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思想的味道


□ 王立宪

  行囊

  我的行囊是黑色的,它是一种对生活的正视。正视鸦群,正视乌云,正视我应该正视的一切。它也是人生的一种深沉。就像我要远走它一定要跟随我一样,黑色是它不变的想法。

  在火车或汽车前行的声音里,我把我的行囊抱紧,即便是在半睡半醒的时候都不曾有分离。这不仅因为里面有钱,而且因为它是我思绪的外化,丢了它,就像丢了我的远方。

  看看我行囊里的东西吧,有擦去风尘的面巾纸,有纯净水,有我必读的书,有坐车的联系卡,还有妻子的照片,一把天堂牌雨伞……一个希望纯净的人经常满面风尘,所以这样的擦是经常的;一个愿意读自然这部书的人,有时也要低下头来走进作家的精神世界;一个对路途永远敏感的人,也应该是对亲人时刻牵念的人;一个经常提示别人的人,也应该是注意保护自己的人——世界并非天堂,我却有我自己的天堂。

  我的行囊是充实的,充实也是它的负担。在上车奔跑的一瞬,在疲惫的行走里,我深深地感到了它的这种负担。我给了它负担,它也给我负担;我让它累,它也让我累;我在奔跑中使它不安的时候,它也拍打我使我不安。在我就要坚持不住的时候,它是不是也坚持不住了?我的行囊休息的时候,常常有被掏得半空的感觉,那时它倒有些寂寞了。有时它守口如瓶,像要我猜它的什么秘密;有时它咧着大嘴,像对我说着寂寞中的委屈。在我休息的时候,它离我多么近啊,仿佛随时听我的调遣。

  是它与我一同感知世界上那么多的冷暖,那么多的悲欢。它有时不被谁在意,有时被谁在意,在意不在意它都是自己,只是提防是一个有效的词,它总让我以一个警醒的存在来对待我的行囊。曾有人对我说,他外出带了几万块钱,晚上坐火车时行囊就放在那行李架上。他是以自己的不理会而造成别人的不注意,而我却做不到。

  我的行囊,它伴我行走是它的宿命,或者说它就是我的宿命。

  每当我看到别人拉着带小轱辘的皮箱上车的时候,我感觉到他们是在拉着自己家的胖狗或者绵羊。我的行囊,它就在我的肩上,所以我的感受经常是贴身的,也是深刻的。

  我的行囊有些老了。拉链有的地方已老掉牙,有时它会自动松开;外面印上的字迹已经模糊,里面有些地方已磨出小洞。这就是经历,正如我们自己磨损了自己,还要一次次地设法修复自己。

  我是一个热爱远方的人,我喜欢陌生带给我的惊喜,喜欢旷远带给我的豁达,喜欢奇遇带给我的绵长回味。每次出去旅行,我都会带上一个笔记本,随手记下我感知的一切,我的行囊因此装上了辽阔,装上了一个渺小的人对长天和大地的深情。

  衣兜

  衣兜是衣服的记忆。它装着用来打鸟的泥弹,那是我们童年经历的一部分。我们用弹弓射落了春天和夏天的树叶,射落了一个个鸟的生命,也射落了自己的童年。还记得衣兜中死去的鸟身体的温热,我们不在乎这一点,圆鼓鼓的衣兜装得下半个青天,那是鸟飞过的地方。无知的童年还不能在心中装下悲悯,从无知到悲悯,时光已走过了一大段。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