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捉奸


□ 宋国强

  插队青年办起了公社小报,却因此目睹了一场捉奸行动。这是一场怎样的奸情?当事者能逃脱这场捉奸行动吗?
  
  阿根跟水莲勾搭成奸是在夏收夏种刚结束的日子里。
  那个夏天是闰八月,这点我记得很清楚。那年的夏天很热,热死过几个上年纪的人。就连畜生也是暑热难耐,耕牛犁完地,热得嘴里直冒白沫,于是就钻进水面上满是水葫芦和水花生的河浜里去降温,只露个鼻子在河面上。虽然没有牧童短笛,却也是一派田园风光。
  我插队的那个地方叫红溪,一个很美的名字,一个很美的地方。
  阿根和水莲,两个很乡土的名字,在红溪这样的名字太普通了。如果不是他们俩的那场婚外情,以及由此带来的有组织有部署的捉奸行动,我想,这两个名字是不会二十年后还留在我的记忆中的。
  
  一
  
  第一次到红溪是坐轮船去的。
  上世纪70年代中期,江南水乡没有多少公路,运输主要靠船。在那个水网地带,船是主要的代步工具。因此,船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那时候的船,就跟现在的车一样,也分个三六九等。最原始的船是那种木板船,体积比较小,装货一般也只装个二三吨。这种船没有任何机械动力,是用人来摇橹的,行进的速度很慢,如果是逆水而上,又逢水流湍急的河段,船在水中似乎一动也不动。第二等的船,是那种水泥浇注的船,体积相对大很多,最小的也得有五吨,通常都在十吨左右。这样的船,人力是弄不动它的,主要是靠一部小型的、马力相当于一部手扶拖拉机的柴油机,由它带动螺旋桨来驱动的。到了乡下,我知道农民把这种船叫做挂桨船,简称挂桨。
  比上述两种都大的船,那就得数轮船了。
  在江南狭窄的航道上,轮船算得上是巨无霸了。这样规模的船,只能是国营的客运公司所有。它当然绝对没法跟沉入洋底的泰坦尼克号相比,但在穿梭往来的挂桨中间足可以傲视群雄了。一般载重的木板船,老远看到它那绿色的身影,或者听到它那雄浑的汽笛声,船老大便手忙脚乱地用竹篙顶住河岸——迎面过来的轮船即便关掉了发动机,它激起的水花也足以使木船搁浅或者翻船。
  我就是坐这样的轮船到的红溪。
  坐轮船不算是什么待遇,上县城的人,或者是回红溪的人,只要花上五角钱,就都可以坐。
  真正的待遇,在于坐生产队的挂桨还是红溪大队的冲水船。
  所谓冲水船,是一种靠水泵将河水抽上来再往后喷出,由此产生的反推力来驱动的船。这样的船适合于穿行在航道复杂的水面上。通常的挂桨很容易被水葫芦、水花生或者是一张破渔网缠住螺旋桨。遇到这种情景,船老大只好将螺旋桨拉起来,清除掉叶片上的东西。虽然这事情不是太难,但老得停船清理,太耽误工夫。那时候为了大力发展养猪事业,水面上种植了很多的水葫芦和水花生,猪饲料的问题是解决了一些,但由此造成水葫芦疯长(二十多年后,我知道了描述这种现象的一个词语:生物入侵),河面上到处荡漾着绿油油的植物,水路运输就受到了很大影响。这点,冲水船就不存在任何的问题。粗大的水柱向船尾喷着,枝枝蔓蔓、包括破渔网根本奈何不了它。所以,除了干旱年景该船作抽水机用之外,平时主要就成了水上交通工具,红溪的那些头头脑脑每次上县城办事就喜欢坐冲水船,虽然没有公社领导乘坐的十六个缸的汽艇威风,但也比坐挂桨来得体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