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中国医疗改革向何处去


中国医疗改革向何处去

连续几年的全国“两会”上。看病难看病责成为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热议和呼声最高的话题之一。“小病拖,大病挨,要死才往医院抬。”“救护车一响,半头牛白养;住上一次院,全年活白干。”“脱贫三五年,一病回从前。”“小康小康,一场大病全泡汤。”……这些来自普通百姓的顺口溜。真实,形象而又生动地表达着他们对疾病的无奈和恐惧,也诉说着他们对普通老百姓对当今医疗现状的不满和怨愤!
本刊2006年陆续发表的报告文学《天使在作战》(朱晓军著,载第6期)、《医患之间的战争》(司雪著,载第7期)和《有什么,别有病——中国农村医疗现状调查》(曾德强著,载第11期),意在与广大读者共同探讨这样一些问题:当今中国老百姓看病到底有多难?当今中国医疗问题的症结到底何在?医治老百姓看病难看病贵和无钱看病的良方到底在哪里?围绕这些问题,本刊从今年第1期起。每期将开辟专版展开“中国医疗改革向何处去”的问题大讨论。您亲身经历或感受到现阶段看病难看病贵甚至无钱看病的痛苦吗?您担心您或您的家人有朝一日会遭受同样的痛苦吗?那么恳请您拿起笔吧。请您将切身的经历和感受或所见所闻所思所想乃至内心深深的担忧写出来吧。您也可以谈谈您对中国医疗改革的真实看法与建议。文章不要求面面俱到。只要求从某一角度切入。写出自己的真情实感,或生动或犀利,或感性或理性,或猛烈抨击或善意建议。字数在2000字左右为宜。来稿请寄:100031北京前门西大街97号《北京文学》(精彩阅读)编辑部收。请在信封左下角注明“医疗改革讨论”字样。我们将陆续选登各界读者的优秀来稿并即付稿酬。敬请关注,欢迎您踊跃稿。

——本刊编辑部
“看病贵,看病难”现象不但戕害民生,更成为附在国家肌体上的一个毒瘤。健康是一个衡量国家发展的指标,可我们老百姓看不起病了。如果我们的健康没有保证,那么发展经济的意义究竟有多大?

而今迈步从头越
慕立峰

1990年,在巴西召开的一次国际会议最后形成《巴西宣言》,宣言提出到2000年“人人享有卫生保健”。当时国务院总理李鹏在宣言上签了字,承诺2000年“人人享有初级卫生保健”。可时至今日,15年过去了,看病贵,看病难仍然困扰着下至老百姓,上至高层。现在看来,我们离这个目标还很远,雄关漫道,任重而道远。
当宋祖英一曲《今天是个好日子》唱红大江南北,长城内外的时候,老百姓为孩子交不起学费,看不起病而奔波着、挣扎着,他们能感到今天是个好日子吗?当一个完整的社会被人为地切分为农村和城市之后,二者就未能站到同一发展的水平线上。其结果使我们国家已经进入世界上收入分配很不平等的国家行列,基尼系数超过国际警戒线。在我国社会中20%的人拥有整个社会80%的财富,而另外80%的人只拥有20%的财富。利益格局严重失衡,致农民利益严重受损。就医疗卫生而言,目前我国医疗资源80%在城市,20%在农村。当富人在寻找长生不老的灵丹妙药,吃的是黄金宴的时候,老百姓却为看病难,看病贵而四处奔波着。家有考生使你家徒四壁,家有病人的四壁漏风,多么形象的比喻啊。到目前为止,中国尚未在全国建立起一个公民负担得起的高质量医疗服务体系。“看病贵,看病难”现象不但戕害民生,更成为附在国家肌体上的一个毒瘤。健康是一个衡量国,家发展的指标,可我们老百姓看不起病了。如果我们的健康没有保证,那么发展经济的意义究竟有多大?
世界著名穷人经济学家舒尔茨认为,因为发展中国家存在着对农业部门的歧视,而我国延续了城乡二元化结构,更是农民脱贫的障碍,政治、经济、教育、卫生各方面平等权利的缺失,使农民得不到公正的待遇。这是我们国家贫困人口主要集中在农村的原因所在。根据国际上每人每日支出不足一美元即为贫困人口的标准,我国十分之一人口处于国际贫困线以下,在我国13亿多人口的国家,是一个不小的数字。解决贫困成了新一届政府的决心,我们迫切需要一个穷人经济学家,不缺乏那些夸夸其谈的政治学家。健康作为生命之本,对于贫富贵贱其宝贵是一样的。对于教育、医疗这样公益性极大的事业,政府应该是有责任的。1990年联合国计划开发暑对各成员国的评价指标,由单一的经济指标改为健康寿命,受教育程度和经济三个指标。这标志着人们的认识已发展到一个新的时代,人们的健康已不是一个人的事了,已经成为一个衡量国家经济发展的指标,解决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迫在眉睫。
根据世界银行估算,我国各类与健康相关服务设施覆盖率仅为21%,而世界低收入国家平均为50%。在世界卫生组织对其191个成员国的卫生体系绩效的评估排序中,我国居144位,其中“用于卫生体系的财务负担在国民中分布状况”指标一项,名列180位,卫生保健的公平性排列为188位,几近尾数,其中,公共卫生人均支出比非洲最穷国家还低50%。数字是残酷的,那么“看病难,难在哪里?看病贵,贵到何种程度”?且看:目前农村大多数乡镇卫生院和村卫生所基本瘫痪。几间破烂房子,六七十年代简陋的医疗设备,缺医少药,医疗条件之差令人难以置信,农民有病无法医治,无怪乎非典时期各级领导担心害怕的事是非典疫情在农村出现。而大医院排队几天挂不上号,取不上药,门庭若市,而现在花费几百元看感冒是非常普通的事。国家统计局数字表明:2004年度卫生部门所属医院的人均门诊医疗费用为117,7元,人均住院费为4283,7元,个人年均医疗费用由1980年的14,51元上涨到2004年的512,5元,增加了三十多倍。由于经济原因,我国现在48,9%的群众有病不敢上医院治疗,农民应住院而没有住院的比例从1998年的65,7%上升到2000年的75,4%,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农民占全部贫困农民的比例上升到33,4%。在西部地区,62,0%的患者因为没有钱应治疗而没有治疗,75,1%的患者没有治愈疾病提前出院,因看不起病,住不起院,因病在家中死亡的人数估计在60%~80%,出现了小病等,大病拖,重病等死的悲惨局面。医疗费用增速已经超过了人均收入的增长。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