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检点赠书(续三)


□ 江南尘

  2005年秋,我在珠海,听到商承霖不幸逝世消息,我感到震惊,他还不到花甲,怎么会突然故去?后来从朋友那里知道逝世前的大致情形。我仍然难以释怀,为他过早离开,感到深切惋惜。

  身在外地,不能参加送别,便想起许多往事。

  还是80年代初期,我们都在市委宣传部工作。他被调去做书记秘书,我们也多来往。再以后,他先后去文联和社联任职,我也离开市委宣传部。来往一如往常。算来已经近三十年。

  我们都喜欢杂文,常常在一起切磋。哈尔滨市杂文学会出版的第一本杂文集《北国风》,就有他的杂文《自己给自己说话》。

  我们又同样喜欢戏曲,多有共同语言。他曾为鼓吹京剧繁荣做许多工作,组织票友活动,主持少儿京剧大赛。执著与卖力,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我退休后,经常与他在社会活动中不期而遇。此时,他大半是以成功的书法家身份参与。他的书法艺术以行草见长,曾任市书法家协会主席、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他的作品曾多次参加市、省及全国书画展,部分作品发表在省、市报刊杂志上,收入《新世纪书法精粹》等多部典籍,许多作品被国内及日本、泰国、马来西亚等国家文物院、书画团体及友人收藏。我看到他那飘逸潇洒的作品,往往想到他的为人,书如其人,果然如此!

  让我最难忘的是他精心为评剧表演艺术家刘小楼作传。一天,他和洪彬,还有我,一起去刘小楼家,商量传记写作。小楼夫人为我们做一桌丰盛的午餐,四人对坐豪饮,谈兴甚高。小楼讲起许多往事,承霖说起传记的布局,章节与写法。也确定由我写一篇序言。

  2000年4月,传记书稿《痛快人生》写好,只等我的序言。小楼来到哈尔滨整整五十年,在半个世纪里,他把评剧小生表演艺术推进到一个全新的巅峰。不仅把闪光的艺术形象,留在舞台上,留在观众的心底,也精心传艺,指导青年,即使退休之后,也热心课徒传艺。他对哈尔滨评剧艺术的提高与发展,对评剧事业的贡献,有口皆碑,功不可没。中国文联党组书记高占祥说小楼是“艺海常青树,评坛热心人”,绝非过誉。承霖把小楼近八十载人生、艺术、事业、理想、追求,都浓缩在二十万字的文稿里。我仿佛也在和小楼一起品味人生中的痛快,痛快中的人生。

  我也想到,记叙小楼的生平及其艺术,绝非易事。承霖熟悉戏曲,文字功力深厚,与小楼合作,可谓黄金搭档。书稿结构严谨,取舍有当,疏密相宜,有史实,有评说,行文活泼,自然流畅,在我读过的戏曲传记书籍中,当是一部难得佳品。如今,传主和作传人均先后作古,承霖赠送的样书,还留有他的墨迹,扉页上有他和小楼的合影,每当翻阅时,难免追忆起这一切。

  承霖逝世一周年时,由其遗孀转赠她编辑的《龙之舞——商承霖59幅书法诗词作品集》,这是对承霖的最好纪念。这本书,又让我想起英国诗人柯利一句诗:“死亡带走了一切,但夜莺愉悦的歌仍留在大地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