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漫谈明清老银器


  爰爰 撰文

  银器最早出现于前4000年的两河流域,对于东方来说,它位于西部,而相对与西方,它又属于东部。因此,最初的银器被西方称为“来自东方的银器”,英文“Silvcr”意指“白色光辉”,这一种含蕴内敛的光辉指向苍凉的历史,又寓示悠远的未知。

  银的神秘气质是有其原因的。白银多和其他矿体混合,不便分离提纯,不像采掘独立的金属矿体和沙里淘金那么容易,因此,对于古代先民来说,白银甚至比黄金更加稀缺珍资,历史上出现的一磅白银兑换两磅黄金的记载绝非杜撰。

  在中国历史上,战国以前也多见黄金制晶,罕有白银制晶。秦始皇为统一中国进行朝政体制改革,《史记·平淮书》写道:“乃至秦……而珠、负、龟、贝、锡、银之属,为器饰、宝藏,不为币。”自此,白银的货币地位被废除,银饰品才开始一定规模地出现。“我既媚君姿,君亦悦我颜。何以致拳拳?绾臂双金环。何以道殷勤?约指一双银……”魏晋时期的《定情诗》,将缱绻浓情寄于金银璀璨的定情信物之上,令人满目生姿。

  由于银的可塑性强、品质珍贵且性能优良,给匠人们留下了极佳的表现空间。中国银器在历史上出现的品类之繁、数量之多、规模之大、涉及面之广,是其他任何国家无法比拟的。但中国银饰的最大藏家居然是瑞典皇帝,欧洲对老银饰物收藏的重视程度,不得不令国内同行汗颜。

  关于“老银”的年代界定,古玩行里一直有两种分法:一种是以1949年解放为界,一种则以“文革”为界。目前老银存世量较少,原因是多方面的。因为以前原材料少,历代利用前代银器熔铸加工成新品,损毁不少旧物。清末民国的革新,女子剪短头发,改变了妆容与服饰,一些头饰、配饰渐渐失去用武之地,相应的工艺随之失传。解放以后,散布在民间的金银饰品被收归国有,大量手工艺人改行。加之上世纪五十年代,工艺精巧的金银饰品由外贸部门收购,组织出口换取外汇,使得大量精美的老银器流失海外。

  “文革”的破坏力更是空前。老风祥银偻的师傅对我说.当时“文革”抄家所得的老银器,用白皮铅桶一桶桶运来,集中熔炼制成银砖。因为银器有边边角角,戴着手套都会刺手,师傅们便先用火枪喷烧使边角熔缩,再统一熔炼。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一度风行将银饰拿到金店换取黄金首饰的潮流,也将不少老银器送进了熔炉。八十年代末以来中国的城市化进程,乡村传统习俗被改变,机械化代替了手工业,更将银器进一步推上绝路。所以现在对老银的收藏,不啻为一种传统文化与手工艺的抢救,老银器的价值应该重新被发现和肯定。

  因为喜欢,陆续遇见了一些心仪的藏品。我不是专业藏家,只是个普通的玩家,现举几例自己收藏的日常老银器物,从工艺、品种、题材、纹饰等角度说说自己的感觉与心得。

  (一)素银与烧蓝

  《李师师外传》巾有一段话令人印象颂深:“帝(宋徽宗)尝于宫中集宫眷等宴坐,书妃私问曰:‘何物李家儿,陛下悦之如此?’朱徽宗道:‘无他,但令尔等百人,改艳装,服玄素,令此娃杂处其间,迥然自别。其一种幽姿逸韵,要在色弈之外耳。’”李师师一身素装,而特出于三千粉黛之中,正因为那种由内而外的气韵,也说出了素以为绚的道理。

  收藏老银的初始,总希望找些工艺复杂的东西,以显示物品的等级,到后来却发现其实素银才是百看不厌的。我有一件素工的老银沉香粉筒盒,仅有一指高,没有任何装饰细节,仅靠盒盖炫动。使外孔与内孔相齐,便能倒出香粉。盒底有款字“纹银”、“鸿兴”,是福建滨江地区的东西。经过岁月的磨砺与人的盘玩,已有了熟润的包浆。还有一件“荣祥”款字的印章盒,也是素银质地线条硬挺,质地厚实。用抽盖式设计盒内分区放置印章和印泥,盒底有一椭圆小孔可供内窥。合上盖子后,显得方正、简洁而有质感,犹如一件味道十足的明式家具。

  素工的器物靠形制、线条、质感取胜,于无言中而有大美。其实器物与书画、文字也有着微妙的对应,唐张彦远在《历代名画记》中说:“草木敷荣,不待丹碌之采。云雪飘扬,不待铅粉而白……是故运墨而五色具,谓之得意。”那些索玄的水墨画,如同不矫饰的文字和思想,甚至于不着一字,而能尽得风流。

  当然,好的烧蓝工艺也能给索工的银饰锦上添花。银烧蓝工艺是13世纪末由意大利工匠发明的,以透明或半透明的珐琅釉料施于银胎花纹上,经过500到600摄氏度的低温多次烧制而成。比如我的一件清代山西地区的老银耳挖牙签筒,周身索洁,线条爽利简单,唯有筒钮的小青蛙施了有层次的烧蓝彩,精巧生动,有点睛之妙。蛙身上下移动,一头推出耳挖,另一头便是牙签,中央有孔槽可以固定蛙身,是一件可随身携带的实用小器物。

  那件京工双层镂空烧蓝蝶恋花簪子更可以看出烧蓝的妙处。有层次的浅蓝深监与紫酱色恰到好处地附着在镂空錾花工艺之生机盎然,使物品有了娴雅安逸之美,如颇见风致的闺中美人。我的朋友蕉雨见之惊艳,特填词一首——《好事近 姊姊新得民国老银烧蓝蝴蝶发簪题写以寄》:“细点小螺青,稳立海棠枝萼。又缀谁家帘幕,趁西风一搦。落英枕簟抱香眠,偏共新愁觉。却恐转来飞去,似当时停著。”

分享:
 
更多关于“漫谈明清老银器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