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疯狂的石头》与“疯狂的建议”


□ 饶曙光

《疯狂的石头》与“疯狂的建议”
饶曙光

笔者之所以倡导每一个青年导演都来拍一个喜剧电影,原因在于喜剧片在最本质的意义上是“他者”的电影而不是“自我”的电影。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横空出世”是《疯狂的石头》进行宣传时所用的广告词。不过,相信看过《疯狂的石头》的观众都会同意,他们看到的绝对是一个本土化的故事,尽管其中不乏有借鉴甚至模仿。有批评者就指出:《疯狂的石头》模仿了英国导演盖伊·里奇的《两杆大烟枪》和《掠夺》,宁浩只是把盖伊·里奇的《两杆大烟枪》和《掠夺》中的元素拿到重庆,再加上所谓的流行文化的幽默和恶搞。其实,绝大多数观众根本不知道盖伊·里奇是何许人也,也没有看过《两杆大烟枪》和《掠夺》。因此,纠缠于原创不原创并没有什么实际的意义,因为电影经过100多年的发展,所谓叙事和技术的原创已经不存在了。即使是电影大师,要拍出一个100%的原创电影,也是不可能的事情。而所谓电影大师,一定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创造性的吸取和化用一切有用的手段和技巧,并融入某些个人的元素和特色。换句话说,今天的所谓“原创”,不过是创造性地吸取和化用前人所创造的一切手段和技巧。从这个意义上说,故事是否好看、是否能吸引观众,实在是比“原创”更重要。《疯狂的石头》最开始叫《贼中贼》,以重庆方言讲述了一个黑色幽默风格的喜剧。正如有的批评者所指出的那样,影片不乏有所谓“恶搞”的成分。但不管怎样,这种所谓“恶搞”带来了剧场的不断的笑声,基本上两三分钟一个喜剧小高潮。这对于一部喜剧电影来说足矣!剧场效果也就是笑本身就是对喜剧最好的肯定。“顶你个肺”、“直接上不就行了吗,你费那事”,“城管的、便衣,文明执法”等等带有黑色幽默的语言因影片的放映,也以飞快的速度在市井之间传播,成为“电影后”观众相互之间的疯狂搞笑。
笔者在《电影艺术》杂志召开研讨会上发言时曾经提出过一个建议,就是希望每一个青年导演都来拍一个喜剧电影。很多报刊杂志记者在报道时都称为“疯狂的建议”。其实,这个建议并不疯狂,而是具有现实针对性。众所周知,不少青年导演执拗于个人化经验、边缘化经验,关心“自我”胜过关心“他人”,把个人表现置于满足观众观赏快感之上更有极端者,甚至公开标榜不屑于给观众提供娱乐。顺理成章的,他们的电影难以避免的在电影市场上遭遇了“滑铁卢”。而每每到这个时候,他们也就公开声称自己拍的是“艺术片”,似乎“艺术片”天生就是没有观众、没有市场的。说得刻薄一点,“艺术片”在很大程度上成了没有观众、没有市场的“遮羞布”。而笔者之所以倡导每一个青年导演都来拍一个喜剧电影,原因在于喜剧片在最本质的意义上是“他者”的电影而不是“自我”的电影。因为要让观众看懂并发笑,绝对不能执拗于个人化经验、边缘化经验;绝对不能把个人表现置于满足观众观赏快感之上;绝对不能不给观众提供娱乐。相反,喜剧创作者必须把个人化经验、边缘化经验转化为大众化经验、社会化经验,把满足观众观赏快感置于个人表现之上,从而把最广泛层面的观众(也就是90%的草根观众)逗笑。而要让观众发笑,真的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即使像卓别林那样的喜剧大师,最担心、最难受的莫过于不能把观众逗笑。可以说,喜剧创作本身就是牺牲自己快乐他人。如陈佩斯所说,是一种痛苦的奉献。因此,我们实在是应当向所有的喜剧电影创作者表示敬意。我认为,青年导演拍摄喜剧电影,不仅可以从自娱自乐中走出来,还可以在相对低成本条件下实现对“自我”的突破,在完全市场化背景下实现“自我”的可持续发展。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众电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众电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