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画中花事五帖


与流云共落———蔷薇
  
  扬州八家之一的李的一张蔷薇图,故纸有潮湿的旧气,折枝蔷薇如同抹在明清女子脸上的胭脂水粉,旧时的绯红,经过时光,暗淡的,喑哑的。在秋光煌煌的下午,我喜欢坐在花轩小园旁边翻闲书,泡茶喝,蔷薇的叶在开始落,友人来传授护花要诀,深秋时要罩以油布,以防霜打。小花园里的蔷薇是今春才种的,春时着花数十朵,玫红,大朵,如燃,名曰“大红袍”,它是我用来怀旧的花,怀青春里的母亲、我的童年。李作画,莫不是笔端凝聚了一个回忆。
  蔷薇蔷薇处处开,民国尖细的嗓子里长出一朵粉,又一朵粉,长成席慕蓉的画笔和诗。我在自己的房子里用钢笔描席慕蓉诗集《无怨的青春》里剪着刘海头的女子。她淹在蔷薇花丛里,单眼皮,青春轰隆隆如一列轧过的火车,瞬忽远了。我记得以前想做一棵开花的树———大概就是一树蔷薇,浅红深碧,轰轰烈烈。结局,做梦都不会料到的结局让青春里的奋勇,都成了徒劳、空付。蔷薇色的浅粉一层层展开,向内,或向外,无垠,没有边际。层层浅粉堆叠和重复,延伸着春色,延伸着一次又一次的失落之后的旧日重现。如同童年的农家小院,母亲藏了剪子,从路边别人家院里剪了四枝从墙里伸出来的枝,落地就活。只有土层深到无限的山村小院,空气清新得如同巨大的氧吧,这样的环境才适合蔷薇树生出蔷薇色。我现在住乡下,重回童年梦境,很满意。
  四月的惊喜从砖砌的老墙根爬上来,这是现在,浅红花,深碧枝叶,水墨墙,这样的颜色搭配,让你就是哪怕失去一切,也会觉得自己的富饶。一篱蔷薇步入李渔的《闲情偶寄•种植部》,淡雅意境由他言辞凿凿的天真烂漫中弥漫开来。蔷薇、木香、酴醾这些都是结屏之花,明清院落里有一屏蔷薇,跟今天自家的惊喜一色一样,月光仿佛回到一百年前。
  
  阳台前有小森林似的植被,我在这里连月写不出一篇文字,一切灵感都被美景夺去。草木会蛊术的,我在厨房里煮饭,绿叶粉花青江高树扫到眼角,会让人丧志。这种时候我就看扬州八家画册里的蔷薇,看李的蔷薇开到我的小花园里,那样的幸福,如旋开一瓶埋了百年的女儿红,沉浸于旧时光,微醺,惬意。八家身世落魄困苦,经风霜,多卖画为生,金农叹“而今衰草斜阳里,人作牛羊一例看”,他说已经是最低限度了,像牲口那样活着;笔法练达的黄慎边学边卖画,还向母亲哭诉“儿为是良非得已”。在秋光里看画,小庭闲静,心境朴素,是无法理解男画家的身世叹的,好比我现在向母亲哭诉“儿写字是良非得已”才可笑呢,可我写字仅为了要诉说,没有别的理由。正因如此,扬州八家的画格终有局限。
  
  牡丹兰竹入画甚多,而蔷薇在画史上处于边缘,画家们没有看到它的风韵,它只是明清人物画里与叆叇流云共眠的香艳背景。它们在工笔画里如同女子微酡的脸颊,好看,无关心性,可有可无。
  蔷薇色也是母亲早年的脸颊。蔷薇色是童年的记忆。蔷薇色是未被毁坏的梦幻。蔷薇色是多年后慢慢自心底生出的惆怅,一地碎琉璃,晶光闪闪,拼不拢。日常总是漫长的煎熬,蔷薇色是时间断带里那一丝童话、兴奋剂、文艺腔。电闪雷鸣般一划而逝。它被人忽视,它只是一种颜色和情绪的回忆,只适合入莫奈的印象画布,它的形状不甚清晰,团抱着,讲究笔意的中国画线条不好勾其骨力。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