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们都是“天上人”


□ 裴 蓓

到客厅,找他的药。

他在沙发边蹲下,用手到沙发底下去探。沙发离地面只有一个不大缝,尽管都市的手臂很细,但沙发和地面依然把他的手臂挤压得有些痛。他摸索半天也没摸索到,只好把两脚叉开,趴到地上,头挨着地,往里瞅,他看到那药瓶,伸手够了很多次才抓住了药瓶。那种感觉真是奇怪!都市在抓到了药瓶的刹那,心里骤然踏实了,就像在水里挣扎的人抓住了浮板,魂飞魄散的人抓住了“符咒”,或者是,欲火中烧的男人抓住了心仪的女人。女人是毒药!真的。

就在都市撅起屁股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心心开门出来。心心一眼就看到了都市撅得很高的骨头突出的屁股,大笑。这一笑,把都市吓得差点儿重新跌到地上。

心心笑得捂住肚子,说:“你太有意思!太有意思了!”

都市狼狈地站起来,说:“你不是不出来的吗?”

心心说:“你这么折腾,还让不让人睡啊?”

都市说:“嘿,你不是说我跳脱衣舞、裸奔都没关系的吗?我现在总比跳脱衣舞裸奔更安静吧?”

“你从地上捡什么?让我看看是什么东西。”心心嚷着,就要从都市手中抢那个药瓶。都市一边躲闪一边把药瓶抓得紧紧的。心心说:“我知道,那是白粉。对不对?”

都市很受辱,生气地说:“你才吃白粉呢!”

“那,不是白粉,你藏掖什么?”心心一把夺过药瓶,看了看,摇了摇,“哦,不就安眠药吗?这剂量绝对没有生命危险。我又没怀疑你自杀,你紧张什么?不就睡不着,抑郁症吗?”

心心说“抑郁症”三个字轻描淡写的,可这三个字却像尖刀插在都市的心口上。都市几乎是狂怒地伸手就要抽心心两个嘴巴子。可手刚伸到一半,又停住了。心心那红口白牙灿烂的青春笑脸让都市实在抽不下去。

心心躲闪着都市的手臂,很无辜很害怕地说:“你干吗?你手伸那么高干吗?这深更半夜、孤男寡女的,你什么意思呀?”

都市放下手臂,哭笑不得地说:“你还知道孤男寡女啊?知道就赶快进去,锁好门。”

心心便迈着猫步进了门,一关上门,就立即打李子蕾的电话,小声说:“姐,这人有意思极了。好玩,真好玩!”还没等李子蕾回答,心心就挂了电话,一个人蒙着嘴笑,笑得腰都弯下了。

吃了药,折腾到半夜两点钟,都市才昏然睡去。

 

 

都市不知道,他折腾的大半夜里,李子蕾根本就没睡。

心心走后,李子蕾没进家门,一直坐在别墅区湖边的石凳上。对面是李子蕾的家。这栋北欧风格的别墅,安静地矗立在昏黄的夜里,窗户里没有一丝灯光,只是路灯有气无力地照着。小时候,老家那一排排职工宿舍,每家每户都挂着灯泡,夏天,大家把竹床放到过道上乘凉,家家都很多孩子,真是热闹!厂长爸爸整天穿着有破洞的背心和大家谈天说地,妈妈不怎么说话,只是忙着在灯泡下缝补洗衣。那时,灯泡光秃秃地吊在半空,灯光毫无遮挡地向四周散射。不像现在,连路灯都被有机玻璃包装得奇形怪状的,灯光从奇形怪状的玻璃里发出来,使得树木花草的阴影都显得隐晦暧昧。

丈夫周京回来的时候,差不多十二点。他每天都这样,挺准时。那辆超豪华奔驰开着刺眼的大灯驶进了车库,李子蕾没有起身。不一会儿,家里的窗户上有了灯光,那款从意大利空运来的吊灯一直很让周京得意。周京的电话打过来,问她在哪儿。李子蕾说,和心心在一起,没开车。周京说,那你早点儿回来啊,要不要接你?李子蕾说,不用。周京的声音体贴温柔,周京在她面前从来都体贴温柔,不明底细的人会认为她找了世界上最好的丈夫。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