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林间小屋


□ 黄明安

  多年以前的春天,我下乡到一个名叫紫山的小村。该村在两个县的交界处,海拔八百多米。我们在紫山两个多月,任务是进一步落实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当时绝大部分的田地都责任制了,紫山的田地也责任制了,可是紫山大片的山地还没有责任制。我和林业局的林站长与乡镇武装部长,组成一个工作组住到紫山上。
  紫山大片的山地生长着毛竹、松树和杉树,还有可以做家具用的栲树和榛树。开始阶段,我们跟着村干部爬山,对山上的树林分布做调查摸底。那时候爬山简单,早上起床后,做些吃的准备,带上水壶,套上军用鞋,便向山上爬去。
  山上起先还有小路,后来连路的踪迹都没有,我们落脚的地方便成了路。带路的村干部是两个结实的中年人,他们每人腰间都别着一把砍刀,用砍刀劈树枝当拐杖,让我们支撑部分身体的重量,可是我们还是远远地落在后面。村干部说,你们太娇气了,这些山什么时候爬得完呢?
  爬不完就歇歇吧!武装部长是本地人,可他身体胖,他喘着气说。
  武装部长身上比别人多了一样东西。那东西挂在他的腰上。我看了看他说,老戴,把你的家伙亮出来,我们打猎去。
  老戴摸了摸腰间的皮套,看着山林说,哪里有野物呢?这片山上有没有野猪或是山羊、山麂什么的?
  当然有啦,村干部说,我们上山经常看到它们,可你带枪上来,它们说不定藏起来呢!
  村干部的话有点意思,好像野物也有灵性似的。有灵性的野物藏在哪里呢?我竖着耳朵听森林里的动静。森林里飞出两只有翠绿色羽毛的鸟,它们停在树梢上,发出清脆的叫声。一声,一声,欢快地唱着。我打着手势让老戴看,老戴摇晃着头脑说,不行呀,不要浪费子弹了。
  老戴身上带着十发子弹,装在两个弹夹里。出发前他让我们看了子弹。小小的子弹闪着亮光,一路上我总是想着它们。我跟在老戴的身旁,眼睛巡视着森林里的任何动静,随时准备叫老戴拔出枪来。老戴看出我的心思,他说,等下让你打,有野兽打野兽,没有野兽我们当军训打枪,反正子弹领出来了。
  喝了水又上路了。可山地太寂静了,深山里太无为了!我开始泄气了。村干部喊,快跟上哟,坚持一会儿,到了上面再歇息,上面有一座小木屋呢!
  终于到了山顶,我们站在小木屋门前,才看到山的辽阔和广大。四周的山,远的,近的,高的,矮的,都郁郁葱葱,气象万千。我看到,周围的山地上,无边无际的绿色的广场上,飘荡着一层淡薄的白蒙蒙的雾气。太阳照在小木屋上,小木屋的雾气也在升腾。从屋后攀上木墙,仍至屋顶的藤状植物,在这种雾气里开着紫红色的花。
  小木屋的主人是村里的护林员。他大约五十出头,老树皮一般的皮肤,杂草蓬松的须发,野兽一样强健的体格,他的脸上闪耀着快乐的神色。他的眼睛有一股灰蒙蒙的光。看人的时候眼神是羞涩的,还露出隐约的不易觉察的某种不安。
  我们坐在门前的木凳子上。土场上堆放着已经劈开,尚未劈开的木头,它们在太阳光照耀下,散发出一股馥郁的松油香气。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