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火车到站(外一首)


□ 阿 毛

火车到站(外一首)
阿 毛

在火车上,正如你看到的
身体不过是物,
而头发是半个灵魂。
被暗夜的风抚摸了无数次,
还不够水流那么舒畅。
千头万绪,已经理不清了。
还没等童话里的小公主长大,
森林里的树就变得拥挤,
就阻止了私奔的步履。
雪满世界地飘啊,
安娜身上的披巾
和身下的铁轨说:
“爱比死冷。”

“不能再往前了。
下一站能到哪里呢?”
托尔斯泰上个世纪
就下了火车,
就病了,就去逝了。
小说中的女主人公
总爱坐火车,
却害怕火车到站。
因为她担心火车一到站,
就走到头了。
“你没有青春,

没有爱,连亲情都不要,
你能走多远?”我写道:
“你甚至不像安娜——
她有美貌和绝望。”

岁月都经不起颠簸,
人老了,当然只能背对镜子生活。”
你看——
“他们很无聊,我们很焦虑。”
我还没有读完这首诗,
火车就到站了。火车到站了,
剩余的爱已经没有力气向前了。
“人来人往的,最后都像被砍的树——
一部分成为栋梁;
一部分成为棍棒;
一部分变成纸或灰;
还有一小部分,侥幸成了身体的棺木。
可现在还没有天封地锁,
你可以回家,或者找个地方取暖。”

“我心绪不宁”

有些秋天的阳光照在
我的速写本上。
我要画下的不是阴影,是一根烟头
烧了一缕断发。
还有那个清洁工
她每次打扫我的窗前都要说:
“多好啊!
你有那么多的时间。
不做别的,只发呆。
你看我,这么多年了,
还要这样——
打扫。洗衣。做饭。
还要关心他们的精神。”

我能说什么呢?
风把一片落叶吹到我手上。
风让它如此不安——
“他们都浩浩荡荡地在前面,
我一个人在后面,什么都看不见。
还有什么前途呢?
只能跟着风飘呀飘。”
这些话要说给落叶的女儿听吗?
她们如此自信:
“我们丰腴甜美,花枝招展。
世界当然是我们的。”
可是风让白天不安,
让夜晚也不安:
“那么多的青春,那么多的呼喊,
从喉管开始弥漫。
然后渐渐变弱,渐渐飘远。”

我不要别的,
只向人生索要诗句。
风吹,叶落啊,
我心绪不宁。
所以,我东扫扫,西扫扫,
是想把思想的叶片扫到一起。
“可我单薄苦涩,岌岌不安。
担心那个一声不响的人
无情地,
刮起飓风。”
它让白天不安,让夜晚也不安。
那个人不是别人——
死亡让人如此不安。
诗歌责任编辑胡翔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