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绿眼睛


□ 朱世忠

有人说,吃啥补啥。你信吗?
——题记

1

打了半辈子猎,连脚脖子都没崴过,最后一次,他却把腰闪了。
这会儿,他走路的样子像狼,但始终目视前方,不低头看路,不左顾右盼。一支长筒猎枪斜挎在身上,紧贴着他的脊背。他的腰板呈水平状态,两条腿略显弯曲,两只手着地,徐徐向前,就是下陡坡,也不能直起腰。裹腿缠得很紧,腰带扎得很紧,都是用狼皮劈成的宽带子。这一副狼皮裹腿与腰带,是他猎获的第一只狼的皮做成的,那是老年间的讲究,第一次打猎打着啥用啥皮做行头,很少有人第一次打着虎豹豺狼的,许多猎人打了几只兔子才勉强凑够裹腿和腰带,因此,山里穿狼皮行头的大多是老猎手。他天生就是打猎的料,第一枪就把一只很精神的大狼打翻滚落到沟底,到现在已40多年了。
从挂马崖到那个叫铁家沟的山畔小村,只有一条路,走惯山路的人大约需要一天时间。现在他走的不是那条路,他要走的是狼常走的路,事实上那连狼路都算不上,只能说是一段很长很长的距离,山羊能走的路也会留下蛛丝马迹,他现在走的路却没有脚印也没有多少蹄印。难走,其实就是他专走这条路的原因,毕竟,像狼一样走,见到谁都会无地自容,更何况,他儿子带领考察队也在山上。
像他这样长久生活在树林和草丛中的猎人,穿行于森林中,即便是不像兔子一样游刃有余,一窜一截,说他们穿梭在树林里如履平地,却绝不夸张。可驼着背、弯着腰走路,情况和站着行走显然不同。
他咬紧牙,老虎钳子吃上了劲一样跟自己作着从来没有过的较量
他尽量张大嘴呼吸,不由自主地唱几句“花儿”:
哎……
哥哥(者)出门(呀)三天了
一天是比一天远了
人心(者)不足(嘛)咋够呢
打不住兔子(嘛)你人回来

他自己知道唱得不像男人的声音。绵延不绝的六盘山上,女人们想男人时才唱这调子。他本来想唱几曲男人应该唱的调子,可惜他实在唱不出来,他后悔从来没有唱过。他向来觉得唱“花儿”的人永远学不会打猎,打猎高手应当像鹰一样缥缈敏捷而没有声息,有声音的时候就已经是兔子被揉在利爪之下的时候。他一万遍地笑话,只有会放羊的人才会变着花样吼“花儿”。他一生不知道听过多少遍这首他老婆年轻时给他唱过的“花儿”。那时候,一听她唱,他就莫名其妙地警告她说,这东西只能让我一个人听。他觉得女人唱“花儿”,是一片树叶上没有露珠才轻薄得乱摇摆,像风吹树林一样飒飒作响;男人唱“花儿”是没人疼爱急躁得嗓子里冒火星,像锯木头的声音一样让人心里发麻。在他的记忆里,不曾有过一字半句的“花儿”从喉咙里蹦出。那些让他自豪和惬意的日子里,在蹑手蹑脚、敛声屏气的沉寂中和狼较量一番之后,除了手脚利索地扒狼皮之外就“嗷——嗷——”喊几声,远处的山谷连绵着狼嗥一样的回音,他觉得他把山都吓得颤巍巍地呻吟。
但今天他竟然想干他过去很蔑视的事情。
他庆幸自己能唱出来,只准他“听”的东西他却要“唱”。但一唱腰里就像抽筋一样地痛,他不知道抽过多少狼的筋,从不知道抽筋有这么难受。每吐一个字,就像腰里的哪一根筋上渗出一滴汗水。声音也不像人的声音,连他自己都觉得像狐狸叫一样,“吱吱”的,又细又媚,但他很满足。他盼着在某一个地方,狼的那一双眼睛这会儿正紧盯着他。毕竟,狐狸叫和狼嗥是不一样的,狼能像狐狸一样叫吗?这一点狼总是清楚的吧,狼会唱“花儿”吗?因为能唱“花儿”的自豪感,使他手脚像猴子一样轻快灵活。有时候,手触到厚厚的树叶,有一种刚刚打倒狼时,用手在狼身上摩挲既光滑又温热的感觉。高兴了,他甚至猫一下腰双手抱住随便哪一棵树的树干,想打一个旋子,心里头轻快,手心里也有握着枪的坚硬感,这使他有些振奋。但那只是一个愿望。腰像一张弓一样,似乎是有人在用力拉弦,疼痛使他的腰一阵一阵紧抽得像树叶上的一条毛毛虫,将腰隆起来才能向前。身上还背着一支长筒枪,本来可以扔掉,但到村时,别人知道他连打猎的家当都没有了,寒碜他。唉,就是死,也得把老朋友带回家。其实,他也不想死,他还得防着,万一那一双眼睛猛不溜闪到他的身旁时,怎么办?
他身不由己地浑身紧抽,身不由己地保持四肢着地的姿势继续向前。他明白有一双狼的眼睛就贴在枪上、就贴在自己的脊背上。他弄不明白,眼睛怎么会有这样的分量。
前面是一条小溪。叫清凉溪,就是“泾渭分明”中那一条泾水的重要支流之一。秋风开始摘树叶了,落叶随着水流漂走。看到水,他感到口渴了。他已经强迫自己用不得已的走路方式,在秋色渐浓的大森林里行进了大半天了。
他曾经是鱼儿,把森林当大海;他曾经是风,抚摸遍了每一桩树干;他曾经是盘旋在林子上空的鸟,也曾经是从一棵树蹦到另一棵树的松鼠。这几天却怪怪地意识到,过去在天上飘来飘去的云,像缎子手帕一样柔软,现在僵硬得像羊毛擀的毡。森林与低低的天重叠在一起,像一张大得没边的狼皮,铺天盖地地朝他扑来,慢慢裹紧了他。他想把枪从背上拿下,当拐杖,但猎人的自尊让他犹豫,哪有猎人把枪当棍使的,他过去最见不得的就是这种猎人。狼皮做的枪带今天好像箍得特别紧,枪带和枪杆夹着他,压迫着疼痛的腰,要拿下来,不是容易的事。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