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对话的愉快


□ 程亚文

  不是钱学专家,但从事中国古代文论研究又实在绕不过钱钟书,于是便有了关于钱先生的断断续续、大大小小的“说”。
  第一次“说”就是“献疑”。我发现,钱先生对元好问《答俊书记学诗》中两句诗的解释前后有异。一九四八年开明书局初版《谈艺录》三六九页上说:“元遗山《答俊书记学诗》七绝有云:‘诗为禅客添花锦,禅是诗家切玉刀。’下语极有分寸。盖禅破除文字,更何须词章之美,诗则非悟不能,悟则通乎禅理。”这是说,元好问认为,禅人无须写诗用诗,诗人之“悟”却与禅人之“悟”在“理”上相通,诗理和禅理有关涉点。但一九八四年中华书局版的《谈艺录》补订本五八一页上却说:“下句正后村所谓‘将铅椠事作葛藤看’,须一刀斩断,上句言诗于禅客乃赘疣也。”似乎元好问的看法是诗之于禅了无交涉,不是“赘疣”就是“葛藤”,须一刀割去和“斩断”。这两种释义显然有不一致的地方。前者认为两句诗分别说诗之于禅和禅之于诗的关系,即使肯定诗无关禅之痛痒,也承认诗人精通禅理有助于领悟诗理; 后则却认为两句诗都在说诗之于禅的关系,坚持学禅必须弃诗的观点。但按后一种释义,“禅是诗家切玉刀”就必须理解为“诗是禅家(须用)切玉刀(斩断的葛藤)”,这岂不偷换了原句的主语和表语,增加了原句没有的内容?我于是深感疑惑。读了《遗山先生文集》和钱先生指出与之相关的《后村先生大全集》中有关诗禅的文字后,更发现元好问不仅主张诗人学禅,也主张禅人学诗,是一个完全意义上的“诗禅相通”论者。他并不认为学禅必须绝对破除文字,而是在《陶然集诗序》中说:“诗家所以异于方外者,渠辈谈道不在文字,不离文字;诗家圣处不离文字,不在文字,唐贤所谓性情之外不知有文字云尔。”这“不在不离”、“不离不在”之说显然比绝对“破除”说圆通。刘克庄(后村)虽有“诗禅无关”之论,但也不是绝对的诗禅对立派,同样表扬过禅人作诗和诗人学禅。而刘禹锡《过鸿举法师寺院便送归江陵》一诗的小引和《碧岩录》中有关文字又告诉我们,佛禅家用“花锦”一词有褒贬二义,不可将它一律视为“赘疣”、“葛藤”的同义词。这样一来,钱先生之释是否符合元好问诗原意就成了问题。在我看来,无论就文本本身释义还是以文本间的联系为背景来释义,元好问这两句诗都应解释为:诗能够为禅客宣扬禅理禅事增添光彩,禅能够使诗人更深入地领悟诗歌创作之理。于是,撰成《〈答俊书记学诗〉钱说献疑——兼论元好问的诗禅观》一文为第一“说”。
  第二次“说”是为了写作《近代诗学》(湖南出版社二○○○年版)。钱先生对近代诗歌和诗学的研究用力甚勤,颇多创见。但他的许多见解被近五十余年来的近代诗歌诗学研究者有意无意地忽略遗忘了。其中,尤以对黄遵宪、严复与王国维诗的轩轾为最。按近五十余年的评价,黄诗最受推崇,王诗(包括词)则几无人提及,被打入冷宫。这当然与“五四”以来所谓“新文学史观”以及后起的阶级分析方法、以阶级斗争为......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