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傅涯与陈赓大将的婚恋传奇


□ 李金海

  2006年7月14日,笔者如约来到北京西单灵镜胡同的一个四合院,专程探望我们上虞籍的一位老同志——共和国开国大将陈赓的夫人傅涯同志。
  夏日的骄阳照得满院的植物漾着明晃晃的绿色,透出阵阵清凉,分外幽静。穿过绿意葱郁果滕架下的石板小径,进入一楼的客厅,便有浓浓的诗情画意扑面而来。客厅四周的墙上,悬挂着齐白石、徐悲鸿、黄胄、何香凝等诸多名家为主人而作的书画,仿佛在诉说着这些大家与主人间那段朴实而深沉的友谊,让简单而素雅的客厅显得熠熠生辉,更显示主人与众不同。
  老人已过89岁,今天她穿着蓝花格衬衣,戴着一副茶色眼镜,看上去素朴而高雅,满头银丝留下岁月的痕迹。“家乡来人,喜出望外,欣慰万分,感激之至。”老人看到我们的到来,显得十分高兴,言语之中充满了对家乡深厚的感情和对家乡人民深沉的爱,特别有一种久别遇亲人般的感觉。
  “我是上虞沥海城里人,我在沥海住的时间不长,但老家给我的印象很深。”老人沉浸于当年的回忆之中。当笔者讲到自己的外婆家也在沥海城里,自己从小也在沥海中学读过书时,老人便亲切地问起我家里的情况,并关心家乡的建设,询问沥海那边要造的一座跨海大桥,现在动工了没有?等等。
  近2个小时的采访很快便过去了,然而我们与傅涯老人的谈话却意犹未尽。应我们的请求,老人亲笔在由她整理并已正式出版的《陈赓年表》、《陈赓诞生一百周年纪念册》、《百年追思——陈赓大将诞生一百周年纪念文集》、《陈赓日记》等书籍上签名,分赠给我们留念。看着这一册册装帧精美的图书,能够感受到其字里行间凝聚着老人对陈赓深情的爱和无尽的追思,每幅照片都在向我们讲述一个个生动感人的故事。而傅涯与陈赓的婚恋就极富于传奇色彩。
  
  一、巧遇陈旅长
  
  傅涯,1918年出生在浙江上虞沥海城里的一个大户人家。父亲是绍兴师爷,母亲是苏州的大家闺秀。傅涯兄弟姐妹10人,大哥傅森在林伯渠的影响下,早年参加革命。在傅森的感召下,1938年4月,傅涯和弟弟傅希(后改名伏希)、妹妹傅英(又名余立),千里迢迢奔赴中国抗战时期的革命摇篮——延安。
  到延安不久,傅涯就进入抗日军政大学4期学习,毕业后进了抗大总校文艺工作团工作。傅涯灵巧白净,训练、演出的行军途中休息时,她总要跑到溪边喝够不说,还总要寻个隐蔽的地方,洗去满身征尘。大家都说她是水仙子转世,跑到哪里都水灵灵的。由于她学习刻苦,工作积极努力,第二年便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40年5月的太岳山麓,绿肥红瘦,燕语呢喃。抗大总校文工团去山西武乡潘龙镇演出。一大早,傅涯和另外两位剧团的女伴,说说笑笑地来到团长王智涛家取道具,不巧在这里遇到了赫赫有名的129师386旅旅长陈赓,他是养伤路过此地。姑娘们早就听说过陈赓许多传奇的故事。此刻便围住他,叫他讲战斗故事。
  “我有啥好讲的!”陈赓低头看着伤痛发作的腿,冒出一句:“会昌受伤的时候,我当时真想开枪自杀,想想自己还年轻,活着还能为共产主义奋斗,我就装死了……”听着陈旅长没有丝毫掩饰,既直爽又沉稳的话语,傅涯第一次见面就对他产生了一种特殊的感情。
  其实,这次见面是王团长有意安排的。等三位姑娘走后,他眯着眼睛问陈赓:“老首长,你喜欢哪一个?”陈赓一下领悟了王智涛的点子,指着他说:“好哇,你在当媒婆!”他又是个很直率的人,说道:“中间那个”。而中间那个不是别人,正是傅涯。
  不久,剧团下部队演出,陈赓与傅涯有了一次单独的见面机会。陈赓对傅涯说:“我这个人顶喜欢交朋友,我有许多朋友,也有许多女朋友,你愿不愿意做我的女朋友?”
  聪颖的傅涯当然明白这做女朋友的含义。但她犹豫了,在参加革命前,她有过一个“男朋友”,她已经去过几封信,可他只痴迷于他的研究课题,不肯到延安来。傅涯想等他们的关系结束,再与陈赓交朋友。想到这里,她坦率地声明:“陈旅长,我是有未婚夫的”。
  这个“男朋友”就是她的表哥。傅涯的母亲从小失去父母,只有一个亲妹妹相依为命。傅涯从小和姨妈的儿子一块读书,两小无猜,长大订了婚。两人虽都向往中国富强,后来却走了不同的道路。傅涯到延安后,非常希望在重庆的表哥能一起来延安,可信寄出去半年多了,却没有一点回音。
分享:
 
摘自:足迹 2007年第0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