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不是所有的金雕都有机会翱翔蓝天——小金雕成长记(下)


□ 赵序茅等

  风雨之中,终现深情

  5月中旬,当我们再次来到新疆的时候,上次见到的金雕卵已经孵化成功,小金雕已经出壳。住在别珍套山的护林员乌龙别克告诉我们,孵化大约持续了42或43天。刚出壳的雏鸟还没有长出羽毛,像一团白绒绒的棉花,甚是惹人喜爱。它们要到2个月之后才能羽翼丰满。

  小金雕出壳后,大自然便将它的大部分生杀大权交给了人类。这个时期的小金雕能否顺利长大,基本上取决于人类的干扰程度。

  人类对金雕成长的干扰首先是破坏森林和过度放牧。人类所到之处,所有的动物都要回避,除非是想轻生或者想主动接受改造(被驯化)。这其中当然包括金雕赖以生存的食物,如北山羊、狍和旱獭等。不过6号巢附近的情况要好得多,虽然有牧民放牧,但草场还留有空隙,没有被家畜占满。

  其次,开矿修路使动物的生境隔离或破碎化,降低了物种多样性。金雕对人类是非常敏感的,因而总是把巢建在人迹罕至的深山。但是,随着西部大开发轰轰烈烈地进行,原来的天堑变成了通途,金雕不得不和道路延伸的速度赛跑。

  再次,旅游和探险。人类文明发展到今天,似乎没有人到不了的地方。传统的旅游娱乐已经远远不能满足人类的需求,猎奇心理勾勒出一个声音在人们脑海中呼唤着:到深山去吧,那里有神秘未知的世界。据乌龙别克讲,每年的七八月份是小温泉的旅游旺季,仅前年七月他家就接待了数百名游客。游客和探险家的纷至沓来不仅干扰了金雕的生活,更可恶的是,有些人竟然顺手牵羊,带走了小金雕。

  别珍套山和阿拉套山里气候多变,六七月更是如此。时而阳光明媚、风和日丽,时而狂风暴雨,不时还会下冰雹。晚上我们在乌龙别克家住的时候就曾两次遭遇冰雹。

  这个时期的小金雕羽毛还没有长全,最怕淋雨。小雨它们还可以躲躲,大雨可怎么办呢?我们冒雨观察着,镜头的视野在暴风雨中变得模糊起来,但视线还算清晰,可以让我们勉强继续观察。巢顶上突出的岩石已经无法继续为小金雕遮挡暴雨,寒冷、潮湿和恐惧不断袭来,小金雕只好将身体蜷缩成一团,勉力支撑着。天空中不时仍会出现雷声和闪电,将小金雕原本就微弱的呼喊声也淹没了。这时我们都在思考一个问题:小金雕的父母在哪里?

  小金雕的父母终于回来了,它们冒着风雨回到自己的巢中。看到亲鸟,小金雕似乎忘记了还在下雨,忘却了身上的潮湿与恐惧,它们不再蜷缩,而是站起来迎了上去,依偎在亲鸟身旁。亲鸟展开翅膀,两米多长的翼展立即将小金雕紧紧裹住……

  雨不久便停了,我们的视线却模糊了。

  不飞则已,一飞冲天

  转眼之间80多天过去了,八月初,小金雕离巢的日子终于到了。这个时候的小金雕除了吃饭和睡觉外,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练习飞行。练习飞行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大致可分为以下几个阶段: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自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自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