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乌窑魂


□ 高巧林

●高巧林

  1

  七十四年前的那个冬天,东北大平原那边的寒流骤然袭向江南水乡。

  可是,天再寒,地再冻,黄阿四家的乌窑始终没有歇场。一连几天,二三十个窑工借着上一窑留下来的热量,赤膊上阵,挥汗大干,硬是把六万多块泥坯砖、两万多张泥瓦片装了进去。

  按照风俗,乌窑点火之前,非得恭恭敬敬地祭拜上苍,祈求窑神。因为,这把窑火不是说点就点的。文火烈焰,慢烤急烧,蒸湿透赤,其中火候严谨而神秘,稍有闪失,就会影响砖瓦质量。而一窑砖瓦的价值不是个小数,有人算过,相当于三四十亩地一茬庄稼的收成。

  而这,恰恰是缠绕在黄阿四心头的隐痛。多少年来,黄家的乌窑烧了一窑又一窑,可常常是窑技不济,火候失调,烧不出真正称得上“精品”的青砖黛瓦,日子一长,黄阿四的名字也被人偷偷地叫作“黄窑阿四”,奈何?

  大清早,天还没亮。乌窑场上寒星寥落,冷风飕飕。窑棚里人声嗡嗡,灯影摇曳。“八”字门前的祭台上,已经整整齐齐地放着松米糕、出白猪头、“八样景”糖果盘、香火蜡烛等祭品。

  黄阿四命窑工们站队,面对祭台,肃穆而虔诚。

  “噼叭——”随着窑场上传来一声爆竹,祭台上香烛齐明,青烟缭绕。

  黄阿四一头跪在祭台下的草垫子上,连连拱手磕头,念道:“上帝开恩,窑神保佑,让我烧个上好乌窑!”

  窑祭未毕,一位窑工突然冲出窑棚,惊慌大叫:“窑背后的荒草地里有鬼!”

  顿时,香烛摇曳,人心慌然,祭窑仪式也被搅黄了。

  真有鬼吗?那窑工一字一句地描述:“没错,‘偷牛黑’那阵天色到来时,我捧着一撮香火悄悄走往窑背后的烟囱底下,冷不防,听得一阵窸窸窣窣的微响,扭头一瞥,一个黑影正蜷缩在一边的荒草地里,但很快,那黑影同香火一起消失了……”

  天亮了,黄阿四走进那荒草地一看,原来,那个黑影不是鬼,而是一个人,一个从头到脚、甚至从指甲缝到皱纹都沾着黑灰,而右腿上滴着鲜血、鼻孔里只留着一丝气息的陌生男人。

  兴许是个流浪要饭的。

  村上闲人,特别是一帮子顽童,嘻嘻哈哈走到荒草地旁,看杂耍、逗猴子似的,还不时掷去碎砖瓦砾。

  2

  当天傍晚,几位好心窑工把那个陌生男人抬进窑棚,并且,替他抱扎好伤口,盖上棉被。

  他为何许人也?

  半晕半醒间,那个陌生男人艰难地翕开嘴巴,轻轻地说了。

  众窑工傻了,同时,目光里迸发出火辣辣的敌意——没想到,救了一位与自己黄家村有着几代仇恨的人!

  真是,那个陌生男人系黑蚬湖东岸的杨家村人。数百年来,杨家村人多地少,好多人家祖祖辈辈以烧乌窑为生,于是,村里村外到处可见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的砖块瓦片,家家户户的住所是砖瓦砌的,围墙上的镂空花窗是黛瓦垒的,长长的村道是砖块铺的,小河上的拱桥也是砖块搭的,甚至,无论你走到哪里,脚底下的碎砖瓦砾总能挖上个尺把深,而孩子们玩踢六格、倒房子、打水片等游戏时,是随时随地可以捡到残砖断瓦的。再则,由于杨家村人乌窑技艺高超,所产青砖黛瓦好比“洛阳纸贵”,常常供不应求,实在难为了百里村庄里那些准备建房盖房的乡亲。还有,从高端说,姑苏城里大多园林都用上了杨家村人烧制出来的精良砖瓦呢。其时,民间所谓“北砖南瓦”,是说,这些精良砖瓦的泥坯子,前者产于泥质沙爽的姑苏城之北一带乡村,后者产于泥质细腻粘性的姑苏城之南一带乡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