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的世界没有冰雪


  

  1

  阿布是我所认识的人中唯一一个可以贩卖回忆,靠回忆过日子的人。初遇他是在欧洲的一个小镇上。他是我在那个寒冷小镇上遇到的唯一一张亚洲面孔。那时的他正蹲在一块大冰块前,确切说是半跪着。手中拿着刻刀和小榔头,神情专注地在敲打着。

  “Are you Chinese?”我有些迟疑地靠近他问。

  他抬起头狐疑地打量了我一番:“你怎么不问我是不是日本人或者韩国人?”

  “真的是中国人!”我喜出望外,惊讶不已。在这个偏僻的小镇上能遇到中国人,对我来说比收到任何贵重礼物还要开心。

  “你叫什么名字?你来这多久了?”

  “你是干嘛的?学生吗?还是工作的?”

  “你是中国哪里的?我是南方人。我是来这儿的交换生。”

  他的出现让我激动得有些失态。一连串的问题脱口而出,他却一个宇都没有回答。我意识到自己太过聒噪,识相地禁了声。我裹紧自己的绿色风衣,蹲在他旁边,看着他专注地雕刻。

  许是见我不再聒噪,他终于开口:‘你可以叫我阿布,我在雕刻记忆,我不介意你留在这里,但请你保持安静。”

  那时候我就觉得阿布是个特别的男人。他的脸和这个小镇的气候一样寒冷,表情里看不出一丝和善的温度。他冷漠的脸在雕刻的时候却异常专注。也许,我正是被那样的他所吸引。

  2

  一直很想问记忆要怎么雕刻,是什么样的记忆让他如此念念不忘,耿耿于怀。但因为他让我保持安静,所以几度欲问出口,却又几度收回。直到同学找到我,将我带走,阿布都没有再抬头看我一眼。

  我想了解的这个人,除了知道他叫阿布,其余一无所知。

  我和舍友巴拉嘟违反学校规定偷偷收养了一只流浪猫。上次遇到阿布,是在学校不远处的一个空地。有点像停车场,很宽敞,但是却一辆车都没有,只有一地的冰块。所以,我总想着,是否能再次碰见他。如我所料,阿布依然在那。这一次所雕的冰块已然不是上一次那块。我不知道他的那些回忆雕好之后,被存放在哪里。也不知道他为什么总是在这里,雕着各种各样的冰。更不知道他做这一切的意义在哪里。对于阿布,我有着十分的好奇心。可是我知道阿布不喜欢被打扰。所以这一次我如同上次一样,静静地蹲在他身旁。我看着他将一大块冰块,渐渐磨出火车头的形状。

  眼看快到自习课时间,我站起身准备离开。整个过程中阿布总共就看了我一眼,没有对话。

  “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就一个!这是你的工作吗?”

  “嗯!”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伴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伴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