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米法源流新论


初旖 撰文

  史论米点山水,多言米法源于董源、巨然。如诸论家从米芾在《画史》上对董巨的评价满是赞誉:“余家董源《雾景》横披,全幅山骨隐显,林梢出没,意趣高古”、“(董源山水)峰峦出没,云雾显晦…..溪桥涅浦,洲渚掩映,一片江南也”、“董源平淡天真多,唐无此品…一格高无与比”、“巨然明润,郁葱,最有爽气…一”等,而对关仝、范宽、李成三大家虽也认同,却颇有微词:“关仝粗山,工关河之势,峰峦少秀气”、“范宽势虽雄杰,然深暗如暮夜晦冥,土石不分…一”、“李成淡墨如梦雾中,石如云动,多巧少真意”,便推论米芾画法出于他所推崇的董、巨,明董其昌在《画禅室随笔》中也几乎是完全承袭了莫是龙的说法:“(董源)作小树…..凭点缀以成形者。余谓此即米氏落茄源委”,“米家父子宗董巨,删其繁复……”。我们都知道米芾是一个鉴赏家和收藏家,这些是他根据自己的审美喜好作出评论,而且他也说过董源“峰顶不工”、言巨然“矾头太多”的缺点,因此上述的评论是不能为“米宗董巨之证”的。又有论家因米芾对董源意境的描述和米芾画作“笔墨随意”的烟云气象相近,而认为米芾必定是师自董源,但是若论“笔墨随意”的烟云气象,晚唐的张志和、项容画品放逸、格外不拘常法,已早在这方面有所尝试了。我们只能说是相同的地域关系而成的相类景致、相类的文化情思和大体一致的审美取向使他们的画作呈现出类似的面貌,他们所钟情的无非都是那秀美的“一片江南”罢了。就像米芾《画史》也说:“(顾恺之)屏风山水林木奇古,坡岸皴如董源,乃知人称江南,盖自顾以来皆一样,隋及南唐,至巨然不移”。

  另一方面,米芾自己说他的画是“自是天性,非师而能”,可众评家都因人言米老狡狯而说他这是自护其短,言其画必有师承。然而画风如人之性情,米芾性格颠痴、狂逸,《宋史·本传》便谓之“所为谲异,时有可传笑者”,还有人题诗称他:“衣冠唐制度,人物晋风流”,都是说他的言行举止异于时流。米芾处在北宋后期,正是文人画被提出和兴起的时候,包括他在内的文人们都提倡自出新意、变古创新、不落窠臼,在这个背景之下,如果米老高自标置、自护其短的话,他就会宣称他的书法也是“非师而能”的。但米芾并不讳言他的书法最初仅是“集古字”,几十年的坚持最终使他与苏轼、黄庭坚、蔡襄并称“宋四家”,在中国书史上有百代标程的地位。因此若他的山水真是直接师承董巨而来,他也毋庸讳言。因此我们完全有理由认为米芾所言的“非师而能”至少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可信度。

  另外我们还可以看两个例子:一是惠崇、赵令穰,亦是用“点”,其“小景”也被认为是独创的一格,很显然,他们并非董源的师传学生,也并不是史称的如米芾一样师承董源的一派。可是由于相同的地域环境,和江南特有的人文气息,使他们的画面也呈现出江南特有的“烟云掩映”的特质。由此我们可以看出,无师承关系也是可以有风格相近的画风。二是法国点彩派画家修拉作画亦是用点,岂非也“师承”不成?我们不得不承认这里有画家个人经验之中偶然的发现和在此基础上的自然而然的发展以至成熟,难免会出现画风与他人在风格上相似的可能性。

  所以,“非师而能”应该不是米芾高自标置的谎话,他的画迹虽已不传,这并不影响他在画史上的地位。并且我们可以从他的言论和别人对他们父子的评价、并从其子友仁的画中窥见他的风格和思想。如前所述,《画史》的论述明显有米芾好恶的烙印,而这些“好”其实也就是米芾对绘画的追求,他喜欢江南烟云溟潆的山水的秀气,喜欢山谷隐显、林梢出没的意趣的高古,喜欢溪桥、渔浦、洲渚掩映、平淡天真的自然景色。但由于厌倦“山水古今相师,少有出尘格”的绘画因袭状态,加上米芾凡事必求与众不同,于是变古创新便成为他的必然,这从后人的一些言论中也可得到证明:“书法画法至元章、元晖父子而变”(元吴师道《吴礼部集》题友仁《云山图》)、“米家父子画山水自出新意,超出笔墨蹊径之外,杜子美所谓‘一洗万古凡马空也…(元刘守中题友仁《潇湘奇观图》)。

  史料记载了米芾索爱真山真水,与自然朝夕相对的情景:“所至喜揽山川,择其胜处,立字制名,后来莫之废也。过润州,爱其江山,遂定居焉。作庵城东,号‘海岳’,日咏哦其间,为吾州佳绝之观”、“米南宫多游江浙间,每卜居必择山明水秀处。其初本不能作画,后以目所见,日渐模仿之,遂得天趣”(《洞天清录》)。米芾自己有一首《诉衷情》词,其下半阕也道:“奇胜处,每凭栏,定忘还。好山如画,水绕云萦,无计成闲”。同时他也非常勤奋,据有些资料说他是每天清晨对景写生遂“得江山之助”。他观察自然,摄取自然神理,并以之融会于胸而创造了他的云山之境。其子友仁亦自题《潇湘奇观图卷》日:“先公居镇江四十年……辄复写其真趣”。可见米氏父子是着眼于好雨新睛、烟云吞吐、干变万化特殊景色。米氏云山,也就是通过对这些景物无数次的体验观察意领神会所得的印象,形之于笔墨现于尺幅之上所得的江南山水真态。当我们拨开了“师董”的云雾,才见到了二米之法更多来源于生活的感受和体悟,而他们最可学的,便是他们真诚的师造化、摄取造化之神韵。二米取法自然、融会于心又复其真于纸上,并非仅仅是他们的自我认可,.宋朱敦儒题友仁《潇湘白云图卷》云:“仆昔莉南游…..适江南风雨,叹古今诗人不能赋。今观米公山水,觉潇湘旧游,隐然似梦”。元邓宇志题友仁《潇湘奇观图卷》:“……笔墨温粹,点染浑成,信夫锺山川之秀,而复发其秀于山川者也。”元吴海《闻过斋集》题友仁《海岳庵图》:“前代画山水,至两米其法大变。盖意过于形,苏子瞻所谓得其理者。是图山峰隐映,林木惨淡,长江千里之势,宛然目中,胸次非有万斛风雨,不能下笔”。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米法源流新论”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