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两代作家各有所长


□ 张克良

  80后作家与传统文坛势不两立,恐怕是偏见所致。老作家应支持新作家,而新作家要从老作家的作品中学到更多更好的东西。
  
  读了今年第三期《北京文学》“文化观察”栏的两篇文章,了解到今日文坛有新老作家之争。老作家(包括中年以上的)的作品,笔者读得较多。鲁迅、巴金、茅盾等老一辈的作品是在鞭挞旧时代,要唤醒人们起来革命,开创一个新社会。1980年前的作家如贾平凹、霍达、池莉等当然是以歌颂新时代为主,对一些反面事物给以揭露批判。作家被誉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应该是以关心民瘼,开启民智为己任。在这一方面传统文坛作家有一定优势。不可否认,人们对于客观事物的认识历时越长就越深刻越丰富,经过战争的人写起战争来如身临其境,经过“文革”的人写起“文革”来也会使人悲愤剧痛,而没有那个经历去写那个时代的事只能从参考资料中寻求片断,只能根据想象,就难免写得不真实或公式化。
  比较年轻的作家,尤其80后,很多事情未经历,也未到那个环境中体验过,要写什么人像什么人就难了。像鲁迅写的孔乙己,赵树理写的三仙姑、李有才等,80后作家肯定写不好,因为这种人现在社会已不多见。
  对80后作家,首先肯定他们是有天才的、勤奋的、成功的,韩寒到2006年已出版11本作品。可惜笔者只读了他的《长安乱》一书,读了之后觉得并无特别之处。书中写少林武当两派争天下当盟主,先是少林被武当血洗,死了一千多人,以后是“我”(书中主角)和一个叫喜乐的姑娘为少林报仇并寻找其师父,“我”又在某一地方杀了武当40余人,后又打擂台当了盟主。而武当的万永又绑架了喜乐逼“我”让出盟主以交换喜乐,“我”想和喜乐过安稳日子就答应了,后来喜乐生孩子死了。这些能说明什么呢?可以认为“我”除暴安良伸张正义,让出盟主是淡泊名利。《长安乱》文笔一般,并不优美,而且还有不少错误。长安作为首都最晚也在唐朝,而书中表示时间用“一礼拜”,表示高度用“米”,表示重量用“克”,更有甚者师父居然说了一句:“你是THE ONE,你是救世主。”显然不符合历史。
  至于郭敬明,近日读了新版的《幻城》,文笔不错、语言优美,但觉得内容并不怎样,作者发挥大胆想象,比《西游记》《封神演义》还要神话。作者想出一个幻雪帝国,人物是一些幻术师、占星师、巫师,用冰剑、魔法等手段打打杀杀,洋洋20多万字并无什么精彩故事,最后作者所代表的冰族被火族打败了。这样一本书不知要告诉读者什么。神话,无论中国的还是外国的,都要告诉人们一个道理——正义战胜邪恶。但从这本书中看不出。
  80后作家之所以能成功,首先归功于改革开放的新时代,再者适合青少年口味,如同打游戏,许多人乐此不疲。由于现在是市场经济时代,出版社也是什么能赚钱出什么。80后作家应有自知之明,在20多岁成名的作家古今中外多的是,茅盾、巴金也是20多岁就出了名的。他们在当时是革命的鼓动者,向黑暗的旧时代宣战,不是80后可比的。至于发行量,许多老作家的作品不少人家里早就藏有,子孙都可阅读,不一定再买,而新作家的作品当然要买的,所以发行量就大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