬼。有时他们对我们很好,有时又欺负我们,偷藏我们的东西。

  我六岁的那年,我们离开了喀什噶尔。二十年后,当我重返这里时,我觉得枯树巷的确比喀什噶尔别的巷子宽大。虽然地处闹市,但依然安宁和温馨。可这里的房屋已和我儿时的大不相同了。大门变得黑暗,庭院变得狭小,房屋变得破旧,台阶摇摇欲坠……可是院子里依然鲜花盛开。年老的父亲坐在院子里的凉炕上翻阅着阿拉伯语、波斯语的旧书。

分享:
 
更多关于“我心中的喀什噶尔哈丽黛·斯拉音维吾尔族)”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