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木朗镇


□ 陈宗光

木朗镇
陈宗光

  一
  
  横处村很小,十来户人家挨在山坡地上,紧凑得像个蜂窝。站在村口看山下的木朗镇,房子灰乎乎的,如山羊刚拉下来的屎粒。
  民国二十四年的夏天,对木朗镇的人来说,热得有点过早。三伏未到,从福建那边闹过来的红军热浪已使不少人坐卧不安了。
  西天的红霞已经艳了几天。那天晚上,朱家大屋的二房水蜜桃,数了几回天上的星星,本来已经脱衣睡下了,感到闷热不好受,便围着个红肚兜,端个小椅子,又坐到天井乘凉。正感叹自己命苦,就觉得有什么不对劲,还未等她反应过来,一条大大的黑布袋,便从她的头上套了下来。接着,一个好大劲的男人,像摆弄一只小猫般地轻轻一甩,就把她甩到背上,飞似地出了大屋。
  水蜜桃差点被吓死过去,想喊,喉咙里居然出不了声。谁敢有这个包天的胆呢,竟以这种方式劫持朱成龙的小老婆?她那娇小的身段匍匐在男人的肩背上,一动也不敢动。随着男人赶路的脚步,一对饱满的奶子一耸一耸地弹跳出了节奏,心房的战栗渐渐销蚀了恐惧,她体验到了作为女人还从未经历过的刺激。
  这种刺激终于有了一个休止符,她意识到男人的脚步停下来了,接着听到一扇木板门被踢得嘎吱一声响,就明白自己被甩稻草人似的甩到一张床上了。感觉告诉她,床是“工”字形扁担床,两头架子,中间串一条杠,铺几块木板,草席下面垫了一层厚厚的干稻草,浙西南山区的贫苦人家都睡这种床,她未来到朱家大屋前也睡这种床。身上的黑布袋被卸去了,水蜜桃折腾了一阵筋骨,才勉强把身子坐起来。门又被吱嘎一声关上,屋子里的灯篓上亮起了松明灯,刹那,有点呛人的松香味弥漫了一屋子。
  水蜜桃用手背揉了揉眼,才适应了屋里的光线。她看见,面前站着的是一个三十来岁的黑皮后生,那比牛还壮的前胸后背上,鼓凸出的一砣砣肌肉,简直就是木朗河河滩上的鹅卵石。她发觉,后生双眼一眨不眨地正在欣赏她。
  正是这种欣赏的目光解除了水蜜桃的恐惧。她试探着说,我认得你!
  后生憨憨地笑了笑。笑得水蜜桃不自在起来。她强调说,真的,我不骗你,我早就认得你了,你就是那个贼,老飘。
  后生又笑了笑,算是默认。
  人们都传说老飘这贼一身好武艺,专偷财主不偷穷人,胆特大,没有他不敢做的事。水蜜桃想,看来贼与贼也是不一样的。便说,我想问一下你,你再贼心贼胆,怎么敢偷我?说完,便张着一双黑葡萄似的眼睛盯着后生看。松明灯下,她看到老飘笑得更厉害了,而且带了一种从胸腔里共鸣出来的、让女人听了特别舒服的声音。这让水蜜桃无法不想起第一次见到这个男人时的情景。
  那时,十六岁的她已经成熟得如水蜜桃般可心诱人了,红扑扑的脸蛋水灵鲜嫩得要滴出甜汁来,招引得方圆十里八乡的人们故意忘了她的本名,干脆就直呼水蜜桃了。她家离木朗镇六十里,在一个老林子边上,靠着老爸起早摸黑的努力,十数年光景,居然沿山坡开出了好几亩水田。当地俗话说,犁耖耙拉,靠牛当家。家中有牛,这已经是水蜜桃老爸做了许多年的美梦了。水蜜桃已经记不得自己多少年来,多少次跟在老爸屁股后面,颠儿颠儿地到木朗镇的牛市上去了。牛市上的牛当然很多,但也就是过过眼瘾而已,因为她家实在没有买回一头耕牛的实力。最后,水蜜桃的老爸放出话来说,谁有能耐往他新盖的牛栏里赶进一头黄牯,谁就有资格把水蜜桃娶走。结果,朱家大屋就给那个新盖的牛栏里牵进了一头黄牛,而且是母的,还带了崽。就这么简单,从此,水蜜桃就做了朱成龙的二奶。水蜜桃是当二奶前的最后—次在牛市上认识老飘的。当时,她跟在老爸后面正往前走,猛觉得被一堵墙挡住了,抬头一看,才发现一个牛高马大的后生正对着她憨笑,她几乎是被吓了一跳,很不自然地勉强回了一个夹生的笑,就赶紧跑到老爸身边去了。直到走出很远了,她发现那后生还在看着她笑!老爸悄悄告诉她,那后生有一身飞檐走壁的功夫,是个百里闻名的贼,但人不坏,就是穷点。她问老爸,贼还有不坏的?于是,老爸就给她说了一件事。说是有一年过年,横处村人穷得锅里不见一点油腥,老飘说,我去弄点肉来吧!天黑前他出发了,天亮时他回来了,村里人见他背回来了一头猪,那猪的嘴巴和四蹄被麻绳捆着,足有两百斤。老飘说,大家杀了每家分几斤吧!过了年一个多月后,才传来消息说,五十里外的张姓财主家,大年前一天,猪栏里一头两百来斤重的肥猪突然没了。水蜜桃想,这个老飘还真有点像古代的好汉,不过,他拦我路,到底是想做什么?难道也想把我当猪背回去过年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