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哭泣的箱子


□ 钟晶晶

哭泣的箱子
钟晶晶

  1
  
  她瘦小的身材和这箱子不成比例。这箱子,高度已经超过了她的腰际,尼龙质地,油渍斑驳,被塞得鼓鼓囊囊,有一种暧昧的似黑似红的颜色。样式很老,没有拉杆也没有可助行走的轮子,唯有一组结实的带钥匙孔的金属锁具,一柄破损的把手。她是怎样把这巨大的箱子带进这有着很多级台阶、非常拥挤的候车室的?这是一个问题,却不是我能回答的问题。因为在这篇小说开始的时候,这箱子,还有这女孩,就已经在候车室里了。
  这女孩和她的箱子,就这样耸立在我们故事的开头,让我们无法回避。
  此刻,我看见这女孩正站在火车站的候车室中,身边立着这只巨大的,十分沉重的箱子。箱子里的内容不详。除了这箱子,女孩没有别的行李。女孩湿漉漉的刘海成一抹弯弧贴在晒黑的额头上,汗湿的衣服在脊背上形成三片椭圆形的暗影,两片横的是肩胛,一片竖的是脊柱。汗水是有气味的,所有经过的人都会不由自主地回避,回避了,再回头看看她——这个湿漉漉的女孩和她的箱子。
  已是傍晚,光线暗淡,空气浑浊如深水。广播里某个永远不变的半催眠的声音告诉人们,因为某路段出现了塌方,某几趟列车晚点。女孩心不在焉。她的目光焦虑,又带着恍惚。她那焦虑恍惚的目光在搜寻着什么。
  一个男人出现了。一个面孔被太阳和风尘刻镂出道道沟渠的男人,内眼角藏着隐约的眼屎,满是尘土的头发被油垢腻住了,一绺绺东倒西歪,星星点点的草屑和头皮屑掺杂在里面。一边肩膀搭着咸鱼一样的黑毛巾,另一边担着根长长的空扁担,扁担两头空着的挂钩在游手好闲地晃来晃去。他精瘦而结实,步伐很大,刚刚从站台入口处出来。女孩立即盯紧了他。女孩的目光刹那间变得激动和紧张。男人和其他人一样绕过她和箱子,可以肯定,他不认识这女孩,在她张口对他说话之前,他和我们这个故事并无任何牵连。
  女孩说话了。她是对这男人说的。她说:先生,你能给我帮个忙吗?
  男人是在女孩叫第二声的时候才站住的。他先是四下回顾,确定了女孩是在叫他时才转过脸。他的表情有些窘迫。女孩的那声“先生”让他吃了一惊。没有人这样称呼他。在这座陌生的城市,无论男人和女人,老人或孩子,没有一个人这样叫过他。他停下来,打量女孩。女孩大概二十岁,也许还不到。抹过发蜡的长发一缕缕披在肩上,裹得紧紧的牛仔裤和尖头高跟鞋满是尘土。牛仔裤的裤脚和大腿内侧已经磨损,翘着长长尖头伸出去的皮鞋让他想到了扑克牌中的小丑。那过于紧绷的红色上衣裹着圆圆的胸脯,下摆处欲藏又露的小肚脐窝儿像一只眼睛,对着他闪闪烁烁。女孩正冲着他微笑。廉价的绿玻璃大耳环晃动着,涂得鲜红欲滴的嘴唇分明在向他暗示着什么。除了颧骨上有两粒小雀斑,女孩生得不算难看。女孩问:
  先生,你能帮我把这箱子抬上车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