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六鸟赋


□ 毛志成


一、 杜鹃

它是鸟的名字,也是花的名字。作为鸟,它有许多别名,如杜宇、子规、布谷等等。作为花,它只有一个绰号,即映山红。
作为鸟,它遗下的典故或成语如“杜鹃啼血”、“子规啼月”、“布谷报春”多有悲意。即使它的报春之鸣,也是夜间的事,而此时在时令上也是初夏,晚于春季。至于作为花名的映山红,也大都呈现出单一的血红之色。我爱杜鹃,首先爱它的悲剧美。诗云:鹃声常在民声里,只缘高处不得闻。这是警示“凡是跃出民境的“上层人物”,很难读懂鹃鸟之声和鹃花之色。

二、 天鹅

天鹅是鹤族中最高品位中的一个种属。一般的鹤,声音已经很有个性,故而谓之鹤唳;而中国古诗中说的“鹤鸣九臬,声闻于天”,便已经强调了高飞之鹤的特殊意韵。
但天鹅的歌唱之所以优美绝伦,在于它一生只唱一次,而且是它即将死去的时候。它的歌唱是名副其实的绝唱。
我们不必追求和神往天鹅的绝唱,但至少应该崇敬之。有此敬意,起码可以使我们不满足于雀噪式的走俏或虫喧式的作秀。

三、 鸱鸺

鸱鸺是个雅称,而俗称就是“夜猫子”即猫头鹰。它的鸣叫声常常发于深夜,且有恐怖意识,故有恶名。俗语曰: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
实际上,正因为如此它才特殊地可敬。因为它的特殊职能是向人报忧,而不是报喜,这才是对人类社会的真正负责。特别是当人世间普遍听到的而又最愿听到的都是各式颂歌的时候,有一种声音是对我们的警告,尤其是批评,一切有理性有德性的人都应该首先为之肃然起敬。惟此,世界才能更有前途。

四、 夜莺

诗人是痛苦的夜莺,太幸福了便不能歌唱。这话,至少是有一点点道理的。没有广义的痛苦,包括愤怒、不平、呐喊、呻吟、泣诉,用单一式的颂歌谱写成的诗,真实质量是个什么模样,读者的嘲笑和戏弄已经做了回答。
夜莺却未必是痛苦的诗人,因为夜莺就是鸟儿。无论它怎样动听地鸣叫,都是喉咙的生理行为,最高的深意也仅仅是为了觅偶。当诗人变成了纯粹的鸟类时,甚而故作夜莺态,将痛苦作为有偿表演,实在不如买一只高价鸟儿玩玩。

五、 公鸡

公鸡报晓,用高亢喉音通知了黎明,即所谓“雄鸡一唱天下白”,诗人曾吟颂千载。但吉尔吉斯对它的敬意只有一条:仅仅因为那是地球上一切物种中最有力度的雄性高歌。
然而今天,我们已经很难听到公鸡登高而呼的原版歌曲。因为遍世之鸡都进入鸡栏中享受精料饲养,早已不存在“饥者歌其食,劳者歌其事”的饥劳之苦。而且,由于温饱和安逸,雄性特征已经大大退化。我虽然惯于歌颂世界的多种神话般腾飞,然而一见到栏中的公鸡,还是颇多怅然。最后只能自叹:我太落伍了。

六、鹰隼

鹰的至高精神品格是鄙夷语言,用行动做惟一信条。在一切鸟类中,它听到的同类中的恭维或诅咒无疑是最多的。但它几乎都不愿听也厌于回答。也可能因为省去了任何多余的语言,尤其是各种用美声修饰的语言,才使它具有搏击风云的超常能力。
一只受伤的鹰也可能落在地上接受燕雀或鸡的嘲弄。鸡也会因为暂时的飞跃而鄙夷受伤之鹰的笨拙,但它不明白:鹰有时虽然飞得比鸡还要低,而鸡却永远不能飞得像鹰那样高。鹰种就是鹰种,视低矮为耻辱。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4年第05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