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们都是“天上人”


□ 裴 蓓

到客厅,找他的药。

他在沙发边蹲下,用手到沙发底下去探。沙发离地面只有一个不大缝,尽管都市的手臂很细,但沙发和地面依然把他的手臂挤压得有些痛。他摸索半天也没摸索到,只好把两脚叉开,趴到地上,头挨着地,往里瞅,他看到那药瓶,伸手够了很多次才抓住了药瓶。那种感觉真是奇怪!都市在抓到了药瓶的刹那,心里骤然踏实了,就像在水里挣扎的人抓住了浮板,魂飞魄散的人抓住了“符咒”,或者是,欲火中烧的男人抓住了心仪的女人。女人是毒药!真的。

就在都市撅起屁股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心心开门出来。心心一眼就看到了都市撅得很高的骨头突出的屁股,大笑。这一笑,把都市吓得差点儿重新跌到地上。

心心笑得捂住肚子,说:“你太有意思!太有意思了!”

都市狼狈地站起来,说:“你不是不出来的吗?”

心心说:“你这么折腾,还让不让人睡啊?”

都市说:“嘿,你不是说我跳脱衣舞、裸奔都没关系的吗?我现在总比跳脱衣舞裸奔更安静吧?”

“你从地上捡什么?让我看看是什么东西。”心心嚷着,就要从都市手中抢那个药瓶。都市一边躲闪一边把药瓶抓得紧紧的。心心说:“我知道,那是白粉。对不对?”

都市很受辱,生气地说:“你才吃白粉呢!”

“那,不是白粉,你藏掖什么?”心心一把夺过药瓶,看了看,摇了摇,“哦,不就安眠药吗?这剂量绝对没有生命危险。我又没怀疑你自杀,你紧张什么?不就睡不着,抑郁症吗?”

心心说“抑郁症”三个字轻描淡写的,可这三个字却像尖刀插在都市的心口上。都市几乎是狂怒地伸手就要抽心心两个嘴巴子。可手刚伸到一半,又停住了。心心那红口白牙灿烂的青春笑脸让都市实在抽不下去。

心心躲闪着都市的手臂,很无辜很害怕地说:“你干吗?你手伸那么高干吗?这深更半夜、孤男寡女的,你什么意思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月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