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十字绣


□ 张锐强

  一
  那几树桃花,让董德光半天没上来话。他不知道应该如何评价。细密?精致?灵巧?总之绣得很像很像。开放的花瓣灿烂地伸展开来,未开的骨朵富有质感,简直能嗅出阳光的气息。那必定是暮春的早晨吧,阳光洒满花瓣,隔夜的露水闪闪发光。手指轻轻从花朵上滑过时,董德光下意识地眨了眨眼。他仿佛回到了童年。摇摇桃树,露珠便扑棱扑棱地掉到小伙伴头上,凉丝丝的,然后大家笑闹着逃开,背上驮着厚厚的阳光。
  董德光的反应让蒋莉莉很是受用。她得意地抿住嘴角的笑容,说不错吧?凡事我只要干,就肯定行!董德光没有抬头,眼睛还被那树灿烂的桃花勾引着,嘴上应道确实不错,让我眼前一亮!蒋莉莉说眼前一黑吧?你们男人,也会欣赏十字绣?董德光抬头看着蒋莉莉的眼睛,说我没开玩笑,确实好看。多少年了,再没看到女人绣花,不管好坏。对了,你绣的怎么都是樱花梨花桃花杏花,就没有梅花呢?你看别人绣的画的挂的,都是梅花多!
  这个问题似乎问倒了蒋莉莉。她没有立即开口。略一沉吟后说,怎么,你不喜欢樱花桃花,只喜欢梅花?董德光说才不呢。我就欢喜樱花桃花。花瓣大,花朵密,密密麻麻一枝丫,看着心里就欢喜!蒋莉莉不觉松了一口气。欢喜这个词让她心里一动。她说我从来不绣梅花。我只绣春天的花!董德光随口道也有春梅呀。想想又补充说,为什么一定要绣春天的花,就不能绣秋天冬天的呢?十字绣还有这规矩?这话风一般吹落了蒋莉莉的情绪。如同傍晚的巨伞,一点点地遮住光明。她略一迟钝,慢慢收起绣品,说个人爱好,无可奉告。咱们说点别的吧。
  事实上,这个问题也一直困扰着蒋莉莉。她无比清楚地记得当初在集训队,蓝红梅向副队长贺国红提问时的情景。贺国红笑眯眯地反问道,你是问为什么只能绣春天的花吗?蓝红梅答道对呀,贺国红忽然就抹下脸来,一字一顿地说,因为这是命令!
  贺国红抹去微笑的过程极度短暂,因此动作就越发显得掷地有声。那几个字如同从八八式狙击步枪射出的子弹,将同样满怀疑问的蒋莉莉击中。也不,当初大家只是随便一问,略微有些好奇,是贺国红的反应将疑惑成百上千倍地强化。她的脾气大家都知道,从那以后再没人敢碰钉子,疑问因而一直是疑问,直到今天。算是全队的共同悬念吧。
  两人的情绪都因此而感冒。确切地说,是蒋莉莉传染了董德光。一次开局气氛良好的约会,就此不欢而散。回到闺房坐下,蒋莉莉右手托腮,巴掌捂在嘴上,老半天没动弹。仿佛政治家在为某个场合下一句不期然的失口而懊悔。将从来秘不示人的十字绣带去供他瞻仰,确实有奇兵之效,可惜有些虎头蛇尾。
  洗洗手,依次摆开自己的十字绣品。樱花,桃花,杏花,杜鹃等等。全是大幅的,针数都接近十万,一共七块。七,对于她而言,是个充满意义的数字。几年来,她绣过的当然不止这些。但那些习作都没有保留。收藏在身边的这七块,都有特定意义。即便队里的战友,也基本没见过。当然,他们也未必会有兴趣。其实董德光小伙子的发现还是浅层次的,他没有注意到另外一个特点。那就是所有的这些花,都没用红色。大红,正红,或曰深红。顶多带点粉色,或淡淡的一抹残红。跟日常生活中真实的花朵相比,色彩有不小的区别。此刻,在夜晚的灯光照射下,那些花朵的颜色显得越发凝重。蒋莉莉的手指依次滑过绣布,感受着绵密针脚的同时,脑海里又泛起一些极其特殊的场面,冷汗不觉渗出后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