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楼上古寨(外一篇)


□ 熊育群

一棵巨树、或者说两棵巨树的出现,算不得一件什么事情。但它有一种奇怪的力量,这一棵树、或者两棵树,它让我忘记了远方的目标。我们没加思索就停下车来。
车一停,像水被划开一条波纹,旋即又合拢,山谷立刻被宁静深深覆盖。远方的想象像一件沉重的行李卸了下来。眼里不再只见森林不见树木。
我看到了两棵树奇迹般变作一棵树:一棵树把枝桠横了过来,两棵树于是长在了一起。一种内部隐秘的欲念朦胧可窥,改变面貌的力量来自于它的内部。一种彼此靠拢的欲求变得越来越清晰。心里起了欲念——叫它们爱情树、夫妻树吧。
雨正好落下云层,先落在高高的树叶上,再落到草丛中,静静地起了一片轻音。远处的吊脚楼却是从一片比雾还要轻的声音里发现的。那片木脊檩上盖着的青瓦是一个音箱,雨在那里呢喃在那里响成天籁。那是仡佬人的木楼。
这个最早出现在贵州土地上的民族,喜爱石头,把寨子建在石旮旯里,若非轻烟般上升的炊烟,他们掩蔽在山谷里的泥瓦木壁的吊脚楼很难被人发现。这一发现就像自己发现了自己的另一种心情。她也许早就存在,只是蛰伏着,任一种浮躁的心情上升,像正午里升向天空的地气。远方就在这一刻重又恢复了她既有的诱惑——新奇世界不断呈现的诱惑。这样的诱惑最初引诱我上路,现在依然引诱我上路。
山,又到了瞳孔上,作浪一样的汹涌、呼啸。公路在一个山峰又一个山峰蛇行。
一只高飞的鹰,看到了人蝼蚁一般的小。上好的柏油公路,在山间线条一样绕着团。一只鹰的视角,忽略了路边的蒿草,忽略着山腰上的行走,像山忽略一辆来自遥远城市的车。世界变得少有的葱茏一色,刀剐斧削坚硬挺刮的石灰岩峭壁是一座山吹向另一座山的白色气泡。峡谷的转接也如枝桠一样交融一体:一座山岭横插过来,封锁了去路,河水吼一声就凿穿了山体,从山内奔涌而出。车从山上开过去,又是另一条峡谷……
仡佬学生背着书包在路上走,孩子气十足的脸颊抑制不住兴奋,笑容浮出如葵花开放,高高举起的右手,认真地行着少先队礼。去田头劳作的仡佬长者,远远地靠到路边,给车让出宽松的路面,善良亲切的笑脸一闪而过。与外面世界人与人的冷漠一比,石阡这个地方显得不但隐世而且隔世。
石阡,古夜郎国都城之地。《史记·西南夷传》中的牂牁河就是脚下流过的乌江吗?夜郎国在秦代消亡,这里变成了夜郎县。土地上的主人却不曾改变,仡佬人古时是夜郎国的子民,先民们称作濮人,魏晋时称为僚人,唐代叫做仡僚。而石阡另外两个民族苗人、土家人,是在部落的战争中,从洞庭湖平原沿着水路,一路西迁而来的。他们像树叶一样飘落到起伏不宁的山谷,面对着一片人烟缈缈的荒山野岭,逼着嗓子歌唱,希望别的山头有人能够听到;他们住到高山之巅,希望看到遥远的山外之山。但是关山阻隔,他们渐渐与山外的世界失去了联系,没有了山外的音讯,镇日面对的只是无言的山谷,耳边只有林喧溪唱,如同一条帆船沉到了深深海底。所谓夜郎自大,实在是时间久远了,忘记了群山之外还有一个比自己更广大的世界。
一只白色鸟飞过了峡谷,它张开的双翅像一张纸片,在气流里飘浮。我想看到它怎样从空气里消失,但它消失在一棵巨大的古柏上,就像一个故事消失到了时间里面。古柏下是一个五百年的古寨。一个汉人迁徙的落脚点是我的目的地。但我不太相信自己已经到达了那个远方。从巨大古柏之上看过去,远方在一片苍茫的钢蓝色中静默着。似乎还有一只鸟在我的想象里翔动着双翅。
我看到被一只鸟遗弃的大峡谷,我俯瞰它,感觉到了它不只是作为一个现实的峡谷而存在,它还是一个时间中的峡谷。峡谷里一种巨大却虚幻的存在,它的在场让一切变得神秘。
我想起那两棵树,那其实是一棵树,而一个峡谷也可以是两个峡谷,从前的延伸到了现在。那个迁徙中的汉人与一个热爱满世界跑的人视线在某个时刻重叠。这个时刻,日影西斜,我看到了一幅凝固的或者重叠的景象——这个名叫廖贤河的峡谷也许一直就不曾改变——山下的廖贤河,有过大的山洪暴发,在那些惊雷夺魂的高原雨季,水像瀑布一般从天倾泻,但两岸陡峭的石灰岩壁坚硬如铁,它们不会随水而变化,至多河床上的一些大石头被水搬动,一些小的石头冲到了下游,还有上游的冲到了这里,在水把石头揉成砂这样的改造中,五百年的时间成绩显然有限。石头的山上,树木仍然是郁郁葱葱,峭壁上的树高度营养不良,五百年它们的成绩也不大,只有山顶山坳一些有泥土的地方,即便当年的一棵小树,现在也是苍苍古木了。我看到了这些树木,但在巨大的山体面前,它们显示不了自己伟岸的身躯,它们仍然与五百年前一样只是一片绿色覆盖于山上。鸟,在峡谷中翱翔,这也像五百年前的翱翔。巨大的宁静正在漫过幽蓝的山谷,漫过更幽深的岁月,只呈现天地间永恒的空灵。
我现在就把自己当成五百年前走进峡谷的那个人。眼前的草木立刻显出了凄惶。我正沿着一条河流上到一座山腰,五百年前的这一天,没有人烟,山下清澈的河水只浮着腐败的落叶,浮着四处行走的云朵,触响峡谷间的岩石。落叶在半途上就腐烂一空。白云如我,只在看到后就转身离去,它的世界更加广大。你看中了一座龟形山,你踩出一条路,也许有不少的鸟和兽被你惊吓,纷纷逃往密林深处。你决心在这里住下来,并且永不出山……
分享:
 
摘自:海燕 2006年第07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