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采撷生活中的碎金屑玉


□ 刘道生

  ◎刘道生

  《民族文学》展示了中国多民族作家异彩纷呈、风格各异的创作特色,反映了各族人民多姿多彩的生活。近期读到杂志上的几篇小说,觉得立意新颖,写作技巧颇具匠心,在此谨作粗浅的分析解读。

  一、文学的源泉来自生活,艳丽芬芳的花朵必须根植于肥沃的现实土壤。任何艺术宁馨儿,离开了人民群众就会变得江郎才尽。社会在发展,时代在前进,人们的生活越来越富裕,但是不能摒弃珍贵的文化遗产,必须让传统文化传承百代。

  《神授》(次仁罗布,藏族)取材独特,寓意匪浅。作品叙述了一个藏族民间说唱格萨尔王故事的青年艺人的生活经历:由草原上的牧童成长为大师级史诗说唱艺人的奇迹。他叫亚尔杰,是一个孤儿,生活在藏北草原。小说开头用了大量篇幅,淋漓酣畅地描述了亚尔杰被神授的过程。神仙丹玛为亚尔杰换心换肺换肝肠。这是不是一种神秘主义?无可否定,这个神授的场景和现象显示了藏族宗教文化的神秘性和传奇性。这里的叙述充满了浪漫主义色彩,但又是忠实于现实生活的真实表达。因为,“神授”这种民族文化现象在藏族地区自古以来就存在着,在其他少数民族地区也多有存在。在西藏这片神奇的土地上,在藏族人民心中,神授就是一种现实,一种真实。

  亚尔杰被调到拉萨,从事史诗的录音整理。他在城市里一呆就是十三年。当唱完创纪录的32部作品之后,他却再也没有激情,失去了灵感,歌声之泉已经枯竭。亚尔杰意识到这是因为他多年同广大父老乡亲隔绝,同神山圣湖、草原芳甸阔别时间太久之故。他必须回到故乡,再一次接受“神”的启迪。没有了生活的养料,离开了肥沃的土地,艺术之花自然要凋谢。于是亚尔杰毅然决然重返色尖草原。他要使艺术的青春重新焕发。

  作品还提出了另一个当前亟待解决的问题:现在西藏经济腾飞了,牧民盖起了新房,买上了汽车,而年轻一代都热衷于流行的狂歌劲舞,对于古老的传统文化开始淡漠。作者意识到必须要担负起传承优秀文化的重任,让年轻一代也迷恋上这颗璀璨的珍珠。作者巧妙地把历史的沧桑厚重和现实的变化发展融进了小说,令人思索回味。

  二、讴歌人性的光辉,赞扬人格的伟岸,称颂人品的晶莹,弘扬道德的高尚。

  《赛麦的院子》(马金莲,回族)这篇小说在阅读时让人感到心情沉重,苦涩酸楚,但到最后却给人一抹亮光,一线希望,一种坚强。特别是通过母亲的经历,读者看到了母亲那水晶似的心,金子般的品德,看到了民族的诚信。这篇小说情节迂回曲折、跌宕起伏,先是使读者如坠人五里雾中,然后产生“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小说的开端,让人觉得故事有些陈旧老套:一个女人没有生下男孩,遭到丈夫和老人的嫌弃,逼得她走投无路,陷入绝境。这样的故事让人觉得索然无味。后来女人又生下了男孩,读者更是不理解作者的意图:既然要如此安排情节,前面又何必浪费那么多笔墨,把女人写得可冷兮兮的?人们想不到后来男孩又因病死去,这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洪水再加泥石流,内容和主题好像又回到原来的构思。可是这样的构思又有什么积极意义呢?人们正在困惑之时,作者笔锋陡转,由阴霾满天变成阳光灿烂,女主人公一反过去那种唉声叹气、自怨自艾、以泪洗面的弱者姿态,坚强地站立起来,她不仅没有陷入绝望,没有失去生活的勇气,而是发出铮铮誓言:—定要和丈夫一起尽快地还债。她的形象顿时高大起来,令人肃然起敬。小说采用欲扬先抑的手法,其味如同咀嚼橄榄,先是苦涩,到后来才尝到它的隽永味道。

  三、反映城乡齐奔小康社会的时代特征,展示在改革开放的政策指引下,百姓由穷变富的现实。但旧的思想仍然残存,在共同致富的交响乐中,也会出现不和谐的音符,启人深思。

  《韩先让的村庄》(田耳,土家族)是一部“悲喜剧”,读来使人忍俊不禁,又不禁扼腕叹息,具有针砭时弊的作用。小说主人公韩先让对于发财致富堪称行家里手,商业脑瓜灵活。他可以把一个偏僻的小山村经过一番策划、宣传,变成旅游热点:鹭庄胜景。这应该算是一件好事,不仅可以自己致富,也能使村民受益。可是精明强干的韩老板却没有端正经营的方向,而是不择手段地狠命捞钱。作者也用两件事来交代他的这种行径:韩先让的黑潭别墅出售的盒饭竟然卖到了50元。“他想把游客留下来过夜,就好比捂住了他们的钱包,天一黑,他们哪也去不了,就只好打开钱包任你掏。”在韩先让的“示范”下,村民们也纷纷效尤:游客上一次厕所要两块五,老头们假扮百岁老人,孩子们都称自己是“孤儿”等,使游人撒钱。这样鹭庄旅游就呈现出乱象,失去了口碑。韩先让只顾鼓自己的腰包,不仅没有带领村民共同致富,反而以他们为对手,搞起了恶性竞争。终于使本来红红火火的乡村旅游寿终正寝。

  小说作者的生活功底扎实,对农村的芸芸众生十分熟悉,体验真切。有趣的情节,生动的细节,纷至沓来。本来这样的题材并不新鲜,但作者却另辟蹊径,转换角度,用调侃的笔调,使之妙趣横生。比如,三叔的爷爷为了挣钱冒充百岁老人,可以把儿子说成是孙子,把孙子说成是曾孙。小昭为了讨钱装成孤儿,把父亲说成是“叔叔”,还说“我爸爸在我生下不久就身患绝症一命呜呼了”。颂唐说自家厕所收费不算贵,因为冲厕所的水是矿泉水,营养成分要高于娃哈哈。当然这些行为对于游客并无多大伤害,姑妄言之,姑妄听之罢了。作品还写得幽默、诙谐。小说中人物的名字叫苕鸟、野猪、四毛、老麻子等,要不是在农村则难以启齿。村民在抬滑竿时要按游客的体重收费,为图方便,请屠户老麻子来估人的斤两。有人说“这是把游客当成猪了”。但老麻子辩解说:“才不是呢,以前估猪尽量压低分量,现在我可是尽量添加分量啊!”这话叫人捧腹。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采撷生活中的碎金屑玉”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