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个与时俱进的戏剧家


□ 刘厚生

一个与时俱进的戏剧家
刘厚生

黄老给国立剧专排《阿Q正传》时,我们什么都不懂,只是觉得他的手法很新颖。记得那时他给戏里加了一个歌队,因为戏里本身就有个受阿Q调戏的小尼姑,他就找了好几个演员扮演小尼姑并组成一个歌队。我们都觉得很新颖,从没见过。懂了之后,就想,这会不会就是间离效果?后来黄老离开我们学校了。
我虽然是他最老的一个学生,但我们共事的机会非常少。最近我又在想,黄先生应该是一个与时俱进的戏剧家。他不仅是一个导演、戏剧理论家,在戏剧比较学上也是有非常大的贡献的。此外,他还是个戏剧实验家。他是希望通过戏剧教育去培养更多更优秀的戏剧工作者。
他也特别重视能否办个好的戏剧团体。有一次他请我们几个学生吃西餐,言谈中透露他想办一个剧团。后来张骏祥先生到剧专,我们有很多学生跟着张骏祥到重庆熊佛西的剧团工作。我们就希望将来抗战胜利之后能办一个“黄金万张”剧团,即“黄佐临、金韵之、万家宝(曹禺)、张骏祥”,当然最后也没有实现。到抗战胜利之后,我去看黄先生,当时很多戏剧方面的导演都转向电影行业,黄先生也是。但他在转向电影行业之前考虑到话剧行业也不能丢,他当时办的苦干剧团他就不舍得丢。张先生和他两人出面,办了一个“观众戏剧演出公司”,这个名字也是黄先生取的。因为他认为戏剧、电影等等都离不开观众。这个集团办了之后,具体操作是我们几个人,但黄先生和张先生都大力支持,也来排过几个戏。但那时他们的重点是在电影方面。后来这个集团在1946年10月到1947年初也维持不下去了,就找了个机会去台湾,和台湾方面定了合同,保证人也是黄佐临。
后来大家都看出来黄先生想办一个滑稽剧团,在争夺电影阵地的同时他也不愿意放弃话剧阵地。上海临解放的时候,我参加越剧工作,黄先生很奇怪地问我为什么不搞滑稽而去做越剧?直到上海解放,他从北京参加第一届文代会回来时告诉我:“我明白了,应该重视地方戏曲。地方戏曲是宝贵的文化财富。”从这些地方就可以看出来,他对不同的艺术都有所追求。
他不仅仅在戏剧电影方面有所创作,同时也参加了地下的剧协筹备组,在这方面也做了很多工作。因为在当时办这样的筹备组也不容易。黄先生后来找了个最牢靠的地方,文华公司的老板吴性栽在江西路一带有办公楼,每逢我们开会,黄先生就去那里给我们开门。当时地下组织会给很多重要人士发去信件,表示希望他们留在上海,不要跟着国民党跑去台湾。发信的对象大多是文艺界电影界人士,其中有一个就是吴性栽,他的信件由黄先生转交。黄先生就趁吴先生开会前把信搁在吴性栽的抽屉里。他后来说:他就盼着吴性栽在开会时打开抽屉,发现有这么一封信,拿出来一看,有点吃惊,因为是地下组织给他写的信,但又由于正是开会时间,吴性栽只能不动声色地把信放回抽屉里。黄先生告诉我们时说,这就像一场戏。从这些地方就可以看出,黄先生遇事很有办法,能有条不紊地把事情办好。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话剧》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话剧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