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维特根斯坦的分析美学概观


□ 刘悦笛

  摘要:维特根斯坦作为20世纪分析美学史上最重要的哲学家,其美学思想越来越显示出丰富的涵义。维特根斯坦的美学思想包括五个方面:论“美学”与其概念的使用;论“生活形式”及其文化语境;论“语言游戏”、“家族相似”及开放的概念;论“看见”与“看似”的视觉之分;“日常生活美学”的内在取向等。
  关键词:维特根斯坦;生活形式;语言游戏;视觉美学;生活美学
  中图分类号:1383-0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0438-0460(2007)06-0049-07
  
  在整个20世纪的分析美学史中,最重要的分析美学家无疑就是路德维希·维特根斯坦(LudwigWittgemtein)。他的美学思想的厚度和广度,随着对其研究的深入逐渐被挖掘出来。从国内的研究现状来看,哲学界更多地关注于维特根斯坦从《逻辑哲学论》到《哲学研究》的哲学思想,而相对冷落了对他美学思想的考究;美学界由于把传统的德法意为主导的“大陆美学”奉为经典,而相对忽视了以维特根斯坦为代表的分析美学的巨大贡献。若从当代学术的视野出发,维特根斯坦的美学建树可以概括为以下五个方面。
  
  一、论“美学”与其概念的使用
  
  面对作为学科的美学,维特根斯坦曾直言,“这个题目(美学)太大了,据我所知它完全被误解了。诸如‘美的’这个词,如果你看看它所出现的那些句子的语言形式(the linguistic form),那么,它的用法较之其他的词更容易引起误解。‘美的’[和‘好的’——R]是个形容词,所以你要说:‘这有某一种特性,也就是美的。’”这样,维特根斯坦就轻易地把美学的问题转化为语言的问题,特别是语言使用的问题。在他于1938年到1946年的《美学演讲录》里面表述出的这种基本思想取向,与其晚期“意义即用法”的语用转向是保持一致的。
  从表面上看,维特根斯坦对于美学学科采取了一种“取消主义”的态度。他自己就明确地认定,当人们谈论一种“美学科学”(science of aesthetics)的时候,其立即想到的是,美学究竟意指什么?如果美学是告诉我们“什么是美”的科学,那么“美学”就语词而论变得非常荒谬可笑。然而,不能就此认定维特根斯坦拒绝美学,他反对的是传统美学理解美学的方式,比如美学从属于心理学分支的传统观念。因为“审美问题与心理学实验毫不相干,它们以完全不同的方式被解答”。
  显然,维特根斯坦内心的美学问题,首先要直面的是,诸如“美的”这些语汇在日常生活中究竟是如何被使用的。“显而易见,在真实生活(real life)中,当审美判断(aesthetic judgements)被作出,诸如‘美的’、‘好的’等等这些审美形容词(aesthetic adjectives)几乎起不了什么作用。这些形容词在音乐评论中被使用吗?你会说:‘看这个过渡。’或[里斯]‘这小节不协调’。抑或你在诗歌评论中会说:[泰勒]‘他对想象的运用很准确。’这里你所用的语词更接近于‘对的’和‘正确’(正如这些词在日常说话中所用的那样)。而不是‘美的’和‘可爱的’。”LH3其重要启示便是,美学的研究,不能再如德国唯心主义哲学那般玄思,也不能再如心理学派那样诉诸于实验,而是要切实地深究美学的诸种概念在日常语用里面究竟是如何被运用的。如此说来,维特根斯坦的美学居然具有了一种实用操作化的取向,其中重要的就是审美语词是如何被用的,在具体的语境里面是如何被现实化的。这才是美学真正要实施的工作,亦即美学也要实现一种至关重要的“语言学转向”。
  在此,维特根斯坦对早期分析美学的巨大影响便显现出来:美学研究的首要任务就是对美学的概念进行澄清。按照这一基本路数进行研究的美学家包括莫里斯·韦兹(Morris Weitz)、弗兰克‘西布利(Frank Sibley)和威廉·肯尼克(William Kennick)等。韦兹曾在1956年的美国《美学与艺术批评杂志》发表了著名的《美学中的理论角色》(The Role of Theory in Aesthetics),论述了分析的理论对于美学建构的重要价值:由于艺术没有必要和充分的属性,也没有一种艺术理论能举出这样的属性,所以“艺术是什么”在逻辑上是不可能的。西布利在1959年的《审美概念》(Aesthetic Concepts)里面,就认定审美概念是一种消极的而非积极的条件支配的概念,在批评中需要将审美与非审美的特质勾连起来。肯尼克在1958年发表的著名论文《传统美学是否基于一个错误?》(DoesTraditional Aesthetics Rest on a Mistake?)中,就曾层层解析出,传统美学所探究的是“传统逻辑语言所说的艺术和美的定义”,而这种既定的“假设”只是一个错误,美学理应做的是澄清语言运用的混乱,要追问如何界定艺术的语言这一根本问题。分析美学之前的一切艺术哲学都拥有一个“共同的假设”,那就是无论各种各样的艺术之内容和形式是多么的相异,都存在着一种“共性”。绘画和雕塑、诗歌和戏剧、音乐和建筑都存在着这种“保持不变”的东西。所以,艺术的定义只要适合一件艺术品,它也就适合于其他一切艺术品,同时,不适用于“艺术之外的任何其他物”。然而,当时分析美学所做的主要工作,就是认定传统美学的基本错误在于:“艺术”这个词或“名称”,“指称”那么多、那么不同的事物,但却只用一个词。寻求艺术品的必要和充分条件的方式与共同的艺术本质必然存在的假定,都是犯了同样的错误。由此导出的结论,那就是艺术是不可定义的。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