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你在地下还好吗


□ 北 北

  大梁城如今沉默在开封城地下十几米深处,战国时期的大梁城,魏惠王的大梁城。
  两千三百多年前的那个春天,嫠还多么雄心勃勃春风得意。他踱着方步从大梁城高大厚实的城墙上缓缓走过时,风吹草动,虫鸣鸟叫,墙上每一块砖每一处垛,都似一双双钦慕的眼睛,它们齐刷刷望向他,望向魏国的最高首领。嫠,这是他的名,却已经许多年没有人敢迎面直呼了,于是他的名,他的“嫠”,便似一棵寂寞枯草,早已遗失在时光的乱坟荒滩之中。惟有他,他自己还那么不弃不舍,常常在腹中一遍遍低声轻唤。嫠,公子婪。每唤一次,花团锦簇的青春岁月就云一样从眼前飘过荡过。
  那一年是公元前361年,时间有点久远了。那一年婪年且六十,白发渐起,体魄却还壮硕硬朗,恰如岩石,或者一棵粗枝大叶的巨树,站立都呼呼生风。
  已经春暖透花开尽,华丽璀璨的阳光碎毒触铺展在上方,将天空镀出一层缎泽。这样柔美的时节里,曾经的婪已经在几年前从父亲手里接过大权成为魏惠王了,就是他,他脚猛一跺,便将自己的都城从安邑迁到大梁。多好的地方,稻香鱼肥,黄河潺潺。富庶的中原大地一直让他魂牵梦萦,他老牛般俯下身子汗水涔涔地翻土掘地,刹那间又长剑出鞘血光四溅。吭吃吭吃左突右挡之后,终于如愿以偿,终于站到大梁城的墙头。极目四望,凛凛的风裹着湿漉漉的潮气迎面而来,将他的宽衣长袍和美须乌发撩起,他深呼深吸几口,心旷神怡。这是他的疆土他的城廓。
  所有人都知道,他是一个有珠宝情结的人。与齐威王在郊外会猎时,那句“齐亦有宝乎”并不是凭空问出口的,而以自己拥有十几颗径寸夜明珠而自喜自荣,确实也是满腔豪情的真实表露。他太率性了,或者还过于感性。感性如同泡满的汁液,水汪汪地丰润了生命,却是从政者的大忌。严酷的宦海仕途总是苛求每个到来者拧干水分,干成孤石老藤,才能刀枪不入左右逢源。他深谙此理,那一刻,却全然不管,夜明珠金灿灿的光芒已经把他的心照得方寸全失。当然,玩物丧志的境界他也远未抵达,如果一定拿江山与珠宝相比,没办法,无论他多么不乐意,也只能选择前者,这是命。
  说到底这并不是一个好时代,尽管智者辈出,能人遍地,人类的聪慧之花却阴森森地弥散出最诡异凶险的气味,每一个谋略竟都是为了彼此格斗倾轧而生而荣。很倦怠,很惊心,但也不能说一点博弈的乐趣都没有。是的是的,周边秦、燕、赵、齐、楚、韩数国团团摆开,都张着血盆大口随时要扑咬过来,虚与委蛇或兵刃相见,一招一式都立见高低。棋逢对手,智愚其实不过分毫之差,正因此才格外令人心醉神迷乐而忘返啊。且将此当成一场游戏吧,且将那些强国猛将当成人生的玩伴吧。寂寥是一生,风起云涌、酣畅淋漓也是一生。陷于其中,男儿唯有拾身迎上,大手揽天下风云,双眼望潮涨潮落。
  就是以这样的心境,他将自己扔出去了,扔给这个烽烟四起、你死我活的年代。
  伴着黄河之水哗啦啦的喧闹声,他开始重筑大梁城了。这座一马平川之上的城,他要让它在自己的手中坚若铁桶。城墙多高多厚、城内多宽多长,这些问题真的将他所有的激情都点燃了,他为此呕心沥血辗转反侧。那段时间,左右的人都看到了,他的脸红光四溢,他的眼闪闪发亮,他的嗓音清脆高扬,他的步履铿锵作响。本来只有稀世珍宝才能如此刺激他,如此烘烤他,如此令他欲罢不能。或许在他,他已经铁下心,要将大梁城当成一生最美不胜收的珠宝来妥帖善待?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