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田野上的文化守望


□ 邵晓勇

  “我走过了云南大部分山山水水,对边疆的民族文化由陌生到熟悉。民族文化是中华民族乃至全世界人民宝贵的精神财富,而云南则是目前世界上保留传统民族文化最好的地区之一。我深感有责任、有义务把这些人类民族文化的精华保存下来,并使之代代相传。”
  ——田丰
  
  一、导言
  
  田丰作为作曲家,为世人留下了珍贵的精神财富;田丰作为文化人,掀起了捍卫中华民族源文化的浪潮,让世人瞩目,使后人敬仰。他作为作曲家,超越了音乐本身,向我们提出了“如何保护中华民族源文化”的严肃命题。他用自己的作曲稿费创办“云南族文化传习馆”的个人壮举引起了众多中外媒体长达十多年的聚焦。他的行为向我们显示了一位艺术家在人类文化传承遭受危机时的社会责任与文化风范。
  田丰值得文化记述他,值得历史记载他,值得民族瞻仰他……他是一位音乐文化史上少有的作曲家,他对文化事业所作的贡献是巨大的,“在1990年作曲家田丰被列入英国剑桥大学的《世界名人录》”,在1992年曾受到国务院表彰。他先后被列入《二十世纪中国名人辞典》、《中国近现代作曲家传略》、《中国近现代艺术家辞典》。2006年4月,已经逝世五年的田丰被云南省政府授予“对云南有杰出贡献的艺术家”称号。他的生命轨迹绽放了20世纪中国作曲家的典型,纪念他是我们的一种历史责任。
  
  二、民族“源文化”的忠实捍卫者
  
  在20世纪末,作曲家田丰在发现人类依存的生态与心态受到经济大潮的冲击,民族源文化失去原有的生态环境时,发出了震撼社会的呐喊,这是一声掀起21世纪文化浪潮的呐喊。2003年12月11日的《华夏时报》有这样一段报道:“1993年,田丰在距昆明40公里的安宁县境内开办了‘云南民族文化传习馆’。田丰把云南边远村落中一些年逾古稀的民间老艺人和他们民族有歌舞天分的孩子集中到馆内,传教濒临失传的古老歌舞,以保护少数民族文化的个性。完全靠社会捐助维持的传习馆由盛而衰,在2000年春分崩瓦解,追随田丰7年之久、曾视其为家长的孩子们以激烈的冲突方式,与田丰彻底决裂,田丰本人次年病逝,一个忧伤的文化故事在都市的洪流中渐成绝响……”
  作曲家之所以对源文化的保存产生如此热情,也许我们可以从他1995年发表在四川音乐学院学报第四期题为《保存原住民文化——我们至高无上的义务》一文中的论述得到一点启示:“人们对大气的污染,水资源的枯竭,生存环境的进一步恶化,似乎还比较清醒,但是谁也无力去挽回这一自毁的势头,因为人是贪婪的。至于人们对商品文化、科技文化、纯理性文化所导致人类文化沦丧和消亡的危险进程,似乎还很不清醒,因为对贪婪的人来说,精神生活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财与权的猎取,物质与生活的追求。所以我确信一体化了的地球文化形成之曰,便是人类文化的消亡之时。”“民族传统文化乃是各民族依存的前提,传统文化的消失便意味着一个民族的解体。故抢救保存和发扬各民族传统文化的精神遗存对挽救和丰富人类的文化生活,对社会人类学、艺术人类学、民族、民俗、历史、博物乃至宗教学等都有着难以估量的价值和伟大的历史意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人民音乐》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人民音乐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