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软幽默”及无为而为


□ 海 迪

我可以感觉得到杨少衡在做小说《钓鱼过程》时的愉悦心情。那是一种对自己的肯定,一种自信。他发现做小说可以达到非常自如,非常自由,而且非常自在的境界。他一边在键盘上敲敲打打,一边在心里偷偷地笑。因为在此之前,他也许曾经有过,可并不是总是享有这种创作的愉悦。他特别没想到做小说会有如此美妙,如此轻松,如此娱乐的感觉,而且可以达到如此自我欣赏的境界。这种愉悦和轻松的感觉来自他的一种幽默潜质的发现和宣泄,而这种幽默特质的宣泄又使他进一步获得创作的愉悦。当然,这种满足自在的心态可以说,完全表现为一种大者无为的无为主义者情怀。
他写完了《钓鱼过程》,又写了《纳米布》,接着又写了《尼古丁》《金粉》和《林老板的枪》。今年的《小说月报》连续选载了他的三个中篇小说。所以我说你如果食欲正常,你不觉得那是三份很摆得上台面的美味蛋糕吗?
杨少衡的这一系列小说是在压缩得很短的时间里发表出来,而且接二连三,持续不断,让人有一种喷溅和奔腾的感觉。我说压缩得很短的时间,是说它不是长时间的有规律的运动。就好像一口井在压力泵的作用下出现井喷一样,我们把杨少衡的这种创作现象称作小说的“井喷”现象。
这时候他意识到,我们也感觉到,杨少衡好像正在经历他一生中真正的创作高峰期。
这种高峰状态可以是持续性的,也可以是间歇性的。而且很可能在作家的一生中,只能出现一次。杨少衡的这种创作的高峰状态是持续性的。而支持杨少衡的这种高峰状态正是他对自己幽默潜质的发现和发挥。
在小说《钓鱼过程》里,他写了一个有钓鱼喜好的陈姓副乡长,想把两个有吃鱼喜好的台商钓到本乡投资办厂,以扩大本乡投资项目,并图仕途上发展。我们知道,近几年鼓励招商引资的政策的执行,扩大投资基本上成了各地政府评功摆好的行当。谁知该副乡长并没把那两条鱼钓到手,自己反而差点被那两个骗子当鱼钓了。那两个台商是两骗子。他们冒称台商,高薪雇来一个美艳暗娼。娼妓从来就是供男人们床上使用的。那两骗子色诱一批乡镇长级的低级公务员与之行床上之事,并秘密录下录像进行讹诈,要价高达二十万。陈姓副乡长是因为多长了个心眼才没上当。
钓鱼者欲钓其鱼而差点反被鱼钓取。这整个故事就充满杨少衡式的幽默色彩了。
《金粉》里的马越为官直至县长。他是那种懂得把“金”贴在什么地方的人,也就是懂得把粉抹在哪里的人。他有一句名言:“人有时候就得把粉擦在屁股上。”粉当然得擦在脸上,可必要时也可以擦在屁股上。马越担当县长时,正逢人们大讲为官政绩的时候。讲政绩当然是好事,可政绩哪有那么好搞,结果政绩就被很多人弄成了摆谱。该县有一条臭水河,实际上是该县县城十数万人生活和工业污水的排污道,功能有如人体的“大肠”。因严重的污染,人们怨声载道。还好那河地处城西,是县城的末端。人体“大肠”连着的也就是“屁股”了。为了改造那条河,马越不是从根本上解决污水污染问题,而是于河的上游和下游各建了两道河坝,把河水拦截起来。蓄水成为人工湖,将污染水道淹没,同时堂而皇之建成了一座水上公园。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