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李云枫的诗


□ 李云枫


一个声音可以响得更久些
像一片颜色染红麻雀的尖喙
而所有时间都指向未来
指向那些沉溺于水中的寂静世界
当阳光被埋在树枝之后
当所有飞鸟如同头发般飞尽
整个天空洁净得使人痛楚
如果有人仍然能够留下来,守候黑
夜降临
我们希望那声音如同呼吸
可以更久些

而如果一个声音可以像平静的大海
随着暗流远远延伸
穿过那些暗礁、珊瑚以及鱼的眼睛
如同穿过心脏
整个世界可以宽阔得使我们忘记
自己
而只有水从身体四周升高
一个声音便可延续下去
使眼睛所看到的,不再迥异于我们
的内心
只有海,可以使声音低得令我们无
法察觉
如同我们一直在心中寻找的
那些曾被遗弃过的天空般的颜色
而海却在身体内部沉睡
使一些风暴在中年之后便归于平静

一个声音可以响得更久些
随着一个人的一生,仿如心跳使人
忘记它的存在
仿如阳光穿过苍白的房间
温和得令人绝望
而一个人老了,便会安静地坐在一
个声音中
如同声音本身
如同一些记忆会慢慢回到那个蓝
色的时代
像海,可以升起如同天空
而蓝色,仿佛期冀已久的大雨
狂暴却无声地降落
有些花依然开着
有些花依然开着
蝴蝶兰、玫瑰,以及一些闪亮的石头
有些花从来没有名字,只有颜色
和一点光泽
一些枝条向四周伸开
一些根埋得很深,可以穿入冬眠中
蛇的梦境
而天空垂得很低,像浓重的眉毛
这是还未下雪的冬天
在北方,这个地方仿佛从未存在

而我在这里出生,和那些植物一起
生长
从这里可以看到海,听到鱼的声音
可以闻到海水的潮湿
在那里有些珊瑚是红色的,有些是
白色的
有些水草柔软得像头发
有些根可以远远地到达那里,在海
底游动
从这里看到海,清晰得如同谎言
没有人相信它的存在,像这个地方
花可以开到大雪降临的时候
那时,有些花会改变自己的颜色
有些鱼会从海中游出

我在这里出生,只看到过一场雪
我可以听到植物发出的声音
像濒死时的呓语,冰冷、易碎
那些雪出现得很慢,从地下浮起
有些花随着飞起来
有些花在融化
那些飞起的是白色的
那些融化的是透明的

我只看到过这一场雪,那是在晚上
我可以听到远方海水的嘶鸣
可以看到闪着荧光的鱼从空中游过
看到无数的眼睛在大雪中漂浮
我只看到过这一次,像我的出生
像这个地方,似乎从未存在
而有些花依然开着
蝴蝶兰、玫瑰,以及一些闪亮的石头

情人
——给P.L

你在夜晚回来
指着天空,说:“雨”
你的帽子很低,遮住半块面孔
你使眉毛跳动三次
握着我的手,将外衣除下

你是我的情人,像阳光一样明亮

你喜欢一个人说话,像一条谜语
像一块块延伸出梦外的黑暗
夜晚只是一些影子,在我们背后走
来走去
你可以一个人坐在床头,将头发挽起
你可以一个人,仿佛我从未存在
仿佛整个夜晚只有你在床上
将自己慢慢打开

你是我的情人,像鸟在玻璃中浮起

你能记起那些细节
如同记起所有毛发
你能把说过的话重新来说
能将一种颜色染遍所有衣服
你喜欢,如同你将口移近我的耳
边,说
“你不知道我有多深”
而灯光在背后熄灭,鸟刚刚起飞

你是我的情人,使我的胃因你的存
在而痛楚

你在夜晚回来,将窗户关闭
你穿白衣服,像整个世界一样白
你整个夜晚都在沉睡
似乎从未离开过
似乎你一直在床上,将我的手臂抓紧
使血渗出

你是我的情人,将我的身体割开
只取走中间那一部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